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0.皇帝的鬼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弦断可续,情断何从?

叶贞看了看外头的天,却听得叶年一声微凉,“这天,变不了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”

殊不知那头的洛云中已然慌了神,坐镇金殿,却听得属下来报,“启禀国公爷,皇上竟然派人拿着圣旨领军清君侧,连带着东辑事的锦衣卫大军和御林军亦被调动,现如今三军围城,我军连连败退。”

“什么?”洛云中当下跌坐在高高的赤金龙椅上,他万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,自己手握重兵,岂能轻易被打败。不就是三军围城吗?那又怎样!他还是国公爷,还是手握重兵的权臣,就凭轩辕墨那黄口小儿,也想与他斗吗?若不是这么多年的容忍,轩辕墨岂能做大?

“国公爷?”底下一声唤,将领们面面相觑,已然心生退意。

“本公倒是忘了,死了个慕青,还有慕风华。这对狗东西,惯来生事。”更让洛云中没想到的是,他自以为困住了叶贞,却逃了离歌。而离歌手中的锦囊,才是真正要命的东西。彼时轩辕墨给了叶贞这个,便如同给了她皇权特许。便是先斩后奏,也无人敢说什么。

玉玺印鉴落在那里,莫敢不从。

正是离歌与慕风华,调动了三军,直接反扑,形成了反包围的形势,反倒打乱了洛云中的部署,乱了手脚。

“国公爷,赶紧下令吧,外头怕是撑不了多久。”底下开始沸腾。

洛云中冷哼一声,“慌什么?就算宫闱受不住,本公还可退守边城。这大城小镇,本公的兵力部署岂是旁人可以轻易撼动。”

这厢刚刚说完,外头又有急报递呈。

只听得那军士颤抖的开口,“国公爷大事不妙,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义军,从四面八方涌出,如今攻陷了不少城镇,眼看着齐刷刷涌向京城。国公爷部署在各方城池的军力,都已被杀被擒,眼下……唯有宫闱了。”

音落,洛云中瞬时面如白纸,险些一头栽倒在地,所幸被身边的人搀扶住。

下头闹成一片,眼看着土崩瓦解,谁还能镇得住?谋逆之罪,那是要诛九族的。谁家不是儿女成全,谁家不是上有高堂?彼时想着能跟着盈国公一享开国功勋的滋味,如今眼瞧着就要成为败军之勇,甚至于要成为九族皆灭的无头鬼,谁还能不慌不忙的应对?

耳边传来阵阵冥音,洛云中只觉得这天,瞬时冷了个痛快。

下一刻,他忽然起身,持剑朝着外头走去。

“国公爷?”身后的将领们慌成一团。

这样的局势,无疑是死局,走进来死胡同。困守宫闱有什么用,外头的勤王大军迟早会攻陷宫门,到那时就是瓮中之鳖,谁都跑不了。

要不等着乱刃分尸,要不等着九族皆灭。

总归逃不开这两者之间的。

深吸一口气,洛云中的面色缓和了不少,灰暗的眸子只迸发出微凉的血色,“去乾元殿。”

身后的将领们急速跟随,生怕落了自己,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踩着厚厚的积雪,看着在雪上划开的血水。宫道两侧,死尸无数。那都是活生生的面孔,却被鲜血模糊了容颜。一场宫变,死的是无辜之人。

就好比八年前,他也曾挥军围宫,让鲜血浸染了整个轩辕皇朝。也因为那一次,他终于步上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,成了三公之首的盈国公,谁敢再在他面前放肆?

乾元殿的院子里,轩辕墨面色从容的站定,好似早已料到他会回来找自己。身旁的奴才执着泼墨莲花的油伞,面色微恙,许是吓着,许是紧张,反而衬着轩辕墨的沉稳淡然。

他如同雪地里盛开的梅花,有着清冷孤傲的容色,默默无语的寂静。

门外,洛云中大步流星的走进来,容色万般难看,身后的将领也是面面相觑。见着轩辕墨伫立雪地里,一个个忙不得的伏跪,“参见皇上。”

便是这样一声喊,洛云中面如白纸,顷刻间明白自己大势已去。

轩辕墨不愠不恼,不悲不喜,一贯如常的抬手,“平身。”

音落,却听得洛云中冷笑两声,“皇上好气度,如今外头打得你死我活,皇上还能淡然处之,诚然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“国公爷还觉得朕是八年前任你们宰割的皇帝吗?岁月能改变太多事,包括人心。就好比国公爷,人心不足,如今也算是应有此报。”轩辕墨不紧不慢的说着,“这般的位高权重,如今却要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,不知国公爷有何感想?”

“你以为你赢了吗?”洛云中冷哼一声,“便是外头斗得天翻地覆,这皇宫这皇朝还在我的掌控之中。只要我一声令下,你连同冷宫里的叶贞,都得死。”

轩辕墨摇头轻笑,“彼时倒还可以,就在你进门之前,你已经不可能做到这些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洛云中一怔。

“天还是那个天,这江山还是朕的,你若不信大可去宫门口看看,看看自己的军队到底还剩下多少。就你宫中的残兵胜勇,还不够鬼卫杀的。哦,忘了告诉你,朕豢养了多年的鬼卫,今儿个算是集体出营。平素里鲜少杀人,如今可是猛虎出笼,这发了性子的老虎,怕是没那么容易回来。”

轩辕墨说得云淡风轻,目光一直是清浅淡然,好似这一切都与他无关,他不过是在陈述着自己的风花雪月。如此这般,反而让洛云中愈发的无措,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。轩辕墨的镇定,让洛云中越发没底,好似真如他所说,已然到了绝境。

试问寻常的人,面临着死生屠戮,如何还能镇定如常?

这般俊朗的颜色,平静无波澜的容颜,足足让人心惊,便也是让洛云中身后的将领觉得已然不战而败。

“鬼卫?”洛云中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,“不可能!”

“早在朕登基之初,国公府便三番四次的送了刺客入宫,你当朕是傻子,打量着蒙了朕的眼睛。朕知道,那刺客原就不是来杀朕的,只是要试探朕。先帝在世时,留有不少暗卫,想必国公爷也是清楚的。试探朕,只是为了引出这批暗卫。”轩辕墨轻描淡写的说着,“只可惜国公爷失望了,先帝的暗卫一夜之间消失无踪,不巧被朕捡着了,这么多年一直就在国公爷的眼皮底下。”

洛云中眸色如血,“冷宫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