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6.你是我哥哥吗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眸色无光,容颜清冷,叶贞手一松,那支玉笔坠落在地,发出清晰的声响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她何曾想要他的所有,她要的只是一颗心,如今却被伤了透底。她忽然觉得,许是这一场宠爱,也不过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。

原来这世上,她看见的看不见的,都是假的。

回头去看,娘鲜血淋漓的皮肉,白骨森森的骨簪,那盛开在骨簪上的并蒂莲花,绽放着可笑的熠熠光泽。

月儿断臂,惨死。

离歌黥刑,沙场。

还有雀儿,不惜生死。

她这一路走得多苦,多累,只有自己知道。原以为是为了他们付出,却没想到只是个可笑的笑话。不管她怎么做,都逃不脱既定的棋局,她还在里头苦苦挣扎做什么?这一副残躯,不都是拜他们所赐吗?

如今一个跪求原谅,一个赋予所有,是内疚还是弥补?弥补她所失去的一切?弥补她鲜血淋漓的容颜尽毁?弥补此生都不会成孕的此生遗憾?弥补她自以为是的替娘替哥哥复仇之情?弥补目睹月儿惨死时的痛彻心扉?还是弥补她此生都回不去的流年飞逝?

她想嘶喊,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喊,该怎么表达此刻内心的痛苦。那种被人把五脏六腑都绞烂的疼痛,除了自己,谁都不会明白。

他们男人间的一场争权夺利,一场暗地厮杀,却让她成了最后的牺牲品。

她不想听任何砌词的狡辩,不愿见任何人,不愿原谅任何人。

横竖这世上,她还是一个人孤零零的。

“贞儿?原谅我。”叶年心惊,陡然间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她惯来是坚强而倔强的,是他高估了她的承受能力,还是低估了自己给予的伤害?

那一声颤抖的呼喊,如此陌生。

叶贞转身看着他,熟悉而陌生的容颜在烛光里散发着惊惧的表情,羽睫微颤,泪落连珠,她低低的冷笑,眸光清冷若霜,“我以为自己入宫,可以为你谋得一线生机,毕竟娘的膝下唯有你这个儿子堪与继承香火。我以为我的步步为营,可以让墨轩的江山之路好走一些,到底他生就帝王身,利用我利用身边所有的一切夺回皇权,都是无可厚非之事。”

“可是直到今日,我才明白,最傻最笨的人是我。我自以为是的付出,都只是你们处心积虑的结果。娘死的时候,皮肉分离,你难道没看见娘在哭吗?那张脸被生生疼得扭曲,却还是死死盯着我,我知道她最放不下心的是她的骨血。可是今日你却告诉我,我与娘有今日的下场,只是因为你所谓的命中注定,你们所谓的计划产生的难以预料的后果?”

“当我在宫闱苦苦挣扎,你在哪?你是我哥啊,亲哥哥,你怎么能跟着他们一起来设计我?就算是条狗,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也该有感情吧?这么轻易的就把我舍出去,你对得起娘吗?你怎么还有脸让我原谅?”

“我不想恨你们,因为不值得。可是我也不想原谅你们,这辈子都不会。除非你们把娘还给我,把我所有失去的都还给我。我也是人,我不是畜生,不是棋子,不是工具,岂可任你们想要就要,想杀就杀。不要的时候,就把我当做弃子丢至一旁,任宰任杀。”

“为什么是我?为什么是我?”叶贞忽然歇斯底里的喊着,瞬间泪流满面,“我也想要有娘在身边,我只是想好好活着,我只想做个普通人。为什么你们都逼我?我不坚强,我只是想保护自己,你们为什么都不肯放过我?”

她跌坐在门口,像个孩子般抱着自己瑟瑟发抖,声泪俱下的嘶喊,痛彻心扉的挣扎,化作声声嚎啕大哭。

她是真的累了,伤了。

叶年泪如雨下,只是痛苦的闭上了眸子。

俞太妃上前,俯身捡起那枚玉笔,而后蹲在叶贞身边,“不管以前如何,人总该往后看。背叛的滋味,诚然不好受,尤其是至亲至爱之人,故而离歌至今不肯原谅我。但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,不管叶年是为了什么才与皇帝联手,事已至此,你没有选择他也没有。”

“没有人愿意看到流血,杀人只是一种手段,若要活着不得不有所牺牲。我也是做娘的,约莫能明白你娘临死前为何会死死盯着你。她不是想要报仇,她只是舍不得,想着留了一口气多看你们几眼也好。”

“做娘的,怎么忍心舍得下孩子,也就我这种畜生不如的人,才会把女儿弄丢了。诚然也是宿命早定,你娘若在天有灵,是绝对不会忍心看到你们兄妹走到今日的地步。到底你娘,也是个善良的女子。你可知,当日为何叶杏容了你们?不是因为叶杏的一念之仁,而是叶惠征不欲对叶年下手。”

叶贞的眉睫轻轻颤抖,容脸微微扬起。

“自家的儿子,到底都是些不成器的,总想着也该留条好根苗才对。女人嘛,杀了也就杀了,儿子却还是要留下的。”俞太妃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却字字诛心,让叶贞忽然泪流满面,不敢置信的连连摇头。

略带粗糙的手,抚上她的眉睫,俞太妃看了叶年一眼,便不再说下去,只是换了话锋,“你是个聪明人,很多事我不便说,以后你会明白那些始作俑者,到底做了什么孽。这世上所有的事,有因才有果。贞儿,用你的心去看,也许事情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黑暗。”

“他们是利用了你,可也在处处保护着你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你以为你是怎么从冷宫出去的?这里的鬼卫若然没有得到命令,早在你踏入百鬼园的时候你就死了。更何况,你去取金蚕丝,你以为那暗卫何以突然出现?若不如此,初见慕风华时你哪能活着走出来?皇帝伤了你,却也在保护你。”

一声轻叹,俞太妃满脸的沧桑,冷宫苦守八年,眸色清浅,恍如隔世,“你觉得自己被人伤得伤痕累累,却不知他们心中的内疚,比之更深沉。每日受良心的煎熬,却还要在你面前演戏,这份痛楚,又有几人能懂?”

耳边传来清晰的崩塌之音,那是冷宫的宫墙被推倒的巨响。一场血色厮杀,终于正式拉开帷幕。该来的都来吧,等了太久连心都冷了。如今,就用这鲜血来暖了寒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