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0.贞贵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国公爷言之有理,左不过这番话,朕倒要问问底下的三军,尔等可是答应将贞嫔赐罪?旁人不知道,你们却应该明白,沙场之上,谁巧计退敌?谁抵死不肯屈服,跳下百尺高墙?国公爷只知宫中有贵妃,那可知天下还有一个朕?”轩辕墨这话诚然是千斤之重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

登时所有人都缄默不语,这最后一句显然说得清楚,皇帝才是天下之主,国公爷再尊贵也是臣子。为人臣子,岂能染指皇帝的心思?

三军与百姓跪了一地,高喊着,“皇上息怒!”

洛云中万万没想到皇帝会当着文武百官,天下百姓,乃至三军之面,直斥他无视君主。这可是死罪!比叶贞以下犯上更严重的死罪!与君谋皮,那就是谋逆,是诛九族的死罪!

众目睽睽,容不得他不低头。

一咬牙,洛云中终于跪在地上,“皇上恕罪,臣失礼御前,万不敢触犯龙威。”

“哼!”轩辕墨眸色肃冷,“国公爷倒也不必惊心,左不过是玩笑罢了!谁若认了真,那便是玩笑……开大了。贵妃如今还在禁足,这后宫只怕不易空悬太久,宁妃素来是个不管事的。朕思来想去,这后宫乃朕的家事,就不必诸位操心。风阴!”

一声令下,风阴松了口气,快步上前行礼,“皇上!”

“宣读圣旨吧!”轩辕墨冷冽,终于放开了叶贞的手。

叶贞心头一惊,却听得四下一片寂静,风阴高昂的声音在风中徘徊,“贞嫔娘娘接旨!”

“嫔妾接旨!”叶贞跪在轩辕墨跟前。

风阴深吸一口气,望着底下悉数跪伏的人,一字一顿清晰无比,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咨尔承欢宫贞嫔,温惠秉心,柔嘉表度,温恭懋著,六行悉备,仰承天命册为贞贵妃,即日起执掌六宫印,着副后之位。钦赐!”

语罢,风阴宛若如释重负,将圣旨恭敬的递呈,“贵妃娘娘请接旨。”

叶贞双手高高托举,正要接旨,却听得洛云中一声冷喝,“皇上!岂不闻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是故后宫有宫妃晋升,亦逐级升迁,岂可连跃两级而成贵妃之名。皇上就算宠爱贞嫔,岂可置大彦纲常于不顾,祖制有规,容尔随意更改!”

“放肆!”轩辕墨冷斥,“朕早已有话在先,前朝是朕的前朝,后宫是朕的家事。一家之门,岂容旁人言语。国公爷虽是洛贵妃之父,尽父职本无可厚非,但莫要忘了身为臣子的本分。祖制规则皆是人言敲定,今日朕便改了这宫规纲常!”

“皇上!”洛云中执意昂起头,怒目直视君主,“皇上恣意妄为,就不怕臣等寒了心吗?天下百姓又该如何看待皇上?宠妾夺势,祸乱朝纲,迷惑君主,乃天下之毒。皇上难道不该给天下臣民一个合理的交代吗?”

轩辕墨冷睨洛云中一眼,而后深吸一气,望着底下万千之众,眸色森冷无温。幽暗的眼底,有着来自地狱的阴戾,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锐利若鹰隼的眸子扫过众人,铿锵有力的声音不复方才的低沉靡丽,而是掷地有音。

“国公爷既然要交代,那朕就给你交代!”瞬时长袖轻拂,轩辕墨拽了叶贞的手大步走向民众,而后立于军士的安全包围圈内,厉声道,“朕之为君,俯仰无愧于天地,不敢懈怠半分,恐泽不及子民。后宫妃嫔,亦是雨露均沾,不敢偏颇徇私。”

“御驾亲征,朕被困丹阳城,彼时毒烟漫天,戎族锐不可当,胜负在此一举。贞嫔身为女子,执马赴三军,领兵出征智取戎族。试问天下女子,朕之后宫,谁能堪当此任?三军皆在,是否属实自在人心。”

“朕之贞嫔,堪执六宫,秉承公道,不曾偏颇。是而平民女子亦胜宫阁千金,是而平民贵妃,亦可上得金銮宝殿,下得万里疆场,诚然不输华宇楼阁之女半分。朕越级晋升乃众望所归,此心堪比金坚,无可逆转,谁还有异议,朕定斩不饶!”

龙御天下,莫敢不从。

三军归心,百姓臣服,百官禁言,悉数高喊,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,恭喜贵妃娘娘!”

洛云中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,比之猪肝色愈发青紫,整个人都跪在那里微颤着。

轩辕墨亲手将圣旨送入叶贞的手里,那一刻,叶贞的面色有过一闪即逝的忧虑,却因为他眼底那一抹如清澈山泉般的颜色,而打消了疑虑。她面不改色,只是跪地谢恩,呈现着最恭敬的姿态。

然而心里,叶贞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为何轩辕墨敢当着三军百姓乃至大臣的面,如此驳斥洛云中。无非是众怒难犯,他这个凯旋而归的皇帝,其威信力自然要胜过国公府。何况……他那一句平民女子,平民贵妃,委实抓住了天下百姓的心。

谁家平民不想出个贵妃飞上枝头?谁家百姓不想有朝一日凤飞牡丹?这给了百姓希望和憧憬,也让所有人看到了皇帝亲民爱政,平易近人的一面。

许是人心总有一个阴暗面,既畏惧轻蔑高高在上的那些人,但当那些人俯下身子对你笑时,你又觉得这才是世间最美好的笑容,苦苦追求而不肯放弃。

这便是所谓的希望与牵引,算是一种心理战术吧。

只是……叶贞凝了眉,这何尝不是另一场的君逼臣反……左不过就算没有君逼,这臣大抵也撑不了多久,不过是提前来临罢了。

但……叶贞扭头望着身边的轩辕墨,此刻他的心里,到底在想什么?幽暗深邃的眼底,有着数不清的黑色光泽,不教一丝明亮落入眼中。

深吸一口气,不管怎样,只要陪着他便是。这宫里,生也好死也罢。既然回来了,那便二度厮杀吧!

宫门口皇帝当着天下人的面册封叶贞为贵妃,并且将了洛云中一军,是而前朝后宫猜忌纷纷。

栖凤宫乃贵妃之所,皇帝回朝于金殿召见群臣,而后去栖凤宫召见妃嫔,这是规矩。

规矩自然不可废!

然这些繁琐,唯独东辑事那位,至始至终都没有露面,不免教人心底发怵,隐隐有种不安与惶恐。慕青这千岁爷隐忍不出,连带着皇帝回朝这样的事情都无动于衷,难保不在筹谋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密事。

倒教人,费心疑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