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9.变天了 钻石满350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头乱作一团,兵戈四起,轩辕墨依旧不动声色的伫立窗口,负手在后容颜平静淡然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嘴角那一抹轻笑,化了外头皑皑白雪。到底,她还是做了选择。只是此刻她在做什么?可是与他一般,侧倚栏杆独凭栏?

冷宫那头,叶贞拉开了玉笔,那飞冲上半空的雷明珠,划亮了整个阴霾不散的天空。雪还在嗖嗖落下,寒意清浅,却能听见飞驰而来的马蹄声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疯狂嘶喊。

军营之中,离歌取出叶贞交付的锦囊,上头是白纸一张,却盖着皇帝的朱砂玺印。慕风华稍稍一怔,“白纸一张,任意书写。皇帝果然是心思缜密,有了这个,叶贞便如同有了护身符。来日便是犯了死罪,怕也能免死。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的心头颤了颤,“到底,这江山于皇帝不过是苦苦挣扎的痛苦根源,而叶贞,才是重新活一回的借口。”

走进营帐,却不知轩辕墨早已让风阴联合了军中数位将军,只要见到皇帝的圣旨,即刻出兵围宫。出师之名便是清君侧,平叛乱,杀谋逆。

离歌只是将手中的黄布圣旨缓缓摊开在众人面前,只露出清晰的玉玺印记,“皇上有旨,盈国公谋朝篡位,实属大逆不道,即刻出兵,围剿叛逆,杀无赦!”

一语出,众人皆惊,万料不到洛云中会举兵造反。

早在从沙场回来,军中便已经分为两派,一边是亲君,一边是依附国公府。如今洛云中带走的是自己的部队,而原地待命的随时处于洛云中监控中的则是剩下的亲君部队。这里拔营出兵,宫闱里瞬时得了消息,故而洛云中才会慌了神。

不仅如此,凭着这一卷黄巾,慕风华悄无声息的启动了慕青座下的锦衣卫大军,以及镇守皇城的御林军。霎时三军出动,顷刻间包围了皇城,巷战连连,宫闱陷入漫天硝烟之中。

喧嚣声,马蹄声,震耳欲聋。

呐喊声,厮杀声,声声惊心。

那雷明珠一城连着一城的响彻,不消半个时辰,全天下都看见了雷明珠的传接。处心积虑的八年,筹划了八年,今日,到底派上了用场。那边远小镇上蛰伏已久的精锐部队顷刻间出动,让所有与盈国公有关的人脉及散兵残勇,霎时灰飞烟灭。

磨刀霍霍,多少人等这一天等得心力交瘁,多少人期盼着这一日,将自己的头颅,将这一腔鲜血悉数扑散在黄尘漫天之中。

风雪漫天,离歌与慕风华策马领兵,那漫天的喧嚣让整个大彦皇朝都陷入不可逆转的厮杀声里。慕风华护着离歌,视线一刻不离她的肚子,诚然是个孩奴,生怕出点什么事。却因为自己的功力被封,只能凭着招式勉力维护。但这般的手忙脚乱,倒让他这倾城容色生出几分突兀的焦灼,半带扭曲与愠怒之色。

杀机四伏的冷宫里,继续传来清晰的琵琶声,爱恨离愁,尽在这四弦之间,任由指尖拨弄。叶贞便坐在阁楼门口,身后站着俞太妃与叶年,冷眼看着眼前的血染残杀。她不是原谅,只是不忍这江山落在洛云中手里,不愿这天下百姓,再遭屠戮。

她从不知道他的计划,因为自己也是计划的一部分。就好像她忽然发现,其实一点都不了解那个眸色幽暗的男人。温暖的怀抱,熟悉的气息,如今已经渐行渐远。心头有些疼,如同她弹琴的指尖,被琴弦割破了皮,缓缓淌着血,染红了琴弦。

可是她还是不知疲倦的弹奏着悲壮的声色,如同自己的一生,悲哀荣辱,悉数源源淌出。

她以为自己这条路已然到了尽头,如今才明白,哪里有什么尽头。无休无止,不死不休。

如今她唯一知道的是,现在她还活着,只要这口气还是暖的,她就不能自欺欺人。到底这世上自欺欺人的人多了,她诚然不愿做这其中之一。

深吸一口气,外头的雪还在飘动,她的心却已经静如止水。

她不知道雷明珠响起,天下骤动是什么意思,可是她知道他的心思,绝对不是冷宫鬼卫这么简单。

犹记得那日她站在城上,他策马立于城下,那焦灼的目光不曾骗过她的眼。便是从那一刻起,她发誓不会成为他的威胁。可是现在……这世界到底怎么了?她觉得心疼,不是因为自己作为棋子的悲哀,而是从一开始,因为他的设局害了娘。连带着哄了她的哥哥,将自己都出卖。

有什么比心里的伤更能让人阵亡?

那片林子里,如飞鹰般窜出黑压压的一片,那都是鬼卫,是轩辕墨苦心豢养了多年的鬼卫。比之暗卫更具杀伤力,甚至于拼命程度,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。鬼卫可以不惜死生,就算受了伤,只要还有一口气,都还要奋起杀敌。

他们的脑子里只有目标,只有指令,没有自己。

因为常年服食一种特制的药物,他们对疼痛的敏感度显然是缓慢至极的,所以一般情况下,他们不会觉得疼痛,只会越战越勇。

大抵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残忍,让一个个活生生的人,成了一具具杀人的行尸走肉。

不达目的誓不罢休!

顷刻间,包围着冷宫的大军被鬼卫屠戮殆尽,那种惨烈的场面几乎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。放眼望去,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,残肢碎片积满了冷宫外头的宫道,鲜血如雪积厚,几乎没过了脚背。

俞太妃上前一步,登时一声冷喝,“立刻保护皇上,所有逆贼格杀勿论。”

话音刚落,叶贞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,心里却霎时澄明一片。真正的屠戮终于开始了,扑鼻而来的咸腥味,让她有种腹内翻滚的作呕。满目嫣红,如似残阳。

砰的一声清音,叶年与俞太妃骤然盯着叶贞,心头咯噔一声。

却见叶贞的羽睫微微垂下,而后徐徐低下头去,嘴角微扬的瞬间,发出微凉的呢喃,“弦断了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