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4.像他却不是他 钻石过四百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在下墨轩,阁下好眼力。www.ZIyOUge.com 澳门永利赌场”墨轩作揖,又是低低的轻咳,唇色都有些青紫。

叶贞定定的看了他良久,墨轩二字让她整颗心都揪起,偏偏无法当场发作。彼时光阴尽数浮现在眼前,她忽然想起了那个一如初见的面容。

心,跟着悸动,眼底的光有些疼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终于迎上墨轩的脸。不是那张脸,却有着一样的眼睛,深邃幽暗无风无浪。

轩辕墨是那种极为耐看的人,刀斧雕刻的五官,几近完美的脸部轮廓弧线。他从不笑,即便是笑,眼底也不会有光。可是遇见她,他开始试着去笑,却因为经年的习惯,也只能算是勉强吧!

“你还是找别人吧,你的病,我无能为力。”叶贞幽然离开,并不做半刻停留。

夏侯舞一怔,没想到墨轩这样清逸的男子,竟然身患隐疾。

点了点头,墨轩眼底的光愈发黯淡,“既然如此,在下告辞。”

转身时,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叶贞一眼,头也不回的走出药庐。

墨轩刚走,便听得月儿收拾了一下,按照叶贞的吩咐,赶夏侯舞与洛英离开。时至今日,夏侯舞也无法与洛英继续逗留。夏侯舞没有告诉洛英,这里的叶大夫便是叶贞,只道是个寻常的孤寡女人,故而不便留宿陌生人。

这样避开洛英,夏侯舞也说不上算不算私心。

到底洛英与叶贞……

而洛英与自己,他始终不曾真正的接受过。

离开的时候,叶贞并没有出现,是月儿送夏侯舞与洛英出门。想着自己身后还不定会有多少杀手,夏侯舞也不愿连累叶贞。叶贞的宁静得来不易,旁人不知道,她却是知道的。一个女人,该有多少的决心,才能舍弃高不可攀的皇后之位,深爱的男人,以及孩子的父亲。

她甚至可以想象,只要叶贞肯回去,这皇后还是叶贞的。

只是……叶贞去意已决,再不留恋宫闱的一草一木。

“师傅,那姐姐和大哥哥并不像坏人。”月儿望着伫立窗口的叶贞,撇撇嘴,“在镇子上的时候,月儿按照您的吩咐,特意回去瞧了一眼,那姐姐只是打听了师傅的事情。不过月儿瞧着好似有人跟着姐姐,所以姐姐在林子里的时候,有些说不出来的害怕。”

叶贞眸色微转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是真的。”月儿道,“月儿被人卖了多回,寻日里被人盯梢跟踪也是常事。这样的事情,月儿不会看错。当时月儿躲在树后头,是白日里的白衣哥哥带了姐姐离开,否则姐姐可要朝着反方向走了。”

眉睫骤然扬起,叶贞忽然意识到,夏侯舞与洛英有危险。

该死,她怎么没想到?

好端端的,如何能从断崖上摔下来,这不是不要命了吗?

何况夏侯舞与洛英一处,自然是因为国公府灭门,夏侯舞拿自家的丹书铁劵救了洛英,否则按照洛英的性子,如何能允许夏侯舞一路跟随?

这梧桐村地处偏僻,寻常鲜有外人来,若不是被追杀,他们怎么会如此狼狈不堪?

试问天下间,还有谁会如此这般的恣意妄为,追杀他们?皇帝既然肯放了洛英出宫,自然不会再继续追杀,最多是监视一段时日罢了。

除非是他……

“月儿,守着家门不许出来。”叶贞拿着灯笼,为自己穿了件棉夹袄便走出门,“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跟着,不许出来。”

月儿似懂非懂的点头,“师傅要去哪?”

“去救人。”

音落,叶贞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出门。

外头阴森森的,本就是僻静的山村,到了夜里更是黑压压的吓人。出村必须经过那片林子,分岔路口一边是镇子,一边是远山。想来他们往这边走,是想回洛英的老家。

拎着灯笼,叶贞喊了几声,“小舞?洛英?”

两人都有伤,必然走不远,想来应该还在附近。叶贞心里也发怵,到底自己的身子也是不方便的,还不知能不能找到他们。

刚转身,便看见有白影朝着自己走来,当即吓了一跳,一声低喝,“谁?谁在那?”

“在下墨轩。”他依旧是那种清清浅浅的声调,墨发白裳,若不是容颜相左,此刻她真的会以为这是当年的轩辕墨。

松了口气,叶贞点了头,“是你。”

“你深更半夜的做什么?”墨轩跟上她的脚步。

“找人。”不知为何,虽然是萍水相逢,但此刻夜色暗沉,有他相伴,叶贞倒有些心安。许是自己一个女子在外也确实不安全,有个男子相伴也算是一种心理上的镇定剂。

“找白日里的那位?”墨轩跟着她不放。

叶贞顿住脚步,“那阁下这厢又是为何?”

“若我直言,你可相信?”他低头笑了笑,微弱的灯光下,叶贞看见他唇角一抹笑意,清浅而落寞。

“那要看是什么话,值不值得信。”叶贞深吸一口气,有些晃了神。

墨轩抬头看她,“若我是为了自己的病,想要与你攀一攀情义,你当如何?”

闻言,叶贞凝神了半晌,环顾四下黑压压一片,又没个帮手委实不便。但自己一个女人,如何能容得下陌生男子在药庐,横竖都是不方便。

刚要回绝,却听得墨轩继续道,“白日里我去了村子,在村东买了块地皮央人建几间屋子腾做香料作坊。白日里你便与我治病,夜里各归各路,免得染了你的名声。我这厢诚然也是真心求药,镇子上也开了一家香料铺子,你以后的香料只管与我便罢,不必再让人送去镇子这般麻烦。”

叶贞稍稍一怔,心里却有些讶异。

他诚然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,连带着她的名声与生计都谋划妥当。这样的心思细密,让她忽然想起了那个算计别人也算计自己的男子。

心下微凉,仿若有些生气,叶贞不做声大步往前走。

“你若不肯,我也不会强求。”身后,墨轩站在那里,幽然的轻叹,“都只道行医救人乃是医者本分,我这厢并不奢求病愈,只想着能多活几日。”

脚步顿住,叶贞深吸一口气,望着清冷的月,寥落的星辰,良久不说话。

“帮我找到小舞和洛英,我便答应你。”叶贞开了口,径直往前走。

墨轩低头轻轻笑着,一双幽暗的眸子总算绽放了稍许微光,却如月清冷,透着隔世的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