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1.就凭你们,也想杀了本座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曾经那枚被离歌亲手掰断的柳叶暗器,不偏不倚的挑断太监的手筋,鲜血霎时喷涌而出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一股强大的气劲陡然涌入正殿,只听得刀刃咣当一声落地之音,慕风华陡然觉得身上一松,绳索已被锋利的指剑当场圻断。

离歌的身影快如闪电,抬手便将两个太监震飞,快速闪至慕风华跟前,二话不说便给他拎了裤子,“岂有此理,让我下辈子守活寡,我废了你们!”

话音刚落,慕青低低的咳嗽声已经出现在门口,冷如刀刃的眸子死死盯着离歌傲然愤怒的脸,“来得很及时,只可惜,来了便走不得。本座这东辑事虽然算不得什么龙潭虎穴,但也不是什么好地方。素来只进不出,要出去,只能抬着出去。”

离歌深吸一口气,没想到慕青的动作竟然如鬼魅,她毫无察觉慕青返回,如今他便站在门口,诚然是很难闯出去。

“你不该来!”慕风华一怔,却是握紧了她微凉的手。

“我若不来,你岂不是要步他后尘?”离歌冷了眉,“要生便一起,要死也一处。横竖我们一家三口,都要在一起。”

慕青的眉目微挑,视线缓缓移下,落在了离歌的小腹处,不觉诡异至绝的笑了笑,“看样子,要恭喜离公主,不但喜结良缘,还得了这么个小东西。”

“哼,无论怎样都好,总好过你断子绝孙,无人送终。”离歌冷笑。

闻言,慕青点了点头,“这倒是实情,左不过……你们是有了后,但未必有人送终。换句话说,会不会有人给你们收尸,还是个问题。”

离歌深吸一口气,却被慕风华一把拽到身后,“义父可以杀了我,但……”

“别跟本座谈条件,谁都没有资格。”慕青冷了眉目,嘴角邪笑,“离歌,你可知眼下的风儿已然是个废物,他这一身的功夫,苦练了十数年,眼瞧着便要因为你而散得精光。你大抵不会忘了自家的师傅是怎么死的吧?为何本座能杀了他,也是因为这个。”

“这祈元功,必得童子之身,破了身就等于废了道行。不过也有挽救之法,那就是净身,断了阴阳便所向无敌,事半功倍。你若不是从小喝了狼奶长大,去了自身的阴寒,哪里能习得这门功夫。大抵也是老头子看你是可塑之才,想着自己风花雪月也无人把门,这才纳了你。倒也有几分眼光,你这祈元功诚然练得不错。”

“可惜自家的师傅也是个痴情种,老了老了也没守住,白白生了个丫头还是举家归西,果然是可惜的。”慕青慢条斯理的说着,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师傅那一身的内功如今本座用着极好。”

“你!”离歌冷喝,眼底的阴狠,几乎要将慕青撕裂。

蓦地,她瞧着慕青有些不对劲,嘴角那一丝黑血似乎是……

“他中了毒。”慕风华冷眉。

离歌嘴角微扬,“很好!这阉夫之仇,算是报定了!”音落,已经推开了慕风华径直飞身上前,一掌击向慕青。

慕风华心惊,“小心!”

这丫头果然是太大意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哪里容得她轻敌。慕青无论什么时候,便是身负重伤,体内浑然真气亦是不容小觑。

果不然,长袖轻拂,慕青不急不慢的迎上离歌。

掌风相对,顷刻间风起云涌,刹那时震得殿内的人皮灯笼漫天翻飞,四处跌撞,场面诡异而惊悚。凌厉的内劲交接,衣袂拍在身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巨响。

脚下陡然一顿,霎时地板开裂,慕青眸色一沉,离歌顿时被震飞出去。

“离歌!”慕风华惊呼,立刻飞扑出去,在离歌落地之前环住她的腰肢,却被慕青的掌力余劲狠狠撞击,双双甩在地上。所幸有慕风华的一挡,离歌才没有伤及要害。若不是有孕在身,离歌定然会拼命。但是此刻……她不敢轻举妄动,生怕动了胎气。

“自不量力。”慕青冷笑,却是一口黑血喷涌而出,身子一晃登时扶了门框而立。体内的真气开始乱窜,他整张脸呈现着乍青乍白的颜色。心下晃了神,慕青只觉得眼前漆黑一片,耳朵里嗡嗡作响。

陡然间一柄冷剑贯穿了他的左肩下方,冰冷的剑尖正源源不断的淌出幽暗的黑血。

“千岁爷,得罪了。”身后,风阴冷然伫立,冷剑瞬时抽出,飞身行至离歌与慕风华跟前。冷剑横立身前,眉目无温的望着眼前浑身是血的慕青。

沉重的身躯缓缓滑落在地,鲜血不断从指缝间涌出。

慕青的面色瞬时惨白如雪,他撑着一口气,终于站起身子,“你们……”嘴角,黑血不断的涌出,原本被他用内劲封住的毒气,此刻开始在体内肆虐,以至于他已无力阻止。眸光如血,那是不甘与愤怒,伴着少许的绝望。

“千岁爷睿智至绝,想必知道洛贵妃那杯酒诚然不是什么好酒。我这厢可是偷偷查过,那倒不是什么毒酒,左不过千岁爷早年着火入魔,素来有服用清心丹的习惯,此事人尽皆知。混合了云盏花的酒,对人本无大害,但对于千岁爷的清心丹而言却是相生相克,一旦融合便是致命毒药。”风阴冷冷的开口,“就算没有我们,千岁爷也该知道,时日无多。”

“哼,就凭你们,也想杀了本座?”慕青的血染红了正殿门前的血,“痴心妄想!”

门外开始响起纷至沓来的脚步声,伴随着厮杀声,以及刀刃相接之音。慕青凝了眉目,却听得风阴声音低沉而幽冷,“国公府已经开始剿灭东辑事,别说千岁爷,就是我们这些人,也是在劫难逃。”

“该死的东西!”慕青一掌击碎了门前的吞金稳兽,眼看着门外有军士持刀闯入,与东辑事的守卫厮杀在一处,场面顿时乱作一团。

他看见自己的血染红了脚下的雪,看着自己一手创立的东辑事在风雨中摇荡,眼底却掠过一闪即逝的笑意。

很好!果然是极好!

身子晃了晃,慕青扭头望着慕风华,目光似笑非笑,“本座就算死,也不会死在你们手里。本座的命,只有自己才能取。”

慕风华心惊,却见慕青纵身一跃,登时从高高的阶梯上滚下去。

百丈石阶,被慕青的鲜血染红。所有人都瞪大眸子,看见慕青一直滚到最底下的石柱群中,直挺挺的躺着一动不动。

一声怒喝,洛云中大摇大摆的冲入东辑事,冷剑在手眉目尽染嗜杀之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