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0.阉割之刑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由的轻叹一声,慕青凝了眉,掌心摆弄着那枚精致的骨簪,指腹轻轻拂过上头镌刻的并蒂莲花。|www.ziyouge.com|栩栩如生的花纹,让他眼底的灰暗稍稍淡去一些,但随即迎来愈发暗沉的幽暗,“那你可知本座在乎的是什么?”

慕风华的眉睫骤然扬起,心下顿了顿。

便听得慕青愈发沉冷的声音,“本座从小就告诫你们,不得动情,不得动心,却也体恤你们不愿让你们净身。到底净了身,很多时候处置事情格外的不便。本座已然是断子绝孙,无谓在让更多的人跟着本座断子绝孙。左不过,现下还不是你们动情的时候,偏生得你们一个个都不肯。”

“早前本座就告诫过你,也跟皇上演了一出戏,让你断了对叶贞的心思。岂料你却好,如今已经换了离歌那丫头。你可知离歌是谁?轩辕一族的女儿,岂是你能沾染的?何况算起来她还是本座的小师妹。”

说到这里,慕青笑了两声,尖锐的嗓音让人毛骨悚然,“你若想要女人,那也不是什么难事。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,本座自然会成全你。左不过现下……本座只能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你留下,要么她死。你自己选吧!”

这所谓的留下,慕风华心知肚明,这东辑事满目都是太监,自然是要与他们为伍。但若要离歌死,他是断断不肯的,离歌如今有孕,他岂能让慕青动她。

但……

“风儿愿意随侍义父左右,至死不离。”慕风华毫不犹豫,斩钉截铁。

慕青轻叹一声,“自古以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,孰料你还是走了这条路。”他一步一顿走到慕风华跟前,冰冷略带粗糙的指尖拂过慕风华精致的面庞,“只可惜,白白生了这副皮面,也要跟本座一般断子绝孙。本座杀了太多人,来日必定不得好死,左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,横竖我们父子都是造孽的。到底,是要还的。”

“有何可惜,义父说过,不过一副臭皮囊。”慕风华冷笑两声,“义父只道我是儿女情长,殊不知有其父必有其子,风儿这厢不过是传承义父的多情罢了,委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闻言,慕青的面色陡然一沉,霎时眸光如刃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义父为何会入宫,风儿不知真相,但总该有人知道的。义父睿智,为何到了自己身上却这般不明白?”慕风华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,实则字字诛心,也唯有慕青能明白其中含义,“彼时有慕白此人,为鲁国公府护院,谁知对自家主母日久生情,反倒落了个不得善终的下场。不知这事,对与不对?”

眸色陡然一沉,慕青霎时面若白纸,“慕风华,本座的规矩你自然是知道的。若不是看在你尚有几分用处,本座现下就杀了你。左不过你激本座也无用,本座说过现下不会杀你,自然不会动你。你这厢,本座还要留着对付小皇帝,岂能让你轻易赴死。”

慕青不是傻子,岂会听不出慕风华的激将法。

慕风华求死,慕青是断不会成全他的。

深吸一口气,慕风华敛了眉色,父子两一致黑着脸,竟生出几分相似来,“落在义父手里,是杀是剐悉听尊便,还望义父莫要连累无辜。”

“三年前你都不曾求过本座,如今却口口声声的不要连累无辜,风儿……看样子这一次你是铁了心。”慕青低低的咳嗽着,嘴角有细微的黑血溢出。

眸光骤然冰冷,慕风华死死盯着慕青的容脸,僵化当场。

三年……哼……三年前……

见慕风华不说话,慕青缓步走向赤金蟒椅,略带倦怠的继续倚靠着,再次轻轻低咳着,不由教慕风华凝了眉目,陡然心生异样。

长袖轻扬,慕青点了头。

便瞧着一侧的太监手持工具缓步上前,那虚伪的笑教人看得心慌,“大人莫要担心,奴才做这一行数十年了,从未失过手。一刀下去保管伤口整齐,来日好生将养着,便无大碍。”

说着,便使唤了身旁的小太监上前,解开了慕风华的腰带。

慕风华挣扎了一下,奈何被重重绳索绑缚在石柱上,丹田被慕青的真气封住,此刻一点气力都提不上来。腰上一松,腿肚子上便传来风雪的寒意。

“很快就好,忍忍吧!”慕青漫不经心的开口,只是瞥了慕风华一眼,随即起了身,缓步朝着外头走去。

“恭送千岁爷!”执行太监急忙行了礼。

顿住脚步,慕青侧脸睨了慕风华一眼,“这是你自找的,怨不得本座。本座早就说着,这门功夫近不得女色,否则就要与本座一样。你偏心生不信,如今诚然自作自受。”

“我不后悔。”慕风华咬牙切齿。

冷笑两声,慕青容色邪肆,“彼时本座也说过这话,然时至今日,却觉得可笑至极。年少轻狂老时哀,你到底会知道的。”睨一眼两个执行太监,“做干净点。”

“是是是,千岁爷只管放心,老奴一定下手准确,保管在最短的时间内养好大人的伤。”

冷哼几声,慕青拂袖,望着外头纷纷扬扬的雪,不由的凝了眸子,成了极度幽暗的颜色。脑子里却是慕风华方才的话语:彼时有慕白此人,为鲁国公府护院,却对主母日久生情,最后不得善终……

不得善终?主母?哼……慕白?

慕白已死,什么不得善终早已随着她的死而彻底湮灭,宛若过往云烟,不复存在。将白染成黑,花费了多久,他不记得,但是他记得不得善终四个字代表的是什么。痛苦,背叛,还是……永世的不得超生?

一声轻叹,慕青一步一顿走下台阶,身后的太监急忙上前打伞,却被他摆了摆手屏退。放眼望着空荡荡的东辑事,白雪皑皑,顷刻间所有的罪孽都覆盖在银装素裹之下。真好……

嘴角的血径直落下,黝黑的颜色染了脚下的白雪,颜色诡异而瑰丽。

慕青站在那里,用指尖拂过唇角,眉目生寒,眼底的光霎时如血通赤。

身后,一声凄厉的嘶吼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