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6.回光返照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怀里的女子轻盈浅笑,“若早这么说,该多好。(www.ziyouge.com)”

洛英泪如雨下,“现下也不晚。”

“晚了。”夏侯舞的眉睫微微眨动,素白的面色在月光下泛着死灰般的颜色。她深吸一口气,终于还是微微合上了眸子,“我好困,洛英,带我走好不好?”

“叶贞?叶贞你不是会医吗?你帮我救救她,我求你!我给你磕头!我给你磕头行不行?你救救她……”洛英撕心裂肺的喊着,眼泪不住的滚落。

抱着怀中闭上眸子的夏侯舞,洛英觉得整颗心都被撕裂,那种前所未有的痛楚几乎要让他疯狂崩溃。

叶贞远远的站在月光里,容色清浅,一贯的平淡如常,“你若真的珍惜她,何至于落到今日的地步?她为你做尽一切,你却做了什么?这世上,很多事很公平,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为何物,失去了才明白珍贵。可是上苍不会给你第二次的机会!洛英,我救了她,也帮不了她。于你们之间,许是这样的结果早已是情理之中。”

“小舞惯来胡闹,却真心的爱着你。你荣耀时她并未享受过分毫,如今你落魄,她却愿意与你共甘共苦。试问,世间有几个女子能做到这样?同富贵者不胜枚数,但共患难的又有几人?都只听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她却为你舍生忘死。”

“洛英,是你负了她,也是你逼她走到了今日的地步。若你早日接受她,许是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只可惜……现下说什么都晚了。我虽然为医,但我不是神仙,无法肉白骨活死人。她熬不了多久,你看着办吧!”

语罢,叶贞转过身去,容色微暗,靠在树干处沉重的闭上了眸子。

“小舞?小舞不会死的,你骗我。不过是受了伤,皮外伤而已。你不救,自然会有人救。小舞你放心,我现在就赶回镇子里去,偏不信无人能救你。”洛英抱起夏侯舞,疯似的往回跑。

微凉的手轻轻抚上他的眉梢,夏侯舞笑了笑,“傻瓜,连叶贞都没办法,你还能求谁?我死不打紧,只要你能活着,便是死一千次,我亦无悔。”

那一刻,洛英泪流满面,扑通跪在地上,“可是我后悔了。若我早日明白,何至于落得今日下场。到底是我害了你,也害了我自己。小舞,别走!不要丢下我一个人。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日的地步,不要离开我。”

夏侯舞的泪滑落唇边,“我又何尝不想陪着你,可是……”低低的咳嗽,她的身子微微轻颤,“时不与我,又能奈何?”

“我把自己的命分给你,你撑着,无论如何都给我撑着。”洛英想要起身,却发觉再也没有气力。他所有的心思,所有的气力,都消失殆尽。

此时此刻,他才明白,倾天下之大,都比不过眼前的女子来得重要。

从前他一贯的恣意,一贯的眼高于顶,从不屑她的苦苦相逼,以为不过是女子的痴心妄想。这般轻浮的女子,如何能入得了他的眼。殊不知她的天真与认真,早已如心上朱砂,不知不觉的烙印在心头,否则何以她胡闹如斯他却不肯赶她走?

他无力的哭着,就像个无助的孩子,只剩下嚎啕大哭的容色。

夏侯舞泪如雨下,“便是我死了,你又怎可如此颓废?洛英,我要从前的那个人,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着一贯的骄傲,而不是如今绝望的你。洛英,笑一笑与我看,可好?我要走了,你便笑一个……”

洛英重重的点头,唇角止不住抽搐,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。

却让夏侯舞骤然心痛如斯,紧跟着泪流满面。

“笑得真难看。”夏侯舞眨了眨眼睛,勉强的笑着,“早前扑你,谁知都教你逃了。洛英,你现下吻一吻我可好?就当是最后的……”

“唔……”

吻,重重落下,带着洛英苦涩的泪水,有种奔涌不息的疼痛与眷恋。

夏侯舞闭上了眸子,口中鼻间都是他好闻的男子气息,暖暖的,教人再也舍不得放开。真好,真的很好。

洛英的吻沉重而绵长,让她的脑子一片空白。那翻滚在嘴里喉间的温暖,让人心疼而不舍。他含着她的唇,眼泪滚进她的嘴里,却让她也跟着低低的哭出声来。

下一刻,洛英紧紧抱着她,放声大哭。

夏侯舞泪落如雨,“下辈子吧……别再放开我的手,别再给我休书,否则……”

音落,四下一片冷寂,唯有冷风扬起洛英的哭声,渐渐的化作一片凄凉。

心下咯噔一声,如同凌迟般疼痛,洛英疯似的晃了晃夏侯舞,却见她再也没有任何反应。眼泪如雨零落,碎去的心再也无法拼凑。

“小舞?小舞你醒醒?小舞你别吓唬我?小舞……我答应你,我都答应你了,你听到没有?”洛英泣不成声,“你是我的妻子,那封休书……我怎么舍得给你休书,我只是想要保住你让你活下去。小舞……你听到没有?起来啊!起来啊!”

凄冷的夜里,墨轩背过身去,不忍去看这撕心裂肺的一幕。

洛英几近崩溃,仰天一声长啸,顷刻间泪流满面,“不要离开我……夏侯舞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叶贞红了眼眶,“人总要在失去才明白什么是最珍贵的,可是有意义吗?失去的永远回不来,死的再也不会复生。”

顿了顿,叶贞望着洛英痛不欲生的凄楚,深吸一口气,“不过,你比我幸运,上天给了你第二次的机会。”

墨轩骤然转身,洛英愣在当场。

冷了声音,叶贞略显无奈的开了腔,“夏侯舞,你闹够没?人家都为你要死要活,你还想怎样?你要的答案他都说了,你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啊?再装,我可不陪你演了,这大半夜的跟你们在这里胡闹,你不嫌寒碜,我还嫌累得慌。”

音落,洛英陡然低眉望着怀中容色抽搐,缓缓睁开双目的夏侯舞。

“人家正感动呢,你真不是时候。”夏侯舞撇撇嘴,而后小心翼翼的冲着洛英傻笑,“我这是回光返照,你……你别介意啊!”

墨轩低低的笑着,权当自己是透明人,转头看向别处。

洛英的脸,布满黑线,死死盯着在自己怀里慢慢坐起来的夏侯舞,一双眼睛几欲吃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