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.叶大夫的来历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请问……”夏侯舞顿了顿,歪着脑袋一看,那女子轻纱覆面,但眉目却有些熟识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

“你醒了?”她低低的笑了笑,“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你们也算幸运的,竟然只是皮肉伤。既然醒了就走吧,药庐不欢迎外人。”

夏侯舞本来还想道谢,谁知这话还没开口,人家就已经开始赶人了。点了点头,夏侯舞看了她一眼,“等我家相公醒了,我们就走。”

“好。”女子起身,小腹微微隆起。

眸色微转,夏侯舞道,“敢问救命恩人姓名,来日当可厚报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女子转身,朝着药庐而去,“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。”

隐隐的,夏侯舞只觉得这背影如此熟悉,好似真的在哪里见过。当下敛了眉色跑上前,“我们是不是认识?”

脚下一顿,女子半垂着眉眼,“不认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夏侯舞正要开口,女子却快步进门,再也没有理睬。

回去的时候,洛英已经醒了,只是迷迷糊糊的,暂时无法行走。喝了药,洛英的面色才算稍缓,好在二人都还活着,回想昨夜的追杀,委实心有余悸。

“那个救我们的叶大夫,我瞧着有些眼熟。”夏侯舞递了一杯水给洛英。

这话惊了洛英,“你说什么?”

穷乡僻壤,哪里来的熟人?是危险?还是……巧合?

“可认出是什么人?”洛英忙问。

夏侯舞摇了摇头,“她带着面纱,我没认出来。不过那眼睛,确实很熟悉。”

洛英凝眉,“我们所认识的人,大多是从宫里出来的,那……要么是你眼花,要么是有人给我们设局。你且小心些,我这厢还晕晕乎乎,怕是帮不上忙。”

“好。”夏侯舞颔首,“那我去看看,他们师徒两个到底搞什么鬼。这一番的神神秘秘,哪里还是寻常民间大夫。”

两人一合计,便让洛英继续装昏迷,由夏侯舞打探一番。

横竖已经落到这里,相信后头的黑衣人还会再来。如果是有人给他们设局,那走不走都是一样的结果,还不如安心留下来。如果她是有心救他们,自然也能帮他们一把。

夏侯舞走出房间的时候,正瞧着叶大夫在院子里,将一个篮子交给月儿。

“月儿,这是胭脂膏,这是梅花香粉,这是百合凝露。你可要分仔细,不要送错了。来的时候,拿换来的银子去买一些糕点,换些米粮。可懂?”女子低低的问,用青布将篮子盖住,里头尽是些精致的小盒。

月儿重重点头,“师傅放心,月儿省得,这些事月儿做过多回,师傅次次都小心交代,月儿都记得呢!”

女子点了点头,“路上小心,别打翻了。”

“恩。”月儿辞别师傅,快步出了门。

夏侯舞眸色微转,急忙跟着月儿出门。

月儿走得快,去的是镇子的方向。

眼看着离药庐有一段路程,夏侯舞上前一步,“月儿。”

愕然转头,月儿警惕的望着夏侯舞,“姐姐?姐姐受了伤,不在药庐里待着等大哥哥醒来,跟着我作甚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我们掉下来的时候行礼丢了。我想着去镇上买一些衣服,方便换洗。反正我相公还昏迷着,如此也不耽搁行程,不耽搁时间。”夏侯舞说着,便故意往月儿的篮子里瞅了瞅。

月儿握紧了篮子,“哦,那姐姐请自便。”

“月儿,你这里头是什么?怎么神神秘秘的?”夏侯舞笑了笑。

“是师傅的香料。”月儿转身便走。

夏侯舞急忙追上去,“我们一起走吧,镇子上我也不熟,刚好你给指个路,我们一道同行。”

月儿拗不过,到底夏侯舞是个惯来死缠烂打的人。

一路上,夏侯舞不改聒噪的毛病,月儿却如同冰做的人,一味的不爱说话。大抵是受了师傅的影响,性格沉稳,鲜少吭声。

及至镇子上,夏侯舞看着月儿将香料送到各个香料铺,而后拿换来的银子买了一些糕点,而后换了少许米粮放在篮子里,便开始往回走。中途没有休息,也不曾有逗留。这种行为好似习以为常,却是谨慎得不能再谨慎。

由此可见,月儿的师傅,也该是个心思缜密之人,否则何以教出这样乖巧的徒弟?

看着月儿一个人回去,夏侯舞急忙进了早前月儿送了香料的铺子,佯装客人。

“老板,我瞧着方才你进了一批好货是不是?”夏侯舞笑得璀璨,所幸方才拿自己的镯子去典当换了银子。如今一身干爽的衣衫,没叫人当她是个疯子。

“姑娘你真识货。”老板喜笑颜开,急忙将方才月儿留下的百合凝露摆上案头,“你瞧瞧,我这里的百合露可是一等一的好,寻常人要买都要预定。这整个凤凰镇,就我一家有。”

“百合凝露?”夏侯舞眉头微凝,心里有些异样。

“对。”老板道,“香气宜人,效用更好,保管您的皮肤白嫩无比。”

夏侯舞眉目微冷,“可是那位叶大夫的手艺?”

“您知道叶大夫啊?”老板一愣,急忙道,“那可是了不得。我们这十里八乡都知道叶大夫,赠医施药,调制的香料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。她每个月只固定做一些,绝不会多。只要保证每月的饮食起居,所以千金难求啊!”

“她是本地人?”夏侯舞的手心微微濡湿。

“那倒不是。就前几个月突然来的,彼时刚好村里闹了瘟疫,还是叶大夫给救的。不过她素来喜静,所以寻常时候,我们都不敢去打搅她。”老板将百合凝露收了回去,“姑娘,那你这个百合凝露……”

还不待老板说完,夏侯舞已经夺门而去。

容色微凉,心里却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。

调香制露……几个月前……她难道是……

容不得多想,夏侯舞如今只想赶紧回去,如果真的是她,倒不是是好是坏。

这厢急匆匆的走路,却不知身后有几双眼睛,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。冷剑寒光,瑟瑟杀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