269.叶贞大不敬之罪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城门打开,銮驾浩浩汤汤的随着大军的拥护入城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所有的百姓悉数跪迎圣驾,百官亦是如此,整个皇城陷入一种欢天喜地的氛围之中。那一声声“吾皇圣明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”响彻天地之间。

阴霾不散的天空,扬着雪风微凉。

銮驾内,轩辕墨不自觉的回眸想看一眼后头的马车,但还是忍住了。不由的握紧了拳头,一身明黄色的金丝龙袍有着微凉的颜色。外头此起彼伏的声音,有着震耳欲聋的撼动力。他微微沉了眸色,别有所思的眯起双目。

但愿……一切都能如他所愿。

后头的马车内,离歌挑开帘子看了看外头的喧嚣,“好热闹,想来万众归心,皇帝的日子会好过些。”

“是吗?”叶贞却垂了眉,低头摆弄着手中的玉笔。

凝眉,离歌不解,“听你的口气,并不认同。”

叶贞直起身子,一身锦衣玉服,眉目如画,步摇轻缀,“高处不胜寒,何来好过不好过之说。何况皇上离宫这么久,你觉得今日的朝堂还是离开时的模样吗?东辑事那位,岂是吃素的,只怕墨轩的日子,会更难。”

闻言,离歌凝了眉目,“东辑事,我是一定要走一趟的。”

慕风华还在那里,无论如何她不会放任不管。如今就算慕青打死她,她也不会放手。有些人是毒药,沾不得,否则要么痊愈,要么成瘾而死。

她属于后者,成瘾。

“我帮你。”叶贞轻笑着握住她的手,“无论如何,我这个贞嫔还算有利用价值,想来慕青不会对我怎样。若他杀了我,岂非白费了他的七星丹?他或许还指望着能控制我,来要挟皇上!”

“叶贞?”离歌心惊,“你……”

“我没事。”叶贞摇着头,“无论多难,我都会挺下去。”袖子里的七星丹,还剩下最后一颗,最后一颗……他的路已经够艰难,无谓再让他多一分心。

离歌不说话,他们之间的一切,她都一清二楚。历经生死,沙场诀别,并非寻常人可以比拟。这江山,注定了要并肩挑起,那便勇敢的面对,横竖都有过生死之约。既相爱,何惧死生。手,不经意的抚上自己的小腹。

见状,叶贞的眸色黯淡了一下,并不作声。

她此生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,有些东西只能静静埋藏在心里,不能被触及。也许有那么一天,会被重新提及,至少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她还可以继续伪装若无其事的模样,好好的活下去,站在与他并肩而立的位置。

看了看外头的天,车内的氛围太过压抑,叶贞便道,“看这天气,明日许是会下雪。”

“是起雪风了。”离歌轻叹一声,回了宫便再不似外头的自由自在。

马车直接从正东门跟着皇帝的銮驾回去,行至正东门的时候,轩辕墨依照惯例下了车,却径直走到了马车前撩开了帘子。叶贞稍稍一惊,“皇上?”

“下来。”他的口吻不容置喙,将手伸向她。

叶贞凝了眉,“我是嫔位,委实不适合与皇上一道出现在百官之前,于理不合。”

眸色微沉,轩辕墨微微吐出一口气,“你信朕。”

羽睫微扬,叶贞伸出手,交到他的掌心。小心翼翼下了马车,只一眼外头灼灼的目光,叶贞便觉得如芒在背。尤其是洛云中那双冷冽至绝的眼睛,还有他身后那帮老臣。宫中的妃嫔都在栖凤宫等着,不得外出相迎。当然,这是轩辕墨提前下的旨意,鲜少有人知晓。

如今这高耸的宫门口,唯有贞嫔一人,是后宫嫔妃,且由皇帝牵执而出,可见意义非凡。而轩辕墨现下要做的,便是这个,以及……

若不如此,他怕自己保不了她太久。

深吸一口气,望着悉数下跪的文武百官,耳边传来异口同声的高呼,“恭迎皇上凯旋而归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“朕御驾亲征,上秉天命,下合地利,得三军奋力杀敌,终于得胜归来。乃大彦之福,非朕一己之功。兹而固守城池,守朕后方,亦是功不可没,朕必大赦天下,与民同庆。得天命而同归,得恩泽而万民,天下归心,朕之大幸!”轩辕墨高昂开口。

底下又是一片回应,“皇上泽披天下,乃万民之福。吾皇圣明!”

“平身!”轩辕墨拂袖,与叶贞并肩而立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望着底下攒动的人头,那低头并不代表这臣服,也许是蛰伏。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,稍有不慎,这些不起眼的官员就会凝成一股可怕的力量,在朝堂上掀起惊涛骇浪。

扭头去看身侧的轩辕墨,叶贞低眉看他握紧的手。

不远处,洛云中锐利的眸子如刀刃般狠狠划开她的眉心,似要将她剖腹取心。叶贞敛了眉色,心头隐隐有种低迷的不安。

果不其然,只听得有大臣上奏道,“皇上,是所谓尊卑有别,非一国之母岂可堪与皇上并肩而立,是故贞嫔堂而皇之的立于皇上身侧,乃大不敬之罪,还望皇上斟酌。”

叶贞眸色沉冷,谁知却被轩辕墨死死拽在掌心,嘴角微扬,轩辕墨扫一眼满地跪着不起的文武百官,而后是不远处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百姓。当下便冷笑一声,“不知卿所谓的大不敬,便是贞嫔与朕并肩而已吗?”

这话语,这口吻谁都听得出来,皇帝已然龙颜大怒。

“皇上,后宫尚有贵妃,贵妃才是后妃最高级别,是而贞嫔不该与皇上比肩而立。此乃以下犯上,越俎代庖,自然是大不敬之罪。”洛云中冷笑两声,掷地有声的响声让四下陡然陷入沉冷的死寂。

叶贞不说话,这种场面,她相信他会处理得很好。他从不做无准备之事,故而今日他既然敢牵着她堂而皇之的摆出母仪天下的谱,自然也是有了心底的盘算。

离歌与风阴远远站着,恨得咬牙切齿,却被风阴拦住,只好按捺住静观其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