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4.叶年必须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保护千岁爷!”凌空一声厉喝,伴随着天际黑压压的一片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

三大杀神从天而降,悉数落于慕青身侧,冷剑划过,所有上前的御林军瞬时成了断臂残肢,空中血花飞溅。

大批的东辑事暗卫聚拢在慕青座下,长袖轻拂,以人为凳,慕青浅笑坐立。漫不经心的望着四下,“皇上准备了多少御林军?不知道微臣这暗卫,可否做到以一当百?较之皇上培植多年的鬼卫,又当如何?”

轩辕墨面不改色,依旧是从容淡定,“千岁爷果然厉害。”

皇帝的鬼卫再厉害,也不过区区数年,但慕青手下的暗卫,可都是十数年培植而来。岂可相提并论,就算出动鬼卫,最多只能打个平手,完全占不了上峰。如此,反倒让皇帝的有生力量折损,实在得不偿失。

“没有微臣的授意,皇上以为慕风华何以调动锦衣卫大军?便是皇上的一纸黄娟吗?哼,便是慕风华前去又当如何,锦衣卫只听微臣一人命令,除了微臣,就连皇上都怕无力为之。”慕青冷冽的笑着,眼底尽是讥诮嘲讽。

“洛云中不过是莽夫之勇,若非手握重兵,何以成就今日之势?东辑事与两公府势不两立,水火不可相溶。皇上心知肚明,也有意成全。想来臣这点心思,皇上早已看穿,不过也想借了臣的手,铲除国公府罢了。既然如此,那臣这点私心当也不属欺君之罪!”

这一番言语,诚然是有些道理的。

“既然如此,朕可以不追究千岁爷的欺君之罪。但叶年,朕必须保。不管如何,他也算是皇舅,贵妃长兄,岂可任意砍杀。”轩辕墨当然清楚,为何慕青要杀叶年。

只因,他姓叶。

“哼,鲁国公府余孽,杀无赦。皇上难道忘了,鲁国公府株连九族,罪当不赦吗?”慕青冷了眉目,那是一种冰冷至绝的眼神,恨不能将叶年彻底撕碎,“叶年乃叶惠征三子,实乃漏网之鱼,该杀不可纵!”

风阴上前,“此次盈国公造反,叶年功不可没,皇上岂可背信弃义斩杀功臣?便是早年有所负罪,此刻也当功过相抵。还望千岁爷明鉴!”

“若然如此,朕赐了贵妃以敦肃孝仁皇后之仪仗入殓,岂非也是有眼无珠?叶年与叶贞本是兄妹,千岁爷又该如何?要朕也跟着株连?朕……也在九族之内。”轩辕墨最后一句话出,底下顿时一片寂寂之音。

谁敢株皇帝的九族?皇帝已然开口,便是打定主意要保着叶年。如今皇帝大权在握,生与死不过他一句话,他要叶年生,那叶年就死不得。

干哑的低笑两声,慕青点了点头,“若是说起来,都是该死的。”复而竟然有些苦涩,“臣不管贵妃是谁,死了便是死了,皇上若然愿意以皇后之仪相葬,也算是一份情意。但……叶年身为男子,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,皇上高高在上,到了自己身上为何就这么不明白?”

“如今微臣已无多少心愿,这皇位这江山已经在皇上的手里,臣……也算是功成身退。只是这漏网之鱼,臣都不会放过。洛英也好,叶年也罢,都该死得透透的,否则臣如何对得起先帝的托孤之情呢?”慕青说得诚恳,那一字一句尽显无奈。

夏侯渊朗笑几声,“慕青,你当骗三岁的娃呢?分明是公报私仇,还说什么功成身退?你与鲁国公府的仇,旁人不知道,你当我也不知道吗?哼,我告诉你,如果你敢碰我女儿女婿一根头发,我就让你也常常这滋味。”

慕青眼底的光骤然变得阴狠毒辣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慕白,你说呢?”夏侯渊可不是开玩笑,谁都可以碰,唯独他的宝贝女儿,谁敢沾了碰了他就饶不的谁。老年得女,此生唯有一女,谁能舍得。

四目相对,夏侯渊推开叶年,一步一顿走到慕青跟前。

三大杀神拦住了夏侯渊的去路,“放肆!千岁爷跟前,岂容张狂!”

“哼,他是你们的千岁爷,不是我的千岁爷。小子,你特么还别跟我拽,我这师叔可不是你师傅,成天跟女人腻歪。最后破了功,让你捡了便宜。你以为当了太监就能天下无敌?是人就有死穴,你那命根子诚然是个惹祸的主,如今这死穴就是……”

“杀了他。”慕青冷喝一声,眸光肃杀。

一声令下, 青龙领着暗卫直逼夏侯渊而去。

青龙乃是慕青一手调教,与比之慕风华更厉害。慕风华用的是脑子,而青龙却是一心习武,如今扑上夏侯渊,更是不遗余力。

风阴急忙推了轩辕墨至僻静处,御林军将四下围得水泄不通。

慕青起身,掌心凝了微蓝色的光,双眸死死盯着叶年。风阴心下一抽,自然明白慕青是动了心,铁定要叶年死。叶惠征的血脉,当斩不赦,决不可留在人世间。

“别让他杀了叶年。”轩辕墨冷然。

“是。”风阴纵身轻跃,冷剑直抵慕青的眉心。

锋利的五指骤然张开,直接将风阴拖在了半空。慕青甚至没有看风阴一眼,五指陡然蜷握,顷刻间便将风阴的冷剑捏碎。飞扬的剑片霎时四溅,周旁的御林军顿时到底无数。

掌心赫然推出,风阴只觉得整个人还来不及喘口气,就被狠狠弹开,笔直撞在墙壁上。体内骤然血气翻滚,勉力站起却见慕青的掌风已经逼向了叶年。

叶年心惊,连连倒退了数步,最终靠在了墙壁处,没了后路。

“叶年?”夏侯渊心急,奈何这青龙就跟鼻涕虫一样,不攻只守,关顾着缠住他,就是不叫他脱身,“臭小子快跑!”

骤然回过神,叶年转身便往门外跑。

身后有呼啦呼啦的巨响,好似烈风刮过山岗,脊背处寒凉至绝。

掌力狠狠拍出去,所有人都瞪大了眸子。

突然一阵巨响,墙体霎时崩塌,一股强劲的力量顷刻间将慕青的掌力生生挡开,于半空中撞击崩裂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