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4.走出百鬼园的他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百鬼园,顾名思义,百鬼夜行生人勿进。-www.ZiYouGe.com-

彼时踏入这里,叶贞已然觉得毛骨悚然,如今这种感觉依然挥之不去。抬头望着那简易的阁楼,脚下却如同生了根般无法挪动。

俞太妃回眸看她素冷的面色,低眉别有所思道,“你可知为何我会守着冷宫这么多年?为何当日你能从这里全身而退?”语罢,视线直勾勾的落在不远处的阁楼处,“你可知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

叶贞顿了顿,“师傅的意思是,这里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?”

“不为人知?是不能为人知。”俞太妃一步一顿的往前走,纷纷扬扬落下的白雪,掩埋了曾经的石子路。周旁的一切都覆盖在素白之下,彻骨的冰寒涌入心头,泛着点点刺骨的惊悚。

“八年了。”俞太妃一声轻叹,终于站在了阁楼之前。

早前叶贞来过,却因为天色已晚,不敢仔细的看过这里的任何东西。记忆里,只有那高耸的林木,黑压压的影子,以及林子里下的血雨。如今,那高耸的林木都积着厚厚的白雪,反倒衬得百鬼园另一番的透亮。

雪色将百鬼园包裹在银装之中,有种光束反照的明亮,少了惊悚,多了肃静。

叶贞望着俞太妃百感交集的表情,心下一顿,忽然有些心慌,这才发现掌心不知何时已然濡湿一片。心,不安的跳动,“师傅?”

“我困守这里八年,不得踏出冷宫半步,不得让人靠近冷宫半步。就像个活死人,却比死还要难受。”俞太妃说着漫无边际的话语。

外头的雪继续下着,还有宫门口不时传来的凄厉声响,那是屠戮的声音,是生命终结的信号。

“放心吧,除了慕青,没人能过剑光阵。”俞太妃看了叶贞一眼,转身推开了阁楼的门。幽暗无光的房间内,黑沉的氛围让人窒息。

叶贞深吸一口气,小心谨慎的踏入房内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叶贞轻问,却见俞太妃用火折子点燃了桌案上的烛台。微弱的光瞬时蔓延开来,叶贞终于可以借着微光看清周围的一切。

偌大的房间,空无一物,就正前方一张桌案一个烛台,几张凳子。

正前方挂着一幅画像,是个女子,那容颜诚然就是……叶贞急忙放下手中的琵琶奔上前去,整颗心都开始颤抖。眸中潮冷,指尖轻颤着拂过那画像的容脸。喉间哽咽,记忆中的容颜顷刻间浮上脑海,她只低低的喊了一声,“娘……”

刹那间已经泪如雨下,轻颤不已。

“为何我娘的画像会在这里?”叶贞骤然转身,死死盯着俞太妃的容脸。

“这便是慕青不肯踏入这里半步的原因,否则按照他的本事,早已亲手覆灭此处。”俞太妃坐了下来,听着外头的屠戮之音,看着飞扬的白雪,“难道你娘没有告诉你,从前的事情?”

叶贞心下一颤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看样子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俞太妃轻叹一声,“让你见个人吧。”

语罢,轻叩桌案,三长两短。画像后头忽然离开一道口子,叶贞心惊,顿时连退数步。那口子愈发裂开,最后竟然成了一道暗门。心,不知为何咯噔一声下沉,好似生命中有某样东西开始不断坠落。

深吸一口气,黑暗中有个身影缓步走出暗门。

熟悉的身影,熟悉的气息,便是黑暗中,她依然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道眸光,幽暗中带着微凉。

不敢置信的退后,叶贞低眉,整个人都开始微颤,“你们都在骗我。”

“贞儿?”却是叶年的声音,那一刻,他的声音带着微颤的疼痛。

“你们都在骗我。”叶贞忽然愤怒了,入宫这么久,她从未这般失控,“我可以容忍任何人骗我,因为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难以言喻的苦衷,每个人都必须为了自己利用别人。我也不例外,所以我不恨任何人。可是你是我哥,连你都骗我。别人跟我没有血缘关系,可是你是我的亲哥哥,连你都骗我都要利用我?”

黑暗中,叶年的声音低沉沙哑,“对不起,我也没想过要骗你,左不过……”

“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,我只问你,娘的死,你有没有份?”叶贞咬牙切齿,心里的寒颤无人可懂。那种被至亲背叛的感觉,任谁都无法理解。

叶年不做声,既不回答,也不否认。

四下的空气骤然凝结成冰,叶贞死死盯着烛光下叶年毫无容色的脸,眸色寸寸染血。下一刻,她忽然上前,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叶年的脸上,“你可知道入宫后,我是怎么过的吗?我过的是什么日子,你知道吗?叶年,若是娘的死,与你有半分干系,我都不会放过你。彼时我如何让国公府九族皆灭,今日我也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。”

叶年抬头看她愤怒已极的容脸,一双通红的眸子不断淌着泪,流淌着颠簸半生的凄楚与愤恨。

“贞儿,对不起。”叶年半晌才吐出一句话。

却换来叶贞凄厉的冷笑,“对不起?事到如今你要跟我说对不起?娘是怎么死的,你难道没眼睛吗?那盏人皮灯笼如今还在我的床头挂着。便是因为这份仇恨,我苦苦熬到今日,现在你跟我说对不起?你彼时断腿的时候,你可想过我撕裂般的心?你彼时看着我入宫,可问过你自己的良心?”

“墨轩利用我,我不恨,因为他有他的江山,我们到底不是至亲。可你是我的亲哥哥啊?小时候你最疼我,每次挨打,你总是护着我,在娘面前你发过誓要一辈子保护妹妹。怎么,现如今你都忘了吗?叶年,我是你妹妹,我是你妹妹,为何你连我都利用?”

叶贞泣不成声,一下子跌跪在花娘的画像之前,泪如雨下。

她可以接受任何人对她的利用和杀戮,却接受不了亲哥哥的谋划。他难道不知道,彼时入宫,还有一半的原因,只是为了想让叶年好好的活下去?却原来,兜兜转转,捅在心头的最后一刀,却是她的亲哥哥。

顷刻间,宛若天崩地裂,世界模糊一片。

人心凉薄,那种发自内心的绝望,并非人人可懂。

那种被至亲背叛的滋味,却让人痛彻心扉。

她此生最爱的两个男人,一个始于利用,一个始于背叛。

叶贞觉得自己的世界,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