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8.吃了洛英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出了露落园,轩辕墨便冷了脸松开赵蓝衣,不由的扳直身躯。-www.ZiYouGe.com-风阴恰到好处的上前一步,“皇上,戎族的降书列表已经准备妥当,只等着戎族的时节入京。”

“现下何在?”轩辕墨也不看赵蓝衣一眼。

“在御书房。”风阴俯首。

这厢刚要抬步,却见赵蓝衣一声矫揉造作的低吟,“皇上要去哪?嫔妾……”

回眸,冷睨一眼轻抚小腹的赵蓝衣,轩辕墨眉目无温,“朕有要事,你自己睡吧。”语罢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风阴冷笑,他素来不喜被女子轻易碰触,何况……

望着头也不回的皇帝,赵蓝衣凝了眉,浑然不懂这个年少君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左不过伴君如伴虎在轩辕墨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,他可以看着你笑,转瞬间就送你下地狱。也可以不声不响的出现,那突然的温柔让你无所适从。

他惯来隐藏自己,不轻易被人看穿内心真实的想法,算是一种本能吧。

“皇上?”风阴低低的唤了一声。

轩辕墨顿住脚步,眸色一如往昔的阴冷哧寒,“变天了。”

下意识的握紧剑柄,风阴轻轻颔首,“是,眼看着是要下雪的。”

点了点头,轩辕墨放缓脚步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问,这一身的平静从容,宛若彼时未曾遇见叶贞时的模样。清冷肃杀,不怒不嗔,无悲无喜,一贯的镇定,却好似一切都早已握于掌心。

快变天了,这雪也该好好下一场。冰雪洗涤,能覆盖炙热的鲜血,嫣红的宿命流连。果然是极好的!

这一夜,整个宫闱陷入一片不知名的阴郁之中。

这一夜,国公府却终于开始了风花雪月。

洛英被搬到床榻上,氤氲的烛光散发着旖旎的香气,有着让人挪不开视线的迷离之美。夏侯舞清浅的笑着,看着床榻上面颊绯红的俊美男子,眸光里有着让人心颤的欣然愉悦。指尖轻轻拂过洛英的眼角眉梢,那一刻的安静祥和,果然是极好。

若是能一辈子这样静静的看着,多好。

微红的唇呢喃着叶贞的名字,有着微疼的苦涩。

夏侯舞深吸一口气,“在你心里便只有叶贞是好的吗?我才是你的妻子,叶贞再好你也得不到,到底不是你的。偏是你们男子,一个个都是混账透顶,总觉得不到便是最好,最是心心念念。却从不正眼看着身边的人,果然是瞎了狗眼的东西。”

说着,她便开始为洛英宽衣解带。

“你做什么?”迷迷糊糊的中,洛英硬撑着通红的眼睛瞪着她。

“废话,脱衣服睡觉,难道还要半夜玩过家家吗?”夏侯舞没好声好气的低喝。

洛英一个翻滚便摔下床去,“我不与你睡觉。”

凝了眉,夏侯舞趾高气扬的看着摔在地上极为狼狈的洛英,“现在不是你要不要跟我睡觉,是我要不要跟你睡觉的问题。明白吗?”

“有……有区别吗?”洛英拢了拢衣襟,打着酒嗝,无辜的仰着头瞪他。

“起来!”夏侯舞一声喝。

洛英晃了晃,拽了一床被褥,将身子一卷便滚到了墙角,打算窝一晚上罢了。这酒劲上来,什么世子不世子的,也就是个醉汉,什么礼仪尊卑都暂且放一边。

夏侯舞歪着嘴,“打量着是借醉发疯。”说着上前一步,登时就拎着洛英的耳朵,直揪得洛英哇哇大叫,而后直接将洛英推倒在床上。二话不说就开始扒洛英的衣服,手法干净利落,看样子早已准备多时。

洛英虽说醉了酒,但原先酒量就不错,如今那仅存的一份清醒开始作祟,哪里肯轻易屈服与夏侯舞的威势。她这厢扒拉得痛快,他哪里拾捡得快速。

结果烛光下,一个使劲扒衣服,一个使劲穿衣服,忙碌足足办个时辰,两个人都大汗淋漓,却还是女上男下的姿势。除了解开洛英的腰带,夏侯舞啥都没干成。这厢红了眼睛,如同发了性子的狼,恨不能当下就把洛英生吞活剥了。

“你到底干不干?”她厉喝一声。

洛英这厢出了汗,酒醒了不少,急忙拢了衣襟,“你别乱来,我是抵死不从的。”

夏侯舞那暴脾气登时就上来了,“爹,你给我进来,今晚我非得办了他不可。”

夏侯渊推了门,从缝隙里探出个脑袋,吞吞口水,看着自己如狼似虎的女儿,一声轻叹,“丫头啊,这种事情还是要你情我愿的,你这……你这……我也帮不上忙啊!你还是好生捉摸吧,最多爹给你看门,成与不成,还是要看机缘的。那个我……”

“滚出去!”夏侯舞一声喝,惊得夏侯渊砰的一声关门出去。

洛英咽了咽口水,“夏侯舞你别太过分,你给我闪开!闪开!”

袖子高高捋起,夏侯舞一把扯落自己的腰带,将外衣狠狠丢到床幔之外,“敢说我过分,我就过分给你看!”

帷幔翻飞,夏侯渊在外头撇撇嘴,听着里头洛英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声,夹杂着夏侯舞愤怒的嘶吼。便瞧着远处的奴才们也跟着捂起耳朵快速的跑过去,好似早已习以为常。当下有种面上无光的错觉,自己这女儿……果然是女中豪杰,这般亲自上阵,世所罕见啊!

一声轻叹,少儿不宜,老人家也不宜啊,尤其是孤寡了半辈子的,还是远远走开的好。

思及此处,夏侯渊摇着头快步走开,明日再来验收成果便是。

里头整张床榻被震得摇晃不止,似掐架声,又有洛英连哭带喊的愠怒,伴随着夏侯舞尖锐的笑声,这世界瞬时风中凌乱。

午夜的时候,真的下了雪,第一场雪,纷纷扬扬的落下,多了几分欣喜少了几分寒意。这般圣洁的雪,不知是代表着重生,还是终结。

夏侯舞打开门的时候,衣衫不整的顶着一双乌青的熊猫眼,整个人没精打采到了极点。夏侯渊往门内一探,就看见洛英被扒了个干净畏缩在墙角,戒备至绝的盯着门口的父女两人。

“成了没?”夏侯渊瞪大眼睛。

闻言,夏侯舞斜眼看他,“爹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进去……”

夏侯渊的嘴顿时抽搐的厉害,“然后你研究了一晚上,现在告诉我,功亏一篑?”

挠了挠头皮,夏侯舞一声轻叹,转身便走,“下回吧,累死了。总算不亏,看了个遍,身材不错,秀色可餐。爹你替我看着他,我去补个觉晚上继续。”

那一刻,夏侯渊看了看外头的雪,心想着自己造了什么孽,竟然生了这么个东西?不过委实要盯着才行,不然这女婿怕是要进阎王殿的。思及此处,急忙端了凳子坐在床沿,直勾勾盯着洛英,大眼瞪小眼的让洛英连死的心都有,只好攥紧了棉被不让自己春光外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