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7.离宫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风阴微微一怔,自从贞贵妃以皇后之尊出殡,轩辕墨整个人都显得异常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仿若是在交代后事,将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。事无巨细,全部安排妥当。

连带着慕青之事,离歌之事,乃至朝堂上,朝臣杀的杀,提拔的提拔,都一一记录在册。

这般的不正常,不免让风阴隐隐担忧。

总觉得好似要出事,但却不知会有什么事。

轩辕墨表现得与寻常并无两样,便是贞贵妃走了,自那日吐了血便不再有任何伤悲。只在夜里握着那枚银簪,痴痴的望着皓月发呆,有时候会整整一夜不眠不休,却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“皇上?”风阴握着圣旨凝望着轩辕墨良久。

“无碍,朕只是以义妹的名义,赐了离歌轩辕姓氏,纳入族谱,是为护国公主,宫外另建公主府。如此一来,慕风华便是驸马爷,以后只能牢牢的握在离歌手里。也算是弥补轩辕家对她的亏欠,若她想走,朕准她带俞太妃出宫。”轩辕墨笑了笑。

风阴颔首,“皇上思虑得是。”

轩辕墨摇了头,“轩辕家,也该有个好结果,一味的空落落,多么无趣。”扭头望着风阴,“以后……”他说了半截又不说了,只是拍了拍风阴的肩膀,“去吧!”

见着轩辕墨并不打算说什么,风阴只是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御书房。

岂不知在御书房的桌案上,还有一道圣旨,却是留给他的。

彼时宫中鲜少有人知道俞太妃偷龙转凤,自然不知道离歌便是嫡亲公主的身份。这是皇室秘闻,不可轻易外泄。故而轩辕墨便以义妹的名义封离歌为护国公主,也是为了掩盖当时的事实。如此,他仿佛该做的都已做尽。

是啊,还有什么没有做的?

为所有人都谋划了前程,唯独自己……这个皇位,这个江山……还有什么可以谋划的?一盘棋下到这里,到底谁输谁赢,只有天知道。

窗外有人影浮动,却是鬼卫低低的叩首,“皇上,东辑事已经派人出去了。”

“跟着,别丢了。”轩辕墨倦怠的开口。

“是!”音落,外头人去夜冷。

东辑事……

东辑事的正殿内,慕青倚靠在赤金蟒椅上,手中握着那枚骨簪,眸色却渐渐清晰凌厉起来。白虎自外头进来,单膝跪地,“千岁爷,已经找到他们了。”

“杀。”慕青没有多话,只有一个字。

“是!”白虎快速出门。

顿了顿,却又折回来,“但是……他们在渔村。”

闻言,慕青的面色急转直下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是不是缓一缓?”白虎问。

深吸一口气,慕青眸色素冷,“干净利落,别叫人发现。”

“是!”白虎颔首。

白虎消失在夜幕里,慕青的眉头却顷刻间凝起,指尖不断搓揉着骨簪上头的并蒂莲花纹路,目光肃杀至极。

清晰的脚步声踏入正殿,是盯着乾元殿的暗卫,“千岁爷,属下有急事禀报。”

慕青没有转身,只是盯着眼前被风吹得四处摇晃的人皮灯笼,“说。”

“皇上下了旨意,要赐离歌为护国公主,慕大人为驸马爷。宫外督造公主府,许俞太妃跟随出宫。”暗卫一五一十的回答。

嘴角微扬,慕青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看样子,他已经做好的准备。是放手一搏还是殊死一战,谁又知道结果呢?”

“千岁爷的意思是……”身后的暗卫愣了愣。

“按兵不动,静观其变。没本座的命令,任何人不许动手。”慕青森冷开口。

暗卫行礼退去,偌大的正殿内又只剩下他一个人。早前觉得这空旷的感觉如同地狱般,能让自己时刻记得过往的耻辱。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,许是年岁大了,夜里竟常常梦见年轻的时候。

那时候,他何等恣意潇洒……

走吧,都走吧……走得干干净净的才好……他从不需要这些,什么情愫,什么感情,对他而言都是致命的。

他想要的只是大权在握,只是……叶惠征死了,洛云中也死了,以后能斗的只有皇帝了吧?哼,皇帝……

黑色的袍子在夜里绽放着幽暗的颜色,一如他眼底经年不化的霜冷。走在东辑事的回廊里,慕青定了心神,而后走到石柱群里,不知在想写什么。负手而立,一直站到了天亮。

东方撕开鱼肚白,微弱的晨曦落下来,是一种清清浅浅的光。

薄雾轻纱,像极了女子迷离的眸色,带着少许豆蔻芳华的朦胧。

慕青深吸一口气,抬头看了看天,他在等,等着自己最后的决定。已然安排到这个地步,若然棋差一招,也只能叹命该如此。

暗卫快速的朝着石柱群而来,慕青的嘴角微微勾起,如同胜利者的欢愉,更似一种释然。好像捡起了某种东西,又似放下了某样东西,那种纠结中的淡然自若。

极度的矛盾,又是极度的平静。

“参见千岁爷。”暗卫急急行礼。

“该上朝了。”慕青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暗卫却急忙摇头,“千岁爷恕罪,皇上下令,今日免朝。”

眸光顿了一下,慕青睨一眼暗卫,“何事?”

“皇上有旨,风阴大人出宫督造公主府,短期内都不会回宫。”暗卫如实上禀,“不仅如此,皇上还下旨,风大人有便宜行事之权。”

慕青冷笑两声,“皇权特许,先斩后奏?!”

“是!”暗卫颔首。

眸色一沉,慕青冷了声音,“风阴什么时候出宫的?”

“天未亮,宫门卫士便看见风大人出宫了。”

“确认无疑?”

“是,确定是风大人。”

慕青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想不到他竟也肯放下,离程不知归程路,遥遥无期是天涯。你倒是舍得,也要问问她肯不肯。”

暗卫自然听不懂,“千岁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盯着渔村,盯着乾元殿,有消息即刻来报。”慕青拂袖而去。如今他倒要收拾收拾,那些个自己不在时,风吹两边倒的朝臣。有些意志不坚定的人,徒留无用,不若除去干净,免得来日坏事的,也是这批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