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7.过不了心里那道坎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离歌敛了眉,指尖轻轻拂去脸上的泪,“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?回不去,也回不来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,娘一定弥补你,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,只要你回来娘的身边,娘什么都愿意。”俞太妃整个人颤抖不已,泪眼模糊的样子教人不忍。

深吸一口气,离歌缓了口吻,“不必了,我现在很好。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自己活着,所以你不必为我做什么,我习惯了一个人。”

“阿离,我……我知道你恨我,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俞太妃几近恳求,泪流满面。

离歌定定的看着她,“从你换子开始就该想到有这样的结果,你若能看见我与猪狗争食,与狼群为伍,你便会明白我是如何活下来的。为了你所谓的皇位,你抛弃了我。就因为我不是儿子,你就把我丢出宫。我是轩辕一族,可是我以你为耻。从前,我恨你。可是现在我却不想恨你,因为不值得。”

语罢,离歌大步入门。

“阿离!”身后扑通一声,离歌骤然转身,却见自己的母亲哀戚着哭跪在自己跟前。

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的心就跟刀子剐一般的疼,鲜血淋漓,痛彻心扉。

就像叶贞说的,如今她也是母亲,应该能明白那种骨肉相连的痛苦。可是……她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,是真的很难过去。

她忘不了狼的眼睛,还有自己刚走出狼窝时,那一双双鄙夷的目光。

“你跪我做什么?”离歌忍着泪,“我说过不会恨你,你还想着怎么样?要我跪着求你,喊你娘吗?我做不到!我做不到!”

“你可知道一个个追着喊着要杀了我,因为我是狼女,那种滋味是什么吗?被人拿臭鸡蛋,烂菜叶还有石头狠狠砸着,被猎人捕获放在笼子里游街示众,然后被当做怪物一样的准备宰杀。我问你,这种滋味你尝过吗?”

“如果不是我师傅,现在我已经死了,你拿什么让我原谅你?别人有娘,打小捧在手心里,我有娘,可是我被丢在狼窝里。我的娘在宫里享尽荣华富贵,我却在外头任人践踏,你可知道当我得知我娘是当朝俞妃娘娘的时候,我有多恨你吗?恨得咬牙切齿。”

离歌忽然撩起衣袖,上头伤痕累累,她眸色如血,在风中宛若狼的嗜血之色,“你自己看看,你自己看,这都是你给我的。我吃了多少苦,你们都不懂,我也不期望任何人懂。我只为自己活,只想好好的活着。”

“阿离,对不起对不起,娘错了!娘真的错了!我该怎么做,你才能喊我一声娘。我愿意什么都做,只要你肯……”

“永远都不可能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冷冷的打断她的话,“从你抛弃我的那一天开始,你就该知道,会有这样的结局。你的女儿早在你被皇位冲晕了头之时就死了,死在狼肚子里做了腹中餐。”

语罢,离歌头也不回的走进门去,身后俞太妃哀声不知,泪如雨下。

烛光熠熠,叶贞轻叹一声,“到底你还是不肯原谅她。”

“别说了。”离歌深吸一口气,“我做的决定,绝不后悔。”

“当年兰妃与俞妃同时有孕,先帝下令,谁先诞下龙子,就立为太子。俞妃早产结果是个女儿,便将自家姐姐的儿子替换了自己的女儿,原以为是天衣无缝,谁知……一场意外,小公主丢了。自此那个孩子便被立为当朝太子,俞妃距离皇后之位仅有一步之遥。”叶贞娓娓道来。

“而兰妃,亦生下一子,便是当今皇上轩辕墨。彼时先帝极为宠爱兰妃,虽然立了俞妃之子为太子,却没有晋升俞妃的位份。及至先帝驾崩,俞妃还是俞妃,而太子……因为慕青与盈国公的联手,被逐出宫闱追杀不休。轩辕墨仁慈,保下了俞妃一命,幽禁冷宫终老。”

叶贞看着离歌,“这就是我所听闻的真相,彼时的宫闱,应该险象环生。东宫太子,亦难免碾落成泥,何况是俞妃。你我如今都在宫闱,应该明白很多事情身不由己,动辄牵动全局。”

离歌颔首,“你说的我都明白,只是我一看见她,便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。你若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,就不会如此坦然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叶贞苦笑两声,“我又何尝不是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。左不过,我有娘和哥哥……”顿了顿,“可惜都已不在我身边。所幸还有你,不算一个人独撑。”

门外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离歌的眉头骤然挑起,却见着俞太妃半低着头端了两碗面进来。热气腾腾的面,氤氲的热气遮去了她眼底的湿润。她只管放下,也不抬头,却略带慌忙的开口道,“你们这个样子过来,想必没吃什么东西。这冷宫也就我一个还能使唤点东西,诚然没什么可以吃的,你们将就着,明日待我打点一下便是。”

“师傅。”叶贞唤了一声,“不必忙了,坐下说会话吧。”

“不、不必了。”俞太妃显得慌乱,“我、我累了,现下去就睡。你们吃完就放着,好生歇着吧。我……我这就走。”说着,眼角眉梢还是偷偷睨了离歌一眼。

离歌不说话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眼睁睁看着俞太妃逃一般的走出门去。

叶贞也不挽留,既然离歌这副模样,留了俞太妃下来也是徒生尴尬,还不如让彼此都冷静冷静,权当是给彼此一个喘息的空间。待相处久了,有了磨合,便也会慢慢接受的。

“味道很不错,师傅的手除了琵琶弹得好,如今这面也很好。”叶贞笑得恬然。

离歌瞪了她一眼,还是不甘不愿的坐下,拿着筷子半天都没下去,“你说皇帝为什么忽然这么对你?”

眉目陡然一凝,叶贞嘴里嚼着面条,而后附在离歌的耳边一番耳语。

“竟然是……”离歌一怔,随即哑然。

“废话少说,赶紧吃,不然就给我马不停蹄的滚!”叶贞这一开口,却把离歌笑翻了。

“你这死丫头学我说话,亏你还是贵妃!不过你说这话……这才叫气场!咱行走江湖的,就是要痛快。”离歌调侃着,浑然忘了方才的尴尬与阴郁,不自觉的下了筷子吃面。

叶贞轻笑,死丫头,还不中招。

挑眉看一眼门外的影子,嘴角欣然的笑了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