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6.不养儿不知父母恩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高高在上的帝位,只是一种束缚,束缚了自己,也束缚了别人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爱的,被爱的,恨的,被恨的,其实都不过无妄之念。若然可以放下,也许就是重生。若然不能放下,只能任凭自己的心在岁月里慢慢腐烂。

当你站在至高点,回头去看,才会发现,什么都是虚的,什么都是空的。那金银财帛买不回过往,买不到性命,买不来你真正可谓的一切。

只是,为时已晚。

一场宫变,慕青退出了战役,却在此刻回来,只看见空荡荡的东辑事。一切都没变,只是……人变了,心变了。就算坐在自己的赤金蟒椅上,也有一种难以掩盖的倦容。

慕风华不知道慕青发生了什么,只是在慕青看到离歌有了身孕之后,整个人都变得格外阴郁沉冷。但谁也不敢上前,生怕一个不留神便死无葬身之地。

放眼望去,石柱群耸立,巍峨惊悚不逊当日。

“义父?”慕风华上前,彼时虽说相爱相杀,但此刻……好似有些不同。慕青再不提慕风华破功之事,连带着离歌都一并放过。这与慕青寻日里的行事作风截然不同。

“下去吧!”慕青拂袖。

慕风华颔首,快步走出正殿。

外头,离歌寂静伫立。

一把拽了离歌的手,慕风华快步领着她离开。离歌微怔,却察觉他的手心有些濡湿,“你做什么?”

“快些走吧,趁着还没有发难。”慕风华忽然揽她入怀。

“你不走,我怎么走?”离歌顿了顿,“不若我们一起走吧。宫里已经没有让我留下来的理由,我想跟你一起走,离开这里,过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,好不好?”

慕风华定定的看着她,指尖掠过她颧骨上的“囚”字,“你先走,我一定会来找你。”

离歌低眉,笑得有些微凉,“我说过,别再当我是以前的离歌。我虽然没有贞儿的心思,但……我也不傻。慕青回来了,你便再也走不得。可是你想过没有,彼时慕青诈死,就是因为我和风阴。”

“风阴是皇上身边的人,慕青暂时不会动他。但我跟你……慕青会放过吗?别忘了,你我还有个孩子。慕青喜怒无常,今日许是怠倦,谁知道明日会不会突然杀心大起,将你我一并杀死?”

“我若走了,谁来拖着他?”慕风华轻叹一声,“便如同你说的,有我在,还能为你们娘儿两殿后,否则……”

离歌垂了眉眼,“我不会走。”

“你?”慕风华轻叹一声。

“我想去看看她。”离歌忽然道。

慕风华自然明白她的心思,牵起她的手,“那便一道去吧!”

离歌微怔,“你肯?”

“你这肚子越发大了,不若早早成亲罢。”慕风华笑了笑,倾世的容颜,绽放着难掩的华光。

甜美轻笑,离歌重重点头,“好,听你的。”

夜里的宫闱,自从盈国公叛乱之后,便显得格外冷清。因为俞太妃有功,皇帝赐了康清宫居住,配太妃仪仗,享宫阁俸禄,以至终老。

早前俞太妃就吩咐过,只要是离歌前来,不必通禀,让路随意。

故而离歌进来的时候,宫婢们一个都不敢上前拦阻。

寝殿内,俞太妃独坐桌案,却拿着针线做着小衣裳。那神情,带着几分腼腆,几分希望,几分犹豫。年岁渐渐大了,眼睛也不好使,好几次那绣花针直接戳破了手指。

手上一抖,虎头鞋顿时落在地上。俞太妃一惊,急忙俯身去捡。

“我来吧!”离歌俯身捡起虎头鞋,上头的虎头纹路栩栩如生,还缀着精致的琉璃珠子,以金丝串就,格外的好看。

“你、你们怎么来了?”俞太妃有些激动,手有些抖,“坐、坐吧!”

离歌看了慕风华一眼,却见他搀了她坐下,接过离歌手上的虎头鞋,“真好看。”

俞太妃摇了摇头,烛光下难得笑红了脸,“年岁大了,手艺便越发不行了。若再早个十多年,这样的小玩意,我一日便能做好,如今……不行了。”

“挺好的。”离歌清浅的开口。

俞太妃怔了怔,定定的看着离歌良久。眼神有些躲闪,“你喜欢吗?”

离歌点了点头,“喜欢。”

“哦,喜欢、喜欢就好。”俞太妃垂下头去,又去整理那些小衣裳,“我原想做好了再给你送去,如今你来了,我整理整理便与你带上。孩子虽然小,但也该早早备下才是。”

说到这里,她看了看离歌,唇张了张,又不知该说什么,到底还是没有吭声。

离歌握住了她微颤的手,“娘,别忙了。”

俞太妃愕然抬头,突然老泪纵横,“你叫我什么……”

“不当娘不知父母恩。”离歌哽咽,“如果不是我自己也做了母亲,我不会明白什么是血脉连心。以前是阿离不懂事,如今经历了宫变,阿离明白宫闱的血腥杀戮,身为宫中的女子,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“阿离有了孩子,才算明白什么是父母生养之恩。娘,阿离错了。以前的事情,就一笔勾销吧,所幸我还活着,娘也好好的。上天垂怜,既然肯给我们一个机会,那便好好珍惜。贞儿说得对,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孝而亲不在,这才是终身憾事。”

“阿离现在好好的,有个家,有个孩子,如果……如果阿离想要走,娘你愿不愿意跟我走?这宫里,有太多的荣华富贵,也困了你一辈子。够了。”

俞太妃泪如雨下,“不管去哪,娘都跟着你,有你这一声娘,我死也甘心。”

“说什么死不死的,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。”离歌笑了笑,别过头却落了泪。

慕风华执起她的手,恭恭敬敬的跪在俞太妃跟前,磕了个头,喊了一声娘。

便是这一刻,却让俞太妃再也不能自抑,哭得不成样子。

天知道,她等这一刻,等了多久。天知道,她等离歌这一声娘,等了多少个日升日落。她曾远远的看着离歌,就是怕自己的出现,把离歌逼得更远,甚至于再次消失不见。她不敢,这一生也唯有这么个女儿,如何能舍得?

她曾不止一次的后悔,如果不是鬼迷心窍,如果女儿还在身边,也许今日就不会夜夜痛彻心扉。如今都好了,女儿回来,一切也都圆满了。

风阴从康清宫回去的时候,正瞧着轩辕墨在执笔挥毫,便愣了愣。

须臾,轩辕墨便将手中的圣旨交给风阴,“有了这个,慕青便不会轻易动他们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