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7.叶年的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出了乾元殿的时候,风阴拦了夏侯舞,“如何?”

夏侯舞点了点头,“皇上答应用丹书铁劵换洛英一命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”

眸色一顿,风阴忽然笑了,“小师弟果然是有先见之明。”

“总算他将功折罪。”夏侯舞却不以为意,“他们现在人呢?”

“去了御花园喝酒。”风阴道。

这厢刚说完,夏侯舞已经撒腿就跑。她有些不明白,何以叶年先让自己在皇帝这里拿到确切的答案,必得先声明不会连累夏侯府。其次,那份休书的事情,叶年又如何得知?再者,他竟然早早的将丹书铁劵放在门匾中做她的嫁妆,为何却不告诉她,害她白担心一场。

如此贵重的东西,也亏得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招摇过市。

夏侯舞到的时候,叶年已经走了,唯独夏侯渊还一个人坐在亭子里,对月饮酒。面色微恙,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看着外头的白雪皎月,果然是惬意无限。

“爹?”夏侯舞上前喊了一声。

“成了?”夏侯渊一口黄汤下肚,脸上全然没有担虑之色,好似早已有了把握。这叶年的行为作风最像夏侯渊,一贯的天机不可泄露之色,让人看着就恼火。

夏侯舞点头,“小师兄呢?”

“去承欢宫盯着贞贵妃!”夏侯渊说到这里,只是叹了口气,“你找叶年何事?”

“我只是想问清楚,为何他好似什么都清楚却又不肯直接说明白?这般的拐弯抹角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夏侯舞坐了下来,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父亲。这一对师徒如同父子,诚然是狐狸一族。

夏侯渊笑了笑,不由的站起身来,望着外头白茫茫的一片,嘴里哈出清晰的白雾,“皇帝的心思,岂是寻常人可以窥探。叶年自然也只能将自己放在低处,仰视才懂谦卑。谦卑的人,心思细密,想人所不能想。”

夏侯舞凝了眉,“说重点。”

低低的咳了几声,夏侯渊无奈的看一眼夏侯舞,“你这急性子果然与你娘一般模样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那我便长话短说,先保夏侯家,便能给洛英腾出个活路。夏侯家得保,那丹书铁劵自然可以用在洛英身上,这是极为简单的办法。”

“但皇帝毕竟是皇帝,除非他亲口诚然不会牵连夏侯家,否则旁人臆测只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。现下你该明白,皇帝的生杀大权已经握在了手心,如今没了东辑事和盈国公府,这天下还有谁能与皇帝一争高下。”

“皇帝想要谁死,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。只要你得了皇帝的准信,才能拿丹书铁劵做嫁妆之事告诉皇帝,如此皇帝才不会出尔反尔,才能保得住洛英。”

说到这里,夏侯渊张了张嘴,终是没能再说什么。

很多事情,说了也没用,夏侯舞那性子诚然是耿直善良,无谓在让她也蒙尘。这世上有心人多了,有心人却做无情事,还不如无心人多做有情的事情,反倒让人觉得这世道还有些希望。

“所以,洛英不会有事。”夏侯舞只关心这个。

“只要丹书铁劵还在,洛英就不会有事。”夏侯渊素来不会说太多的东西,只是朝着夏侯舞拦了手,“丫头,等洛英出来,有多远就走多远。”

否则……谁知道明天会怎样呢!

夏侯舞似懂非懂的点头,“好。那爹你呢?”

“这种是非之地,你觉得爹会留下来?还是算了,外头自由自在的,比这四四方方的地方好太多。爹左不过是想留着保那臭小子一命,免得将来先帝那老不死的还要怨怼我。”夏侯渊的话有些不清不楚。

“爹,你说什么?哪个臭小子?”夏侯舞凝眉,“是皇上?”

夏侯渊摇了摇头,“皇帝那臭小子何时轮得到我动脑子,风阴跟着他便罢。我是说叶年那小子,算天算地算不得自己拉屎放屁。这玄理之人,最无法清算的便是自己的命数。唉……跟你说了也没用,你又不会武功不懂玄理之道。”

夏侯舞撇撇嘴,“我也想懂啊,问题你生我的时候,没给我那天赋。”

“如今还来怪我?”夏侯渊愠怒的拎着酒壶,“不知好歹的丫头,有了丈夫忘了爹。”

“这跟洛英什么关系,你别扯远了,那小师兄会怎样?”夏侯舞不依不饶扯着夏侯渊的酒壶不放,这可是他的命根子。要知道夏侯渊就喜欢这一口黄汤,走哪都不离。

如此一来,夏侯渊哪里肯,上前就跟女儿干瞪眼,“你放手!你放不放?别以为你是我女儿我就不敢动你!赶紧撒手!”

“你把话说清楚。”夏侯舞嘟着嘴,死活不撒手。

“说清楚了那就叫泄露天机。不行不行……放手!”夏侯渊直接耍赖皮,上口就咬。

夏侯舞整个人都跳起来,“你个老不羞的,竟然咬人!”

夏侯渊吞了吞口水,“你娘临死前警告我,不许我对你动手,那只好咬了。”

“你!”夏侯舞撅着嘴,“小师兄会怎样,你说不说?”

“会怎样会怎样?玄理之人还能怎样?应劫呗!”夏侯渊扯了酒壶撒腿就跑,“别问了,问也不告诉你!佛曰:不可说!不可说!”

夏侯舞急忙追,可她哪里是夏侯渊的对手。夏侯渊脚下浮动,整个人便如同虚影一晃,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他可是风阴的师傅,风阴尚且武功极高,夏侯渊自然也是了不得。左不过一辈子疯疯癫癫惯了,教人哭笑不得。

左不过,能让夏侯渊都留下来要保叶年一命,诚然是件了不得的事情。须知夏侯渊放浪惯了,哪里能在宫里待得住。除非真的人命关天,难道……

顿住脚步,夏侯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盯着父亲消失的方向,凝了神。心里头怪异寻常,隐隐觉得,好似真的要有事情发生。只是,到底是什么事情?

算了,叶年不是叶贞的哥哥吗,她托人给叶贞带个话便是。

思及此处,夏侯舞掉头便往承欢宫走。但走到一半又想着,万一叶贞不信,或者还恼着叶年,又该如何是好?

思来想去,还是去告诉离歌,离歌与叶贞患难与共,如今可谓是情如姐妹。想必能给叶贞留意一下,离歌武功高,这个想法倒是很不错。

二话不说,说走就走。这种事情,拖不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