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4.真的不救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有关盈国公府的一切都被拂去,就好似灰尘,终于尘埃落地,不复当年荣宠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天牢内,夏侯舞用指尖戳了戳明晃晃的铜锁,外头明灭不定的烛光,晃得她眼皮直跳。隔壁牢里关着夏侯渊,风阴来拿人的时候,夏侯渊还坐在那里死死盯着洛英。

彼时听得风阴低低喊了一声师傅,就被夏侯渊一记白眼给瞪回去。

“死老头,你看你收的什么破徒弟,一个拾掇完了我,一个就让你下大狱。你说你祖上缺了什么德,这辈子被人往死里坑。别人有个好爹,吃香喝辣,我特么只有一个坑爹。你丫的坑谁不好啊,非得坑我。我欠你还是该你的,我是……”

夏侯舞趴在牢门口栅栏出,扯着嗓子大喊大叫。

“叫什么叫什么?干嚎有用吗?”那头传来夏侯渊不悦的回声,“你特么才坑爹,我……不对,我不是你坑爹,是你公公刨的坑,怨我干嘛?若不是我守着你那个小子,你以为他还能活着吗?走出国公府,他就是个横尸街头的命。”

一提起洛英,夏侯舞就开始蹦跶了,“夏侯渊,你有本事给我过来,你要是敢过来,我非饶不了你!敢情你什么都知道,就打量着蒙我!你跟大师兄小师兄给我下套,一个个都是……”

砰的一记脆音,夏侯渊看了看掌心的铜锁,锁心整个被他用掌力抽出,瞬时作废。无奈的耸了耸肩,顾自打开门出去,终于走到了夏侯舞跟前,“我现下过来了,你怎么个饶不的我啊?嗯哼?死丫头,一点规矩都没有,我是你爹!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!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,赶紧给我开门。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我就知道,不骂你就不会过来。爹,你会救洛英的对吧?”

“救那小子干嘛?他老爹是乱臣贼子,那小子又没放你在心上。不救不救。”夏侯渊随意一扯,那锁门的铁链便如同豆腐般被随手扯断,砰然落在地上,“赶紧走,这地方晦气太重。等出去了,爹给你找门好亲事。你那两个师兄都还没娶亲,不如你就凑合一下,勉为其难的嫁给他们得了。”

夏侯舞走出大牢的门,用眼神活活剐了夏侯渊一眼,“我跟洛英成了亲,那就是你女婿。你真的不救?”

“不救。”夏侯渊赌气般背过身去,打量着四周没个守卫,便扯了夏侯舞往外走。

方才是风阴送他们进来的,离开时见着风阴与那些人交代了几声,大抵有些名堂在内。那夏侯舞听得老爹这般不近人情,一把就甩了他的手,“爹,我跟你说真的,不是开玩笑。”

夏侯渊面色一顿,“我也说真的,比珍珠还真。”

这一听,夏侯舞急的直跳脚,“爹,那是你女婿。”

“没睡过就不算。”夏侯渊一本认真。

“睡过了!”夏侯舞瞪大眼睛,咬牙切齿。

夏侯渊一把撩起她的袖子,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守宫砂。”夏侯舞眨了眨眼睛,自然明白夏侯渊什么意思,当下哼哼了两声,“我把他摸遍了,就算睡过了。这东西以后……以后会没的。”

“找死的丫头。”夏侯渊骂骂咧咧,“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罪?死罪!灭九族的!若不是我守着你们,你以为皇帝会拿你们怎样?那洛英,如果不是我盯着他,只要出了国公府的大门,勤王大军一准就撕巴了他。你别不知好歹,赶紧走。”

夏侯舞咬着牙,“那你把东西给我。”

“不给!”夏侯渊一口回绝。

“我还没说呢,你就知道是什么东西?拒绝得那么快!”夏侯舞哼哼。

夏侯渊是谁,自己的女儿撅一撅嘴,他就知道要放什么屁。当下拂袖而去,“那丹书铁劵怎么能随便拿出来,那可是先帝……”

身后扑通一声,夏侯渊心惊,慢慢悠悠的转身,冷眼看着跪在身后的夏侯舞。

“爹,我不是开玩笑的。”夏侯舞的脸上一扫方才的愠怒,而是一种淡淡的忧伤,一种清浅的低迷之色,“我是认真的。我喜欢洛英,是真的喜欢。从我第一眼看见他,我就觉得我想睡了他。我想跟他在一起,一辈子都在一起。”

“死丫头,你也不害臊?”夏侯渊吞了吞口水,鲜少能看见夏侯舞这般认真执着的模样。她一贯胡闹惯了,如今这样子诚恳,反倒让人不适应。心里有些轻叹,夏侯渊的嘴里却还是不依不饶,“你见着叶年的时候,不也这么说吗?”

“那不一样,那时候还小,现在……”夏侯舞吸了吸鼻子,“我想救他。爹,你有办法的对不对?那个丹书铁劵反正你也用不着,留着也是废物,还不如救洛英一命。”

“如果你救了他,他还是不要你,那爹岂不是亏老本了?”夏侯渊摇头,“丹书铁劵只能用一次,就好似你的守宫砂,只可以不可二。”

夏侯舞红着眼眶,跪在夏侯渊跟前,“爹,我不后悔。如果他还是不要我,那就当我福薄,要不起。反正不管结果怎样,我就是喜欢他。爹你若不帮我,那我就自己去救。就算劫牢劫法场,我都会去。大不了跟他一起死,爹你就自己给自己养老送终吧!横竖你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教训,我是看不到的。你就自己慢慢体会吧!”

“你威胁我?”夏侯渊鼓起两腮,“臭丫头,我是你爹。”

“一句话,我丈夫你女婿,你到底救不救?”夏侯舞挑眉,看上起意志坚定。

夏侯渊搔了搔脑袋,就是不肯作声,却嘟哝的骂了一句,“该死的叶年,乱点鸳鸯谱,闹出这玩意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这厢还没说完,夏侯舞却突然起身,冲向牢门口。

“哎哎哎,你……”夏侯渊脚下飞旋,若流光闪电般迅速追赶。

门外头,风阴与叶年等在外头。听得夏侯家父女被牵连入狱,叶年便从承欢宫赶来,见着这一对国宝级的父女,叶年与风阴对视一眼,只能轻叹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