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9.千里追杀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只听得身旁有个纤细的身子躺了下来,还越抹越黑道,“我一个人睡着害怕,来跟你做个伴,左不过你也睡不着的,也好方便陪你说说话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洛英不说话,只是松了手上的被子,自己只占了个被角。

身后的夏侯舞偷偷笑着,这样的好意岂可辜负。钻进被窝里,背靠背躺着,这样的画面说不上暧昧,却有一种暖透人心的温馨。

“哎,我一直没问你,当日在朝堂上,你为何要为我开脱,是不是对我也有心思?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为何现在要对我退避三舍?其实说实话,你这辈子,也就是遇见我,如果……”还不待她说完,身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

心里凉了一下,到底他不愿再提从前的事情。

都过去好一段日子了,他竟然还放不下。

大抵是因为自己家眷的缘故吧,所以才会格外的执念在心。满门诛灭,谁能忍耐?皇帝一句枭首之刑,他国公府上下数百口人命就付诸东流。因为是圣旨赐死,竟也无人敢收拾,只交由义庄胡乱掩埋,也不知谁是谁。

最悲凉的莫过于洛丹青,虽说是贵妃之尊,但因为是白绫赐死,只是在乱葬岗草草掩埋便罢。无碑无坟,洛英后来去了,也没能找到洛丹青的尸体。

那义庄的人指着一个小土包说,这里埋的便是洛丹青,当时洛英就跪下了。

直指后来听说洛云中被返乡安葬,洛英便不再笑过。从前那个风流倜傥,恣意人生的世子爷,一夕之间家破人亡,落得孑然一身的下场。

夏侯舞往洛英的位置靠了靠,“不管你是真睡还是假睡,我只想告诉你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不会离开你。还有,你那休书我已经烧了,若你敢再给我一封休书,你就可以为我收尸了。”

身后,洛英睁开眼睛,眼底的光有些暗淡,终于清浅的吐出一句,“何必呢?”

“那你又是何苦?”夏侯舞转过身,下一刻,陡然将他扳过来。

面对面同枕躺着,夏侯舞晶亮的眸子一如往昔,从未更改过。容颜依旧,笑颜如花,“洛英,不管你怎么想,我反正是跟定你了。生要陪着你,死也要陪着你,你甩不掉我。”

“我什么都没了,不是小公爷,不是世子爷,还赔上了你的丹书铁劵。夏侯舞,你看上我什么?我改。”洛英清幽的开口,眼底的光黯淡失色,“我欠你一条命,你要什么,若是我还能付予,我都给你。以后,别跟着我。”

听得这话,夏侯舞想了想,指尖碰了碰他的脸,笑得清澈干净,“既然是救命大恩,那就以身相许吧!”

洛英苦笑两声,“换别的吧!”

“那就让我跟着你。”夏侯舞往他的怀里钻去。

洛英微怔,心里五味陈杂,“我什么都没有了,其实你……”

“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,不是你的荣华富贵,也不是你的世子爷身份。你就是你,有血有肉,活生生的就好。”夏侯舞主动环上他的脖颈,将唇凑上去。

“睡吧!”洛英别过头,转身背对着她。

夏侯舞也不似以前那样直扑,他今时不同往日,若她逼得太紧,他如何能承受?早前他是世子爷,至少还有来自家族的荣耀可以骄傲,而今,他俨然落魄得就差将自己尘封起来。

不过如此一来,心里也不免失落。

夏侯舞愈发不清楚,洛英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动过?他肯为自己在皇帝面前脱罪,想来也是有几分情义在的。否则,哪有人自己将死,还想着旁人。

那便等着吧,横竖她都不会放弃的。

只要活着,只要彼此都还在,她就会跟着他。就算走到天涯海角,就算等到白发苍苍,她也不会放弃。

对,不放弃!坚持就是胜利。

这样想着,夏侯舞才笑了笑,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
刚要合上眼睛,却听得屋顶上有些细微的动静。扭头看一眼一动不动背对着自己的洛英,夏侯舞悄悄起身。离京之前,夏侯渊嘱咐过她,要谨防赶尽杀绝。

这四个字,她一直不敢跟洛英说,怕的就是洛英愈发颓废。

如今……还是小心为上。

蹑手蹑脚的出去,夏侯舞绕过后窗站在窗檐底下,果然瞧着屋顶上有人影,来者不善善者不来。

当时夏侯渊也不曾说明,是谁要赶尽杀绝。

但这样推算,应该是皇帝要绝户。

深吸一口气,夏侯舞急忙回房,二话不说便上了床,“洛英快起来,我们走。”

洛英微怔,不解的望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“嘘!”夏侯舞示意他噤声,“快走就是。”

自己的身份特殊,洛英当下便有些明白。他是颓废,但不是傻子。两人拎着行礼,直接从客栈的后边小门出去。

夜里的街面空荡荡的,冷风呼啸而过。

两人快速的奔跑在黑夜里,稍有疏忽,便是必死无疑。

洛英心中想着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自己本就是该死之人,死了也罢。但若连累夏侯舞,这心里委实就过不去。拽了她的手,洛英领着夏侯舞快速钻入巷子。

身后传来纷乱嘈杂的脚步声,两人倚靠在巷子的石壁处,利用房屋倒影的黑暗来遮蔽自身行踪。

听得有人道,“客栈里没人。”

“被窝还是暖的,应该走不远。四处搜,大抵还在附近。”

顿了顿,又传来更加冰冷的声音,“上峰有令,严格保密,杀无赦。”

“可是提头来见?”

“是。不许叫人看见。”

“分散去找。”

脚步声渐行渐远,洛英刚要走,却被夏侯舞一把拽住,“别动,他们还未走远。”

洛英一怔,果然听得外头有脚步声再次汇集。

“找到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天亮之前,必须杀了他们,一个不留。此外,不能教画像上头的人见着咱们,否则提头来见。”

“是。”

音落,四下总算归于平静。夏侯舞凝眉,到底是谁在追杀他们?而只是那个画像上的人……到底是谁?他们好似十分惧怕画像上头的人。

“走。”夏侯舞一咬牙,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先走为上。”

趁着夜色,二人快速奔跑在街市上。殊不知在不远处的屋顶上方,黑色的身影巍然伫立,眼角那一丝凌然杀气,逐渐浮现在月光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