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3.有孕 推荐过一千二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站在门口,手中握着那盏人皮灯笼,眉目有些暗淡,“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,慕青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看了看天色,已然入夜,此刻皇帝大抵已经在去栖凤宫的路上,叶贞挑眉,“边走边说吧!”

说着,不容分说的拽了离歌往外走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离歌自知叶贞心思缜密,她不说自然有其不说的道理,然而脚下却好似生了钉子,死死的固定在远处挪不开步子。

轻叹一声,叶贞面色微凉,“我跟你保证,他不会有生命危险。但前提是,你必须冷静,不能轻举妄动。”唇张了张,叶贞欲言又止,到底还是没能将最后一句话说出口。横竖慕风华不会死,但……今日是不改染血的,皇帝凯旋而归,慕青若然真要这么做必定早已下手。既然拖着,那自然是有拖着的理由。

看了看离歌,叶贞仿若想起了什么,眉目越发拧紧。

难道是……

如今什么疑猜都无济于事,叶贞敛了眉,领着离歌出东辑事,快速朝着栖凤宫而去。

及至栖凤宫门口,便听得里头传来清晰而绵柔的声响,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脚下一顿,叶贞看了离歌一眼,急忙进了门去。

正殿内,轩辕墨正襟危坐,左下侧坐着洛丹青,右下侧的位置空着,各宫妃嫔坐立两旁。明火摇曳,叶贞放缓了脚步,深吸一口气走进去,“臣妾参见皇上,贵妃姐姐安好。”

“平身。”轩辕墨目光柔和的落在她身上,眉目清浅,眉心半开牡丹栩栩如生,将整张脸衬得格外明媚,开尽繁华。

叶贞起了身,谁知刚迈开步子便听着洛丹青冷冽的声音,“妹妹好大的架子,这才刚刚位列贵妃之位,便是姗姗来迟。”

闻言,叶贞不怒反笑,面色沉静柔和,“姐姐教训得是,妹妹承教于姐姐不胜欣喜。想着姐姐以往执掌六宫事,妹妹初掌权宜,以后若有什么不周之处,还望姐姐提点。”语罢,清浅行礼,几近周全。

洛丹青的面色乍青乍白,无形中叶贞是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子。六宫妃嫔皆在,叶贞不露声色却已经告诉了众人,这执掌六宫的人,如今是她叶贞,而非昨日黄花的洛丹青。洛丹青尚在禁足,却要指责她迟到,叶贞岂能跟她客气。

横竖在宫门口皇帝与洛云中已经撕破了脸,这洛丹青发难针对自己除了贵妃的位份,还有国公府的嫌隙在内。

深吸一口气,洛丹青冷了面颊,扫一眼底下一张张各怀心事的脸。皇帝都不作声,诚然是默许叶贞的恣意骄傲。事实是,自己被禁足,褫夺六宫权,而叶贞此刻做了贵妃执掌六宫事,明眼人都知道内中权力的交接。

当着轩辕墨的面,洛丹青自然不能发作,只能冷笑两声,“妹妹客气,如今本宫尚在禁足,只怕帮不了妹妹。”

叶贞浅笑,“姐姐安好,自然是对妹妹最好的眷顾。”

轩辕墨嗤冷,洛丹青以自己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,却还要与叶贞一较高低,诚然是作死的。左不过,方才进来时瞧着洛丹青的模样,似乎有些不妥,面色微白,而后发髻有些凌乱。再者……

心头有些隐隐的寒意,却听得洛丹青转头道,“皇上出征数月,臣妾为免皇上分心,一直未能有好消息相告,怕分了皇上的心。”

叶贞心头一颤,却见轩辕墨凝了眉,声音低沉,“什么消息?”

赵蓝衣浅浅走出,躬身行礼,叶贞一眼便瞧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……方才赵蓝衣坐着,她只是一眼带过,从未想过……眸子赫然失了颜色,整个人霎时僵在当场。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已然想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。

“皇上。”赵蓝衣笑得柔媚至绝。

听得洛丹青温婉大度的开口,“皇上出征,赵贵人便察觉自己有了身孕,如今业已四月有余。皇上,这可是后宫头一位皇嗣,可要慎之又慎。臣妾如今禁了足,自然无法顾全赵贵人,还望皇上与妹妹,多多照顾。”

轩辕墨看着叶贞的手,在袖管里微微颤动着。她站在他面前,眼底的光寸寸微凉,面容依旧毫无波澜,但他知道她心口处的伤,正在滴着血。

门外的风阴盯着同样震惊的离歌,眼角流淌着冰冷的寒意,却紧握了剑柄,眸色冷冽如刃。

里头寂静一片,所有人都等着皇帝的答复。

包括叶贞!

一步一顿走下来,轩辕墨站在叶贞跟前,却见叶贞随即敛了原有的微凉,俯身行礼,“臣妾恭喜皇上,恭喜赵贵人!”

轩辕墨低眉看她,眸色却带着一股肃杀之戾,口吻哧然冰冷,“传朕旨意,赵贵人有孕,即日起册为嫔位,起居饮食皆以妃位享有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一直盯着叶贞,眸色不曾有丝毫的挪移。

“谢皇上。”赵蓝衣笑得如花娇艳,起身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。那种容色,怕是在场所有嫔妃都要刺目。宫闱女子,一朝有孕,便是飞上枝头。

“走吧!”也不消理睬赵蓝衣,轩辕墨握了叶贞的手,却见她手心微凉,不由的眉目一紧。也不说什么,顾自领着叶贞往外走。

叶贞敛了眉色,跟着轩辕墨前往露落园参与宫宴。

一路上,他走得飞速,叶贞有些气喘,却还是尽量跟着他的脚步,依旧一言不发。及至拐角处,轩辕墨忽然冲着身后紧跟不舍的妃嫔与奴才们冷喝,“都给朕滚!”

音落,将所有人都震了震,当下便行了礼做鸟兽散。

风阴看了离歌一眼,两人识趣的退去,留下轩辕墨与叶贞二人伫立寂静幽深的就去桥头。不远处的宫灯被风吹得摇摇晃晃,她长长的披肩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。有风掠过她的眼角眉梢,吹开了眉睫下的一汪清泉,泛着点点涟漪,教人心疼不已。

“你不想与朕说点什么?”他凝着她的眉眼良久,才幽然开口。

冷风中,她的鼻尖冻得通红,嘴里哈出白雾来,却倔强的低下眉目,不肯说一个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