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4.宴无好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眉睫微微垂下,叶贞不说话,只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安静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他看见她羽睫轻微的煽动,唇张了张,忽然连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有些事情他不能说也不可说,他以为她会明白,如今她却要告诉他,那只是他的以为。女子的心,容不得天下,容不下江山,只容得下心爱之人的一颦一笑。

他松了手,站在那里静静的看她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良久才算开口,“你该如何处置?”

“这话,该问你这位贵妃娘娘。”轩辕墨凝了眸看她,眼底的光有些冷冽,“贵妃执掌六宫事,想来也该清楚,后妃有孕乃国之大幸,若然诞下皇子那可是天下大事。”

眸光若琉璃,叶贞定定的看了他许久,终于深吸一口气,“皇上信我吗?”

轩辕墨执起她的手,在她的掌心写了一个字,而后沉冷的放下,“贵妃就该有贵妃的姿态,岂可失礼人前。走吧,宫宴即将开始。”

叶贞颔首,他却不再牵她的手,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,一前一后的走着。

离歌凝了眉,扭头去看风阴,心下隐隐有种不安,好似将要发生什么。分明是深爱的两个人,皆以彼此的性命守护对方,何以忽然变得疏离,让人没来由的心慌。

及至露落园前,轩辕墨定住脚步,别有深意的望着她良久,“彼时那个锦囊还在吗?”

叶贞点了点头,“随身带着,不曾离身半分。”

“好。”轩辕墨仿若下定了什么主意,“慕风华的事情你便不必插手,让风阴与离歌一道去东辑事,有风阴在尚算有些把握。”

眸色一怔,叶贞心下漏跳一拍,“皇上意欲何为?”

轩辕墨不做声,幽暗的眸光有着教人心颤的寒意,如同锐利的刀刃狠狠剜过她的脸,瞬时让叶贞倒吸一口冷气。她下意识的攥紧了衣袖,却见他二话不说朝着露落园走去。深吸一口气,叶贞快步跟上。

露落园内光华万千,宛若白昼,璀璨的夜明珠光芒一如往昔。

文武皆在,后妃齐聚,可谓热闹非常。那赵蓝衣更是升了嫔位,趾高气扬的抚着她的小腹,引得众人侧目,越发将希望放在赵蓝衣的身上。要知道,若然赵蓝衣生个皇子,那便是嫡长子。

后宫多年不曾有孕,赵蓝衣肚子里的,极有可能是将来的太子爷。

太子为何?那便是储君,将来就是荣华富贵的象征,自然要小心护着。

众生高呼,“皇上万岁万万岁,贵妃娘娘安好。”

洛丹青冷冷眉目,看着叶贞随着轩辕墨,走上与自己并肩而立的高位。大彦朝以右为尊,如今叶贞刚刚做了贵妃,便处处以右位相居,无疑是当着众人的面给她这个贵妃几耳光。

洛云中眉目生恨,唯有一侧的洛英有些失了神。

因为皇帝大赦天下,如今洛英也算解了禁足,洛丹青亦是如此。然彼时欢喜的女子此刻已经是皇帝身边最华贵的女子,洛英的心里还是不免失落。俊美的容颜在光亮下渐渐黯淡,便端了酒一饮而尽。

夏侯舞急忙给洛英斟酒,“来来来,一醉解千愁啊!多喝点,多喝点!皇宫里的酒水自然是好的,分量足,酒劲大!”

洛英瞪一眼夏侯舞无事献殷勤的脸,心头这厢正烦闷,也不欲与她计较,冷冽的别过脸去不做理睬。

“臣妾与后宫各位姐妹敬祝皇上凯旋而归,喜得龙子。”洛丹青起身盈盈行礼。

洛云中亦是起身,“臣恭祝皇上凯旋归来,喜得龙子。”

登时喧嚣之音响彻天地之间,酒香四溢,浮光流金,好一派歌舞升平。

“皇上好生热闹,臣姗姗来迟,委实罪无可恕。”一声冷冽高昂的声音,所有人都颤了心肝,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一袭如墨长袍,那脊背处裙摆上的血色莲花熠熠夺目,金丝绣成,华耀无比。左右锦衣卫开道,前后内侍随行,那一番接近銮驾的仪仗,浩浩荡荡足有数十人,足以衬着他千岁爷无人可比的身份地位。

这般恣意张扬素来是有传承的,彼时慕风华如此,自然是受教眼前这位东辑事首座,千岁爷慕青。

兰指微扬,慕青面色素白,浅墨色的唇泛着妖异的光泽,嘴角微扬,却将一股子邪冷之气悉数灌注在眼角眉梢指尖。指尖掠过自己鬓间花白的头发,扫一眼快速将这里包围的左右随行,便是不言不语,这气势也足以让人胆战心惊。

“卿来得正是时候,现下刚刚开始,赶紧入座吧!”轩辕墨不怒不笑。

慕青环顾四下,最后将视线落在正襟危坐的洛云中身上,“国公爷倒是少见,想来也是贵妃娘娘在宫里不得力的缘故。国公爷放心,皇上惯来优待国公府,钟爱贵妃娘娘,想来也不会太为难你们。”

说着,便低低的冷笑起来。

“千岁爷深谋远虑,本公自然是犹恐不及的。”洛云中反唇相讥。

“皇上,臣来迟一步,当自罚一杯。”慕青笑道。

轩辕墨颔首,“卿便当是乐趣,随意便罢。”说着便瞧了洛丹青一眼,“还是贵妃代朕行事吧。”

洛丹青轻笑,“谢皇上。”

便瞧了洛云中一眼,挥手让身后的康海将壶中之酒奉上。洛丹青端起酒壶,小心翼翼的斟酒,而后浅笑着走到慕青跟前,“千岁爷随意便是。”

“有劳贵妃娘娘。”慕青眸光飒冷,邪笑着盯着洛丹青面不改色的模样,嘴角勾勒出一丝绝冷的笑意。低眉看了看手中的酒,香气四溢,绝对是上品。

端着酒杯的手不经意的晃动,慕青眸光迅速掠过洛家父女,一个面不改色,一个心神安静,只可惜这双眼睛……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这电闪火石间的眼神交汇岂能躲得过慕青狐狸般的眸子。

“这酒……”慕青眯起危险的眸子。

洛丹青微微一笑,“这酒怎么了?”

慕青笑得邪肆,双眸死死盯着洛丹青,足以将她剥皮拆骨。这种眼神不是恶毒,而是一种冷蔑,让人冷到骨子里,身心都为之颤抖不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