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3.血染冷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洛云中派出大批人马搜寻慕青的尸体,并剿杀东辑事的暗卫,顷刻间整个京城陷入一片昏天黑地之中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大雪漫天,离歌与慕风华守在冷宫外头,根本无法靠近半步。整个冷宫大门外头,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军士包围得水泄不通,如同铜墙铁壁,无法撼动。

离歌方才被慕青那一震,伤了肺腑,此刻右胳膊还疼得发抖。所幸没能伤及孩子,但慕风华还被慕青封了丹田,旁人是断无法解开慕青的封锁。须知慕青的手段极高,寻常人根本无法企及。

无奈之下,两人只能以不变应万变,先盯着再说。否则轻易靠近,只怕洛云中的神射队绝对会要了他们的性命。

冷宫里头传来声声琵琶音,时急时缓,时快时慢,却能撩动心弦,让人有一种四面楚歌却又顽强至绝的错觉。这般的镇定自若,岂是常人可以为之。

渐渐的,离歌乍绝音色不对。眸光渐渐的掠过一丝光亮,慢慢汇聚成一汪清泉。这首曲子是……

“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慕风华心惊,乍见离歌面色不对,当下有些担虑。

离歌摇了摇头,“这曲子叫什么?”

慕风华素来对曲调了若指掌,拧了眉道,“易水寒。”

羽睫骤然扬起,离歌的手不经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,还好,东西还在。当下便道,“我们走。”

“去哪?”慕风华微怔。

“自然是该去的地方。”离歌看了一眼宫外,眸色如刃。却还是忍不住看了冷宫良久,里头声声琵琶吟,阵阵离歌曲。

覆手且奏入阵曲,离歌不道易水寒。素手轻叩琵琶弦,一朝弦断寄来生。

离歌素来是知道的,无论何时何地,叶贞都不会让自己成为轩辕墨的威胁,就好比那日的战场城楼。她能跳第一次,就能毫不犹豫的跳第二次。

但如今的状况诚然由不得离歌做主,抚上腰间的物件,离歌一咬牙,便与慕风华乘风而去。打从叶贞将东西交给她,便是打定了主意。离歌心想,若说这世上还有人最了解轩辕墨,那便是叶贞。

从踏入冷宫开始,叶贞已然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连自己都被算计,这样的手法像极了轩辕墨。诚然是夫妻档,耍弄起人来可谓滴水不漏。

房门打开,外头纷至沓来的脚步声代表着一个朝代的动荡不安。

叶贞怀抱琵琶,眉目间没有半分颜色,对着门口安然于坐。身后坐着一样清冷的俞太妃,目不转睛看着叶贞素白的指尖在琵琶弦上娴熟的转动。彼时她初学琵琶,却是连宫商角羽徽都不懂,如今却了然于心,转轴轻拨天籁音。

雪花嗖嗖落下,门外的脚步声终于停止,叶贞却明白,该来的终于来了。

指尖砰的一声按住了琴弦,瞬时四弦戛然若裂帛,再不复方才的音色。抱着琵琶起身,叶贞缓步走到门口,看了看愈发纷纷扬扬的白雪,不由的想起了哪日城头的残阳如血。兵戈之声还未隐没,却已经有人忍不住要改朝换代,不知天下百姓该如何做想。

身后,俞太妃自倾一杯茶,慢条斯理的喝着,“外头的雪下得大,莫在门口站着,不如与我奏一曲入阵曲吧!”

叶贞转头看她,却在门栏处坐着,“好。”

眉目清浅,指尖轻拨,霎时清音若阵,天玄地变。

冬雪未央,淇水汤汤,丹青千秋酿,一醉解情殇。清音撩乱茫,天地离人忘。

兵戈四起,四面楚歌,白昼若黑夜,春宵亦断肠。血染百丈绫,青史成洪荒。

嘈嘈切切错杂弹,一曲琵琶祭沙场。辉煌不改旧颜色,谁在风雪怨独唱。壮志未酬身先死,谁家坟头奏凯歌?诉不尽魑魅魍魉,道不尽生死轮回。百炼成钢为君死,愿以残躯荐轩辕。

大批的军士开始涌入冷宫大门,叶贞面不改色,指尖在琴弦之间快速穿梭,却将一腔爱恨付诸琵琶之音。那一刻宛若天地动容,白雪飞扬。

凌厉的剑气从四面八方陡然迸发,蓝色的光束在飞雪中层层交错,宛若剑光阵。顷刻间鲜血飞溅,哀嚎遍地。断臂残肢尽碎空中,血染冷宫。

琴音四起,剑光疯狂。

整个冷宫陷入一种诡异的杀戮,见不到一人,却让所有踏入冷宫的军士悉数毙命。那横扫无忌的剑气,带来浓郁的血腥味,充斥着叶贞的口鼻,呼吸着冰雪带来的寒意,还有阵阵疯狂的屠戮滋味。

谁家愤恨无疆,谁家血染轻纱?

那一刻,所有的军士悉数退到冷宫门外,再无人敢踏入冷宫半步。叶贞的琴声还在收尾,忽然一声裂帛,四下骤然寂静无音。

羽睫微微抬起,面不改色的望着眼前的惨状,叶贞深吸一口气。

身后的俞太妃将杯中之水一饮而尽,眸光幽远森冷,好似如刃划开天地间的阴霾。嘴角勾勒出鲜少能见的凉薄,眼角眉梢的凌厉宛若当年那个风华无限的俞妃娘娘。冷傲伫立,俞太妃睨一眼外头的惨烈屠戮,却是冷哼了一声。

一步一顿走到叶贞身边,俞太妃深吸一口气,“诚然是不知死活。叶贞,随我来。”

“去哪?”叶贞抱紧手中的琵琶,已然明白了稍许,这大抵就是轩辕墨让她来冷宫的原因。除了这里,这宫闱,这皇朝,再无第二个可以护她周全的地方。

“百鬼园。”俞太妃抬步便走。

眸光瑟瑟,叶贞不会忘记自己曾经为了月儿擅闯百鬼园的事情,彼时那一身的血色,曾经让她良久不曾走出血色阴霾。如今,她忽然明白,自己当日也许跟死亡只有一线之差。彼时,可是他纵了自己一命?还是……

扭头望一眼血染的宫门口,她忽然明白,这个冷宫就是一座精心布置的杀人囚笼。没有某种指令,任何人轻易踏入,便如同踏入了九幽地狱,除了永不超生,没有第二种选择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抬头,望着顶上熟悉的“百鬼园”三个字,整颗心莫名的开始颤抖。放眼院内黑压压的一片林子,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琵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