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3.千岁爷归来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窗户陡然被震碎,叶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凌厉的掌风迎面而来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

说时迟那时快,只听得夏侯渊一声冷哼,“不知羞的东西,如此小辈也要置气,果然是没风度没气度,难怪断子绝孙!”

音落,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,顿时房中硝烟弥漫,四下桌椅悉数被强大的气劲撕裂。

“夏侯渊!”那声音冰冷刺骨。

夏侯渊阴阳怪气的笑着,仿若学着某人的腔调,不紧不慢的拽了叶年在自己身后,“小白,你这厢隐得够深,下手够狠呀!若不是我早就料到你那点花花肠子,估计我这小徒弟都要死在你手上。啧啧啧,难怪人家说,这断子绝孙的死太监,最是心里不健康。打量着自己没人送终,连带着人家的儿子都不放过。”

“放肆!”黑色的斗篷下,一双冰冷的眸子如刃剜过夏侯渊不死不活的脸。

“放肆你个屁,论起辈分,你还要管我一声师叔,这般大逆不道欺师灭祖之辈,怎么不下个雷劈死你算了。”夏侯渊哼哼唧唧的,却是下意识的将叶年往门外退,“旁人不认得你,难道连我都不认得吗?若不是我告诉你,你师傅那功夫近不得女色,也不会连累了师兄。算起来,我们才该好好算算账,一清总账!”

清晰的动静引来了外头的御林军,轩辕墨就站在不远处的大门口,冷眼看着房内的一切。

夏侯渊眸色一怔,忽然拽了叶年飞身出门。御林军二话不说冲上来,包围叶年与夏侯渊,呈现一个保护姿态。所有的刀刃都对准了敞开的门口,一双双眼睛直直盯着门内的一举一动。

一步一顿走出来,阳光下,黑色的斗篷遮去了半张容脸,唯独那张浅墨色的唇,清晰无比,也是惊悚无比。这分明就是……

他便站在那里,日光里依旧呈现着寒风的冷冽,那一身的凌然杀气,绝非常人可比。

便是教人看上一眼,也足以退避三舍,再也不敢轻易靠近。

嘴角微微上扬,那是一种极度冰冷的轻蔑,亦是一种嗜杀的开始。

素白的手徐徐掀开斗篷,那张死去多时的脸,终于完整的呈现在众人跟前。眸色锐利若刃,面色惨白若死灰,浅墨色的唇勾勒出凉薄的弧度。

指尖捋过鬓间花白的散发,慕青笑得凛冽,“臣……参见皇上!”

“千岁爷好本事,若不是青天白日,只怕连朕都要吓得不轻。这死而复生的本事,诚然是了不得!”轩辕墨不急不慢的说着,微白的面颊上晕开冰冷的寒色。

慕青起了身,一步一顿朝着前头走去,那御林军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知该如何处置。虽然慕青是诈死,但他千岁爷的位份尚且还在,如今依旧是位高权重的东辑事首座。何况他那一身的功夫,谁敢轻易上前送死?

风阴下意识的挡在了轩辕墨身前,虎视眈眈的盯着慕青的一举一动。

终于,慕青停驻了脚步,环顾四下依旧刀刃相抵的御林军,鼻间冷哼了一声,“怎么,一个个都不认得本座?打量着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音落,他低眉一笑,抬眸间霎时眸光染血,顷刻间强大的力量若水花般四溅,周旁的御林军顿时悉数震飞。

身边哗然一片,御林军死的死伤得伤,谁都没能接下慕青一掌。

衣袂翩然,慕青依旧站在那里,笑不改色,而后邪冷的盯着叶年。

“慕青,你这厢装死就是欺君。欺君大罪就是罪该万死!”夏侯渊高声道,只怕这里的人,也就夏侯渊还能跟慕青对上手。

慕青低低的笑着,“皇上英明睿智,早早的安排好了一切,连带着贞贵妃都被送入冷宫安置。既然如此,那微臣自然要助皇上一臂之力。洛云中那老东西,摆明了要微臣死。微臣不死,那洛云中又如何能下定决心造反呢?”

“旁人不知道,臣却一清二楚,这些年皇帝到底做了什么。贬斥宁家,招揽宁妃,豢养鬼卫,禁足冷宫。哼……皇上做得极好,除了本座,无人能知。左不过,这一次皇上与盈国公开战,虽说胜了,却也是损兵折将,不是吗?”

轩辕墨低眉冷笑,“千岁爷坐收渔人之利,果然是一副好棋局。左不过你以为朕出了全力,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。朕是出动了宁家军和鬼卫,可是最后那一颗棋子,还在朕的手里。”

慕青眸色微凉,“彼时先帝薨逝,随行影卫悉数消失,后得夏侯府丹书铁劵,这其中只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夏侯府成日关闭府门,飞鸟无踪,大雁难过,想来是有些东西的。不知臣这意思,对或不对?”

微微颔首,轩辕墨笑得深沉,“千岁爷果然心细如尘。”

“微臣的暗卫还不待靠近夏侯府便已经死无葬身之地,若不是里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岂会这般的怕人知道?”慕青轻叹一声,“到底,谁的心思都比不过先帝。那一番运筹帷幄之中,微臣自愧不如。”

“千岁爷过谦了。”轩辕墨眉目生凉,“你这厢谋略,何曾输给先帝?说起来,朕这江山,也有千岁爷一半的功劳。若非千岁爷多年来与盈国公府分庭抗争,朕这皇位只怕早已不稳。千岁爷苦心逼着朕御驾亲征,莫不是成全于朕吗?”

慕青笑得诡谲,“皇上果然好眼力。较之先帝,皇上更胜一筹,多少人能隐忍这么久。一场八年筹谋,连带着先太子也跟着降服与你,不是更了不得吗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风阴握紧的手轻轻抖了一下,依旧置身君王身前,丝毫不让。

轩辕墨不怒反笑,“前太子不是已经死在千岁爷的手里了吗?何以还念念不忘。打量着等前太子回来找千岁爷索命不成?”语罢,睨一眼叶年,轩辕墨不欲再纠缠下去,如今洛云中伏诛,东辑事已经被慕风华掌控,所以……

“皇上想杀了微臣?”慕青是谁,只一眼便明白了皇帝的心思,否则何至于如此之久,还让御林军围着他不放?

“千岁爷诈死欺君,难道不该惩处?如此下去,朕这皇帝,君威何在?”轩辕墨拂袖。

风阴冷剑横立,“来人,拿下!”

顿时御林军蜂拥而至,扑向慕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