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2.义父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不愠不恼,站在那里低眉浅笑,这样的神色倒让慕青想起了她的母亲花娘,不由的心下一怔,眸光瞬时变得冷戾起来,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千岁爷不愧是千岁爷,叶贞自愧不如,在千岁爷面前何须班门弄斧,自然是有话直说。(www.ziyouge.com)叶贞不愿与千岁爷打哑谜,今日前来确实是为了慕风华之事。”在慕青这样老谋深算的人面前卖关子诚然是不明智的。

既然被慕青看穿,叶贞干脆就开门见山,若他真要动手杀她,自然不会等到现在。

慕青冷哼一声,斜睨她一眼。

听得叶贞面不改色继续道,“叶贞是从东辑事出去的,与千岁爷自然是感恩戴德。彼时没有千岁爷,叶贞早已命丧黄泉,哪里有今日的贵妃之尊。故而叶贞今日前来,一则感恩,二则想向千岁爷讨个人情。”

“什么人情?”慕青沉了眉目。

“离宫之时慕风华苦苦追杀,险些害我命丧黄泉,这笔账自然是要算的。千岁爷惯来教导我们,人敬一尺,还君一丈。既然如此,如今我已荣耀归来,岂可放过他。他固然是千岁爷的人,但彼时也是违背了千岁爷的吩咐,诚然是个该死之人。既然无论落在谁的手里都是死,倒不如千岁爷做个顺水人情,叫我也报了这一剑之仇。”叶贞说得无温,眸色冷厉,委实是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样。

语速虽然平淡无奇,但眸光利利,教人难以分辨她此言真假。

慕青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你要杀了他?”

“千岁爷难道舍不得?”叶贞笑了笑,敛去了眸中精芒。

“哼,他敢破了功,就该料到有今日下场。左不过,本座养了他这么多年,就算是条狗也该物尽其能才是,这般轻易杀了他,那本座这番心血又该向谁讨要?”慕青锐利的眸子死死盯着叶贞。

叶贞不是傻子,当然明白,要想从慕青手上拿到东西,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。她不想这么做,但是为了离歌,她愿意一试。到底离歌现下是两条人命,自己横竖是离不开这个宫闱,若然他们三个能安然的离开……也算是一件好事。

总好过跟着自己,在这宫里漫无止境的斗下去。而且很快,暴风雨就会来临,盈国公府定然会……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缓缓跪在地上,“叶贞愿与千岁爷结成奉养,还望千岁爷成全。”

一声冷笑,慕青冷冽的盯着她的脸,“为了杀慕风华,你竟愿意与本座结成奉养?叶贞,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。本座问你,离歌何在?她与风儿,早已暗结珠胎,你此行不过是为离歌讨还风儿一命。本座这么说,不知对与不对?”

叶贞跪在那里,面不改色,容色极为平静,“既然千岁爷都知道,叶贞无话可说。只是这慕风华,叶贞要定了,不管千岁爷给与不给,叶贞都不会放弃。”

“你凭什么觉得本座会将慕风华交给你?”慕青冷冽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道,“就凭千岁爷愿意给皇上七星丹,想着叶贞时下还有几分作用。既然千岁爷说慕风华已经废了,留一个废人与收一个有用之人,两者相衡取起重,千岁爷睿智英明,想必很清楚舍得二字的真谛。叶贞今日便跪在这里,去留皆在千岁爷手中,绝不后悔。”

慕青陡然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目光盯着她,好似又爱又恨,又好似一种幽冷得如坠深渊的冰凉。他背对着夜明珠,所有的光芒都在他的背后,颀长的身影黑压压的落在叶贞身上。那包裹在华丽外衣下的瘦弱女子,不改容色,依旧面无波澜。

“你会后悔今日所做的一切。”他低低的开口,徐徐背过身去。

“谢千岁爷。”叶贞磕了头。

深吸一口气,慕青目光森冷的注视着夜明珠,“或许你该改了称呼。”

眸色微颤,叶贞的唇张了张,身子稍稍绷直,她凝了眉终于再次磕头,“谢义父。”

仿若如释重负,又好似一种宿命的尘埃落定,慕青幽然转过身,一双冷戾如刃的眸子死死盯着她的脸。容颜虽说不尽相同,但那双眼睛,那个性子,诚然与年轻时的花娘一模一样。彼时她也这般的毫不犹豫,不留余地。

叶贞只觉得慕青的眼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错觉,好似能从黑暗中忽然蹦出一个恶魔,青面獠牙的模样能吞吃人的灵魂。

不由的打了个冷战,她宁愿看见慕青肃杀的眸光,也不愿看见他有片刻一闪即逝的柔情。那种隔世的凄凉,有着彻骨的冰冷。

见慕青没有做声,叶贞便跪在那里,稍稍垂了眉睫,分不清慕青心里到底是何思想。有时候沉默比厮杀更可怕,沉默杀的是心,厮杀不过是一种身体的较量,远没有攻心来得惊惧。

叶贞凝了眸,低低的复喊了一声,“义父?”

眉目终于稍稍舒展,慕青依旧面色沉冷,“起来吧。”

松了口气,叶贞起身,却是抿紧了唇,脑子里思虑着该如何再开口。却将慕青摆了摆手手,“宫宴即将开始,你走吧。”

“那慕风华之事……”叶贞咬着唇,既然来了,势必要替离歌得一个答案才算作罢。

慕青陡然冷哼,冷厉之眸狠狠剜过叶贞的眉目,“你既然想替旁人求一个周全,那本座自然会满足你,你便回去等着,慕风华本座自然会送他去你身边伺候着。彼时,他与那离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!”

羽睫陡然扬起,叶贞的眸子赫然瞪大,“什么?”

“你不是想要慕风华吗?本座成全你。”慕青拂袖而去。

叶贞的心头咯噔一下,该死!真是该死!想不到慕青会……现下又该如何?难道真的要离歌闯东辑事?慕青那一身的功夫,岂是离歌可以抗衡的。

袖中五指蜷握成拳,叶贞深吸一口气,快步朝着外头走去,如今也只能找轩辕墨商量。诚然不能让离歌失望,否则……保不齐离歌会做出傻事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