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3.在下墨轩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一瘸一拐的往回走,总觉得身后有尾巴跟着。(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)心头隐隐有种不安,她几乎可以想见待会若是有人从林子里窜出来,会是怎样的惊悚画面。不是她自己吓唬自己,只是第六感不断的提醒她,危险的临近。

穿过这片林子,她就能回到渔村。只是……

下一刻,夏侯舞骤然转身环顾四周,心已然跳到嗓子眼。

不对……不对劲……一步一顿往前走,却在最后的时候停了下来。站在那里,羽睫骤然扬起,摘下脖颈上的银质银杏叶挂脖,置于掌心缓缓移动。后头有几个黑色的点,清晰的落在她的叶子表面。

深吸一口气,她的预感成了真。

既然被找到了,那就无谓连累洛英。

调转方向,夏侯舞随意朝着一个方向走。只要不回去,他们就找不到洛英,那洛英就是安全的。无论如何,她都不能将这些人带到药庐。

远远的,有马声疾驰而来,夏侯舞一惊,却见着一名白衣男子骑马而来,行经夏侯舞身边时却停了下来,“向姑娘问个路,请问去梧桐村怎么走?”

夏侯舞一怔,梧桐村?

眸色微转,若是策马,许是身后这些人未必能追得上自己。

当下笑了笑,“我这厢也是去梧桐村,左不过我的腿受了伤,怕是追不上你的马。公子可愿载我一程?”

“无妨。”白衣男子浅笑,“上来。”

夏侯舞颔首,随即上了马,却附在那人的耳际低语道,“烦劳公子快一些,家有病人,拖不得。”

白衣男子一怔,当即点头,“这好办,坐稳便是!”

猛夹马肚,快马飞驰。

这马诚然是匹好马,千里良驹,日行千里而无恙。身后那些人便是有轻功也是追赶不及的,如此正好,恰能甩掉这些尾巴。

这一下风驰电掣,后头的人只能气的直瞪眼。

及至药庐跟前,白衣男子才停住。

“多谢公子。”夏侯舞笑了笑,“不知公子尊姓大名?”

“在下墨轩,笔墨的墨,轩辕的轩。”此言一出,院子里啪的一声响,叶大夫手中的药罐被掼碎在地,药渣散落无状。

一言不发的俯身收拾,轻纱覆面,容色依旧不起波澜。

夏侯舞深吸一口气,“多谢墨公子,这儿便是梧桐村,公子可是有要事?”

“我来找人。”墨轩笑了笑,面色青白,眼底的光有些微暗。五官硬朗,身上油然而出一种无法言语的镇定与从容,言语间平静至绝。

“找谁?”夏侯舞心惊。

“请问姑娘可识得叶大夫?”墨轩此言一出,夏侯舞当即转身,盯着身后的女子一动不动。

良久,夏侯舞才回过神,“可是调制香料,济世活人的叶大夫?”

墨轩颔首,“正是。”

“这里没什么叶大夫。”身后传来幽冷的话语,却只看见浅绿色的身影一步一顿的离开院子,朝着内屋走去。

夏侯舞不说话,眸色微转道,“公子还是去好好打听一番,许是会有意外收获。”语罢,也不做停留,紧追着叶大夫而去。

门口,一人一马安静伫立。马儿甩着尾巴,发出呼啦呼啦的甩头声。

屋内,夏侯舞拦住了叶大夫。

“收拾一下,你们走吧!”她下了逐客令。

“你是叶贞?”夏侯舞挑眉。

眉目微凉,她发出低低的轻笑,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宫闱失火,贵妃殒命,皇帝许之皇后之仪出殡。但……但我不信!若真是如此,皇帝为何没有追究纵火之罪?到底事实如何,皇帝清楚,旁人自然不懂他的心思。然我却知道皇帝对贵妃用情极深,断不会就此罢休。于是我便揣测,贵妃未死,皇帝有心纵贵妃出宫。”夏侯舞说得清晰明了。

深吸一口气,轻轻扯下脸上的轻纱,诚然是叶贞无疑,“不管是不是皇帝轻纵,贵妃都死了,死在宫闱大火。如今在你眼前的,并非贵妃,只是叶贞而已。”

她的手轻轻抚上隆起的小腹,容色一如往昔的平静。只是这双阴霾不去的眸子,终于有了春天般的明媚颜色,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自食其力,不必再尔虞我诈,也不必再为任何人揪心。我只活我自己,好好的把孩子养大。”

“这孩子……”夏侯舞咽了咽口水,“你不是……”

“我原以为此生不会成孕,许是上苍垂怜,让七星丹化去了我体内红花的寒毒,慢慢的调理了自身。离宫时,我已有孕在身,左不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叶贞轻叹一声,“所幸我出了宫闱,若然教我的孩子待在那样可怕的地方,不知以后是什么样子。”

夏侯舞摇着头,“若你没有走,便是今日的皇后娘娘。你不曾听说吗?皇上遣散后宫,如今后宫无妃,多数是因为你的缘故。”

“做皇后有什么好?便是荣华富贵又能怎样?我所要的从来不是这样。如今我大仇得报,子嗣在身,过得清清淡淡的,很好。”叶贞垂下眉眼,“你便当从未见过我,我也不曾认识你们。你们走吧,别再来了。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,你明白吗?”

“但这孩子是皇上的,难道皇上不该知道真相吗?你可知道,彼时皇上知道你死,真真吐了一口血。便是从那时起,宫中有人传言,皇上的身子大不如前!”夏侯舞说的时候,视线死死盯着叶贞,期许着在她的脸上能看到久违的疼痛。

可惜她失望了,许是她忘了,这是叶贞。

一个历经变故的女子,心里的沉稳早已超出夏侯舞所能想象。

叶贞只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都过去了,生也好,死也罢,那四四方方的城墙里的一切,都跟我无关。贵妃已死,这世上再无贵妃此人。你若真当为我好,就照我说的做,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。就当是权了你我昔日的情分!”

转了个身,却看见墨轩缓步走过来,容色沉静如玉,“请问,叶大夫家可是在此?我本家是做香料的,寻了镇上几个铺子,都说叶大夫的手艺极好,想着过来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他已经开始低低的咳嗽。

叶贞刚要出言回绝,却见他眸光微散,唇色微白,脚步浮动,想来是有隐疾。

当下愣了愣,“想来阁下并非只是来买香料的吧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