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1.敦肃孝仁皇后 为白筱冰童鞋的葡萄酒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熊熊烈火在雪地里噼里啪啦的发出巨响,椒墙弥漫着浓郁的香气,好似恍如隔世的诀别,又似一种依依不舍的眷恋。|www.ziyouge.com|

大火烧得天空都半壁通红,那种鲜艳的颜色,像极了鲜血,像极了她的唇上胭脂。

“贞儿?”轩辕墨疯似的冲到承欢宫外,却在触及那一片火光时停驻了脚步。一步一顿,他陡然觉得有一柄刀子正在一点一滴的将自己的心,往外剜割。倒吸一口冷气,他看见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承欢宫,如同疯子般窜上屋顶的火焰。

漆黑的夜,素白的雪。

如血的火,消失的人。

“皇上!”风阴急忙按住轩辕墨,视线死死盯着那一片火海。宫人们不断提水救火,那纷繁杂乱的脚步声,几乎让整个宫闱都开始沸腾。

通红的火,倒映在轩辕墨的眼底,深深刺痛了那颗心。

等到大火熄灭,已然是黎明时分,这火来得蹊跷,也来得太过猛烈,在这样的天气,没有助燃物是绝对无法将承欢宫烧成这般模样。漆黑一片,面目全非。没能逃出宫殿的奴才,现如今一个个被抬出来。

轩辕墨从天黑坐到天亮,一言不发的看着宫人们将火扑灭,而后……而后开始清理尸体。一具两具……焦黑如炭,死状惨不忍睹。显然这火,来得突兀,以至于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时值深夜,多少人还在睡梦中便已经给人生画上了句点。

“皇上?”风阴微微凝神,“贞贵妃一定没事。”

闻言,轩辕墨只是扭头看了他一眼,却是缄默不语。他只是盯着那个寝殿方向,一刻都不敢眨眼间。心里,却不知为自己默数过多少遍的佛偈。

离歌就站在门口,至始至终没有变换过姿势,慕风华在一旁陪着,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。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等着清理完寝殿外头崩塌的梁柱,再往里头找寻。

此刻,所有人的心思都是纠结的。

若然找不到尸体,那便还有希望。

可是会悬心一辈子,永远都找不到结果。

如此这般,也算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吧!

当寝殿前头所有的阻碍物被清理完毕,当宫奴们进了寝殿,而后……抬出了那具烧焦的尸体,所有的希望顷刻间被撕裂。

轩辕墨的手,骤然握紧了椅背,却僵直了身躯,缓缓站起身来。他站在那里,如同风霜洗礼过后的雕塑,僵化而忘了呼吸。

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!”离歌的声音几近颤抖,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走过去。

那一具尸体,被烧的面目全非。四肢蜷缩得不成样子,什么都没了……唯有掌心握着那枚尚未被烧融的银簪,在黎明的微光里,绽放着迫人寒色。

扑通跪在地上,离歌的眼泪忽然掉落,“怎么会这样?我只是离开一小会,如果我不离开,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?”

“不能怪你。”慕风华俯身,眼底掠过一丝异样,“这火诚然不是意外,大抵是她未能过得了心里这一道坎。就算你拦得住她一日,如何能防得住她来日?心都不在了,这身子,也就废了。”

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一步一顿的走过去,那焦黑如炭的模样,真的是她吗?这一场火,真的是她的诀别?告别他给予的算计,彻底摆脱他的束缚?

“若在生离与死别之间做选择,朕宁愿选择生离。若你真的要走,朕……”他的眼眶忽潮湿,有一股滚烫的东西忽然滑落唇边。成全二字,对于他而言,谈何容易?痛苦的闭上眸子,轩辕墨的脸上呈现着似笑非笑的凄厉之色,“你便如此恨朕吗?不惜以死相决?”

风阴扑通跪下,所有人都跪在那里,高喊着,“皇上请节哀。”

可是,这悲哀,如何能节制?

已然刻在骨子里的东西,突然被人生生剥离,该有多痛?痛得死去活来,痛得心肠俱碎?可他是君王,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都必须保持一个君主该有的仪态。不愠不恼,不悲不喜,就像她手里的簪子,就算历经大火焚烧,仍然不改旧模样。

眸光寸寸黯然,风阴垂下了头,终于让眼底的光成了死灰般的颜色。

轩辕墨站在那里,环顾四下跪了一地的奴才们,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。他只是俯身取走了银簪,而后一语不发的往外走。那一刻,所有人都看见皇帝面上的麻木,那种透着彻骨悲凉的伤痛。

他是君,他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,从来不是一个人的。

她是妃,她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,只能属于他。

可是现在呢?

脚下踩着雪,有种窸窣的声响,像极了她长裙逶迤的声音。贞儿,现在还疼吗?以后,都不会再疼了吧?见着你娘的时候,便不会再有悲伤。

亦步亦趋的走出承欢宫的门,身形一颤,却险些跌倒。所幸被风阴搀住,那一刻,风阴看见轩辕墨一贯峻冷的脸上,霎时有了沧桑之色,“皇上?”

愣愣的回过神,红了眼眶,轩辕墨的眼神涣散无光。

“皇上?”风阴又喊了一声。

轩辕墨低了眉,呼吸略显紊乱急促,却用一种极为冰冷的声音下了命令,“承欢宫上下护主不力,随葬吧!”

风阴骤然瞪大眸子,回眸却将身后的奴才们高声哭喊着,求饶着,那种大祸临头的歇斯底里,那种面临死亡的惊恐嘶喊,彻底弥漫在承欢宫上方。

推开风阴,轩辕墨抚着墙,一步一踉跄的往回走。每走一步,都好像踩在刀尖上。他抓紧了银簪,死死贴在自己的心口,强制隐忍的表情却让风阴落了泪。

“皇上,贞贵妃去了,你若是觉得心疼,就哭出来。”风阴哽咽得不成样子。

“你说什么?”轩辕墨僵直了身子扭头看他,却好似憋足了一口气,整个人青筋毕现,他一字一顿的说着话,却如同锥子狠狠敲在心头,“朕是皇上,无论什么时候都必须坚强。既然是她的选择,朕乐于成全。横竖,她都不会再离开朕的身边,这有什么不好?”

他定定的看着前面,深呼吸几口气,“朕,很好。真的很好!”

话音刚落,却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“皇上?”风阴惊呼,箭步上前。

轩辕墨的身子晃了晃,一头栽倒在地,晕死过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