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6.从哪里来回哪里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寂冷的露落园里,只能听见杂乱的呼吸声,伴随着一双双冷冽的眸子,悉数灌注在叶贞与皇帝的对视之间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空气凝住,他看见她哈出的白雾,那双坚毅的眸子,以及……她的唇微微的轻颤着,却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“从哪里来,就回哪里去吧!”轩辕墨盯着她的眼睛,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喙。

叶贞的唇角微微扯动,羽睫不断的煽动,有晶莹的光从眼角滑落。徐徐跪身御前,叶贞深吸一口气,磕了头,“谢皇上隆恩。”

慕青刚要起身,谁知面色骤变,好似一股黑气从心口窜出陡然直逼百汇而去。忍了一口气,慕青的表情变得狰狞而惊怖,却只能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,任由外界的一切朝着不受控制的一方快速滑动。

轩辕墨的手,轻轻覆上她的面颊,忽然拂袖而去。

她深吸一口气,转身瞬间看见他拥着赵蓝衣缓步而去,没有停步,没有回头。所有人伴随着她应有的光环一点点的撤离,眸色寸寸如刃冰凉,容色渐渐的黯淡无光。

慕青咬了牙,到底没能说什么,亦是拂袖而去,走得格外匆忙。

“叶贞?”离歌急忙上前,“什么叫从哪里来回哪里去?皇帝要你去哪?”

叶贞抬眸看她,“你可知我与月儿是从哪里出来的?”语罢,她深吸一口气,纤细的手慢慢摘下头上的金凤步摇,抬步朝着外头走去。

“轩辕墨怎么会……”

不待离歌说完,叶贞便捂住她的嘴,“别说了。”

眉目一怔,离歌凝了眸,“你现在便是说也不让我说吗?他这么待你,你还要掏心挖肺的作甚?”

叶贞低眉不语,良久才道,“离歌,你还愿跟我走吗?”

离歌抿着唇,“上天入地都可以,唯独那里……”

“你若不愿,我不强求。”叶贞敛了眉色,朝着冷宫方向缓步走去。宫灯被风吹得摇晃,在这个即将下雪的日子里,她一夜荣华,身上的华丽锦衣还未穿热,便已经打回原点。左不过这颗心再也不似曾经的慌乱无状,更多的是平静,是从容。

彼时从冷宫出去,如今再回去,也不过是重头来过罢了。

只可惜,月儿不在了。

想起那段在冷宫的日子,才是真正的自由自在。真好,又能看见月儿了。一声轻叹,叶贞容色恬淡,长裙逶迤在地。这宫里,一旦暗下来就是漫无边际的冷。只是保存心中那份最后的暖,否则如何能够再坚强的活下去……

离歌远远看着,羽睫轻颤,忽然追了上去握住叶贞的手,“彼时你与月儿可是这般模样吗?现下换我如何?”

叶贞扭头看她,“年岁渐长,你也该去看看了。”

闻言,离歌沉默了良久。

两个人在宫里静静的走着,仿若浑然没有将过往的富贵放在眼中。那卸去的光环,不过是一种虚荣,一种负累。哪日全部卸去,才算是轻松透了。

远远的,冷宫门口,有个身影一直伫立着,眺望着良久才算慢慢往回走。

“她每日都站在门口,就等着你。偏生得你这样的铁石心肠,愣是不肯来看一眼。与其你偷偷的来扒墙角,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进去。人生匆匆数十载,难道要落得与我这样的下场才算甘心吗?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在,你如何能明白这种无可弥补的遗憾?”叶贞轻叹一声,与离歌一道站在拐角处。

俞太妃的身影不时的在门口出现而后消失,这样来回,让离歌的眼眶有些湿润。倔强的性子却迫使她依旧不为所动,站在那里如泥塑木雕。

叶贞轻叹,“你只道自己入了狼窝,与狼为伍。那你可知她日日受着良心的谴责,那种发自肺腑的悔恨,并非你所能想象。她明知道你回来了,却还要避着你,忍着不来见你。你知道是为何?是因为她明白,你原不愿见她,怕拗了你的心思。”

“如今你也是做母亲的,该明白什么是骨血连心。否则你不会留下慕风华的骨肉,彼时的宫闱厮杀,难道不比你更难选择吗?宫中的女子,一入宫闱便是一生,输不起只好不折手段。这不是她的错,只是这个宫闱的悲哀,作为皇帝的女人的悲凉。”

“你有恨,可是她悔恨了大半生,如今困在这个冷宫一个人咀嚼过往犯下的错。难道她一个悔恨,不比你这个恨,来得更深沉吗?离歌,很多事,过去了便不必追究,你要不起答案,也承受不起覆辙重蹈的痛楚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珍惜眼前人。”

“这世上,荣华富贵是假,名利地位也有终结。这些都可以重来,只要活着都能再有。唯独性命,只有一条。不管你承不承认,这世上,生下你给你性命的人,只有她。她是你娘,无论生死都无可磨灭事实。”

“离歌,难道你要等着自己的母亲盖棺那日,才肯对着她的牌位喊一声吗?离歌,这宫闱这朝堂,谁知道明日会是什么样子。不要期待明天,因为……明天太长,我们等不了。”叶贞握住离歌的手,“走吧!她等你很久了。”

离歌的眼泪忽然滚落,整个人有些轻微的颤抖。

一步一顿走到冷宫门口,叶贞笑了笑,“师傅,我把她带来了。”

俞太妃的心神陡然一怔,顷刻间老泪纵横。叶贞进了门,这样的场景委实不适合她在场。回眸的时候,她看见离歌的脸上挂着泪,倔强如离歌,也有最柔软的一面,也有……内心深处最难以触动的东西。

比如亲情……可望而不可得,所以干脆关闭心门,不愿触及。

如今,她失而复得。

“阿离,我、我……”俞太妃惯来的傲娇容色顷刻间崩塌,她期盼了那么久,却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站在那里看了离歌良久。

满是皱纹的手缓缓伸出去,想要碰一碰她的脸,却被离歌下意识的躲开。

眸色一颤,俞太妃愈发抖得厉害,“我知道,你恨我,所以……所以就算你被施以黥刑绑在那里,我也不敢过去看你一眼。怕是这世上,再没有我这样不负责任的母亲,再没有我这样懦弱的娘。你恨我,我不怪你,因为我也恨我自己。彼时……鬼迷了心窍,才会……才会送你出宫。可是我没想到他们会丢了你,我真的没想到,那不是我所要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