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1.国公爷,降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轩辕墨轻笑两声,“很好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国公爷还算老当益壮,能一语中的。想那慕青早已怀疑,左不过有了那幅画,他便死活不肯亲自去。左右他手底下的暗卫去查探,皆是有去无回。”能将杀人与阴谋说得如此轻轻然的,只怕也唯有轩辕墨一人。

“想不到你的心思这般沉?”洛云中万万没想到,自己扶起的小皇帝,却是隐藏在最深处的猛虎。一旦坐上了皇位,便会反过头来,咬死所有人。

“如何能比得上国公爷的心思,朕不过是效仿国公爷,行事狠辣无情,才能保全自身罢了。”轩辕墨站在雪地里,飞雪翩然落下。他眉目清浅,眼中有着让人看不穿的琉璃之色。

洛云中咬牙切齿,“八年前,我就该杀了你。”

“是啊,若是国公爷依附太子爷,就不会有今日的下场。不过很可惜,你们没有找到父皇的遗诏。”轩辕墨嘴角微微勾起,却是不紧不慢的从袖中取出一卷黄巾,上头绢绣着金丝龙纹,分明就是圣旨。

当着洛云中的面,轩辕墨将圣旨置于身前,缓缓打开在众人面前,声音若空谷回音,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朕犹恐身子不支,放眼众子嗣之中,唯二皇子轩辕墨六行悉备,堪与重任。秉承天道,继朕之位,振邦国之兴,延国祚昌隆。朕之遗命,不得有误,钦此。”

音落,洛云中连连倒退数步,“怎么会?怎么会这样?先帝未曾有过遗诏,你这何来的先帝遗诏?”

“洛云中,时至今日你还不明白吗?”轩辕墨冷笑,“若朕手执遗诏,那便是名正言顺的帝君,你们岂能做得了开国之臣?不让你们手握重兵,朕如何能活到今日。唯有让你们都以为朕不过是夺位登基,便如同将把柄握在你们手里,日日惶恐不安,才能让你们更肆无忌惮的功高盖主。”

“彼时朕年幼,赤手空拳如何能与你们斗?先帝病重,大权早已旁落,你当朕不过十岁,便什么都不懂吗?先帝临终前吩咐,洛云中此人可共患难,不可共富贵。得寸进尺,帝君枕畔,岂容他人酣睡。这样浅显的道理,该明白了吧?”

那一刻,洛云中不敢置信的望着轩辕墨,“想不到这宫中最可怕的人不是慕青,而是你。当今圣上!”

闻言,轩辕墨低眉一笑,“慕青若不死,你如何能起兵?这一招金蝉脱壳,委实好得狠。连朕,都输给了他。作壁上观,坐收渔人之利,果然是一盘好棋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洛云中大惊失色,“你是说慕青还活着?”

“不管他是不是活着,你输了,朕却还有一线生机。”轩辕墨说得格外清冷,眼角眉梢的冷冽,带着风雪的颜色,“洛云中,你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,怪不得旁人。贪念不足,人心不惑,到底你输给你自己。朕的谋划自然是为了自保,为了江山,你却觊觎朕的江山,不思报国感恩。殊不知这大彦朝的江山,姓的是轩辕,而不是洛。”

“这世上,臣子之权凌驾于皇权之上,那便如同谋逆。早在你登上三公之首,开始独揽大权时,你就该知道,朕容不得你。自古功高盖主者何以身死,都因如此。”

洛云中手中的剑,止不住轻颤,发出嗡声作响。

一道倩影飘落,却是当朝宁妃,此刻一身黑色紧身衣,容色肃静。当即跪在轩辕墨身侧,毕恭毕敬道,“启禀皇上,义军已经在城外集结完毕,只待皇上一声令下,便能彻底清剿叛贼。”

说到叛贼二字时,宁妃冷冽的睨了洛云中一眼,那满眼的愤怒与仇恨,如火灼热。

“好。”轩辕墨颔首,“朕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说着,轩辕墨望着洛云中与其身后的将领,“勤王大军如今就在外头,你们降或不降对朕都毫无影响。朕如今只说一句,要命的就放下剑,不要命的,就跟着洛云中一道。朕这圣旨上的名讳,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你们自己抉择。”

“皇上恕罪!臣等罪该万死!”将领们早已摇摆不定,此刻轩辕墨开了口,自然是赶紧求饶,免得九族身死,成了家族的罪人。

“你们?”洛云中当下面如死灰,怒不可遏,“废物!都是叛徒!”

“人知生死所以为人,人不惧死所以为忠烈,人识时务者为豪杰。洛云中,你输了,投降吧!”轩辕墨目光平直的落在洛云中仿若瞬时苍老的脸上。

一声仰天长笑,登时老泪纵横,洛云中恨得咬牙切齿,“义军?何来的义军,你们都被骗了。皇帝久居宫闱,何来集结军队的力量?你们这群废物,蠢货,都被皇帝耍得团团转还不自知。你们以为求饶皇帝就会放过你们吗?逼宫,那是死罪。谋朝篡位那更是株连九族。”

“皇上自然无法亲力亲为,但本宫可以。”宁妃冷笑两声,“国公爷怕是忘了,我们宁家还在……彼时国公府没能杀了宁家,就算是为今日埋下了伏笔。皇上深谋远虑,早知来日你位高权重,必反无疑,便护住了宁家满门,贬黜偏远之地。为的,就是能为皇上养兵。”

“宁家,三代为将,自然深谙行军用兵之道。早前皇上使风阴前来传令,犹恐时日旷久会招致怀疑,便令臣女入宫,名为宫妃实则与宁家保持联络。所谓义军,便是当日的宁家军。白日为民,入夜为兵,年复一年,终于成了今日的勤王之师。”

“尔等养尊处优,如何能与宁家军相比?偏远苦寒,打碎牙齿肚里吞。这般的苦楚,都并非尔等所能想象。如今总算可以一雪前耻,以浩瀚之势出现,诚然是天命相佑。洛云中,现下你还有何话说?”

语罢,宁妃的眼底呈现着极度的轻蔑,一种大仇得报的痛快淋漓。

当日宁家因为莫须有的罪名,被朝廷赶尽杀绝,若不是轩辕墨暗中让风阴疏通关系,上下打点,早已死绝。

现下可好,总算熬出了头。这便是宁妃为何性子沉冷的缘故,一个女子突逢家变,顷刻间沦为罪臣之女,贬黜边远苦寒之地,吃尽了风霜之苦,如何能不恨?如何能便冷?她等这一刻,已然等了太久。

洛云中深吸一口,“皇上深谋远虑,果然非常人所能及。好!很好!果然有先帝遗风,果然是君临天下之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