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6.交换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皇上面前不可放肆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”风阴忍不住叮嘱。

夏侯舞瞪了风阴一眼,“我心里有数。”语罢,快步冲入御书房。

进去的时候,轩辕墨正在执笔挥墨,也不消抬头,听着那急促的脚步声,轩辕墨便知道了大概。御笔朱砂,嘴角是一抹轻然冷笑,“这么快就出来了?想来你师傅收的两个徒弟,委实不错,还知道照顾你们夏侯家。”

见着轩辕墨了然于胸的表情,夏侯舞便冲着轩辕墨行了礼,“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依旧没有抬头,轩辕墨自顾自的批阅折子,如今大局未定,他要处理的事情多不胜数,哪里还有心思顾及他们夏侯家。左不过,夏侯家要估计的是洛英,他却是心里明白的。

但很显然,轩辕墨知道夏侯舞的来意,诚然他也不打算放过洛英,故而随着他们夏侯家胡闹。夏侯家无权无势也就是仗着先帝罢了,就算翻了天去,又能怎样?

于国公府造反之事,夏侯渊也是有功的。虽说并非真心擒了洛英,但至少在与洛云中的对立之中,轩辕墨了洛英这枚棋子,也算让夏侯家功过相抵,免去九族之内的牵连。

“平身吧!”轩辕墨漫不经心的开口,也不抬头,转而淡淡的道,“刚从大狱出来,还是去好生歇着吧。一切事宜,交由风阴去做就是。”

“皇上!”夏侯舞跪在地上不肯起来,“民女有话要说。”

夏侯家没有功勋爵位,的确是要自称民女。

轩辕墨的笔尖顿了顿,“出去吧!”

“皇上!”夏侯舞不肯,她认定的事情,岂能随意放弃,“请皇上听民女说几句话,就几句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轩辕墨终于抬起头看她,惯来古灵精怪的脸上,此刻呈现着异常的认真,诚然不似早前的恣意胡闹。放下手中的御笔,轩辕墨眉睫微垂,“说吧。”

“敢问皇上,夏侯家是否不在盈国公府的九族牵连范围之内?”夏侯舞问。

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夏侯家有功,又有先帝的丹书铁劵,自然是可以免受牵连。”

深吸一口气,夏侯舞继续道,“那再敢问皇上,民女呢?”

“洛英早前在殿前与你求过情,声明与你并未圆房。”说着,轩辕墨便将案头的一份书信丢给夏侯舞,“自己看看吧!”

夏侯舞心惊,低眉却见跟前的地面上,书信外头写着斗大的“休书”二字。那是洛英的字,她认得,绝对不会认错。

“他休了我?”夏侯舞的声音有着细微的颤抖,却死死盯着休书,没有伸手。眼眶红了一下,夏侯舞抬头,“这么说民女与盈国公府再无关联。”

“是。”轩辕墨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好。”夏侯舞忽然掉下泪来。

早前她闹得整个国公府鸡飞狗跳洛英也不曾休妻,如今大难临头,他却要休妻。是真的有些动了心,还是权当怜悯?夏侯舞不知道,她只知道,休书一封,她便与洛英再无关联。

心里疼,疼得她只想掉眼泪。

这辈子,除了娘死的时候,她就没有真的哭过。平素里胡闹,也都是挤出眼泪唬人,唬她老爹的。如今,她是真的心疼,真的哭了。

那种压抑的低低抽泣声,让轩辕墨轻叹一声,“如此也好,不是自己的东西,不要也罢!你还年轻,以后……会有更好的。”

“皇上没了贞贵妃,也会这么觉得吗?”夏侯舞哽咽着,脸上满是清泪。

轩辕墨顿了顿,却不作声。

只听得夏侯舞哭着道,“皇上是九五之尊,后宫佳丽三千,我却只要一个洛英。”

冷然起身,轩辕墨面色沉冷,“朕说过,不会放了洛英。他是国公府世子,若然轻纵,岂非养虎为患。夏侯舞,朕念及你爹夏侯渊,不欲与你计较。现在给朕滚出去,若然再敢与洛英求情,休怪朕翻脸无情!”

“你本就无情,何用翻脸!”夏侯舞起身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死死盯着轩辕墨反复的容脸。什么养虎为患,她都懂,可是她不管!洛英就是洛英,她喜欢就是喜欢!

“放肆!”轩辕墨冷喝。

夏侯舞猛吸鼻子,“好!那皇上一言九鼎,说过不会怪罪夏侯家任何人,这话可是当真?”

“君无戏言!”轩辕墨邪冷的看着她。

“那就好。”夏侯舞狠狠抹去脸上的泪,“那请问皇上,先帝之物丹书铁劵可有何妙用?”

轩辕墨眯起危险的眸子,“丹书铁劵只保家中之人,不可外借。这样浅显的道理,夏侯渊都没有告诉你吗?”

夏侯舞嘴角微扬,“爹爹是说了,可是皇上还不知道,那东西,原就是爹爹许我的嫁妆。如今我已被休出国公府,这嫁妆却还是国公府之物。皇上金口玉言,可保家中之人。敢问皇上,国公府的东西保世子爷一命,可还公道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轩辕墨微怔。

“世人皆笑话我,出嫁时什么嫁妆都没有,却不知偏是一块门匾,足足保下了国公府的一位世子爷。这不比金银财帛更价值连城吗?”夏侯舞说得清清楚楚。

眉目微扬,轩辕墨面色从容清浅,“看样子,朕低估了叶年。他送你入国公府,诚然已经料到你会动心。保你那是没有问题,只不过要保住洛英,怕是过不了朕这一关。是而他早作准备,连带你的下半生都考虑周全。”

“皇上,休妻已成定局,但丹书铁劵如今确实就在国公府。”夏侯舞屏住呼吸,等着轩辕墨最后的答案。叶年说过,休妻遣返世皆有,嫁妆彩礼却断无返还的理由。所以,那嫁妆给了她,她嫁了洛英,就算她被休,那东西都是洛英的。

所以丹书铁劵,确确实实是给了洛英。

一块门匾,一块丹书铁劵,一个夫婿一条命。

轩辕墨定定的看着夏侯舞良久,眼底幽暗深邃,教人看不清道不明。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,他只是负手而立,嘴角勾起了清浅的笑意,“叶年又将了朕一军。”

音落,夏侯舞总算松了口气,急忙跪地谢恩,“多谢皇上成全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