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7.剔骨刮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挠了挠头,“那个……其实真不是故意的,刚才是有些疼,不过只是扑倒你的时候教石子硌得疼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”

“那你的血是怎么回事?”洛英抹去脸上的泪,顾自起身,诚然是生了气。

叶贞略带戏虐的背过身去,手中的握着灯笼,低低的笑着。如今就看夏侯舞怎么收场,不过这洛英,想来经过这一吓,应该也算清楚了自己的心。若然真心相爱,无恶意的谎言,自然也不会作数。

指了指自己的小腿肚,上头的血如今止住了少许,但绷带已经被血染红,想来方才确实伤得不轻,以至于伤口开裂。所幸,还不到毙命的程度。

眨了眨眼睛,夏侯舞笑得没心没肺,“好了,别生气。如今我没死,不是件好事吗?难道你真的要我死……”

还不待说完,洛英已经狠狠瞪了她一眼,俯身将她打横抱起。看了看夏侯舞的小腿,声音微沉,“疼吗?”

夏侯舞点点头,“有点。”

闻言,洛英轻叹一声,“只要你没事,骗就骗吧,如今我只求你不会离开我,其余的你爱怎样便怎样。”

说着,洛英转身朝着药庐方向折回。

身后,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你倒是会撮合。”墨轩笑了笑,“从一开始,你便知道夏侯舞在假装。”

“小舞随了洛英良久,也诚然是用了真心。奈何洛英娇生惯养,所以对这方面一向都是被动的。他习惯了女子的体贴迎合,却不懂得珍惜小舞的单刀直入。如今遭逢巨变,更是心灰意冷。若不给他下一剂猛药,他如何能迷途知返?”叶贞缓步朝着前头走着。

走了几步,叶贞扭头看着墨轩,“你不是也知道吗?”

“受了伤,她只顾着捂着脖颈,却不见新鲜的血液继续流出,那自然是可疑的。”墨轩看了看头顶的月色,微凉而清白,“何况你能为他们夜间赶路,自然是重视不已,现如今却放任不管,任其生死而不愿搏上一搏,我当然便疑心你们在演戏。既然是演戏,那我作壁上观便是,无所谓搅合进来。”

叶贞颔首,“你倒是心细的。”

语罢,一路缄默,谁也没有再吭声。

回了药庐,推开房门,却见洛英正在拆开夏侯舞脚上的绷带,容色格外仔细。直到看见夏侯舞血迹斑驳的小腿肚,更是倒吸一口气,眸色微沉,“伤口很深。”

“无碍,不疼。”夏侯舞的额头满是细密的冷汗,唇色都发白。

轻叹一声,叶贞回头冲着身后的月儿道,“去把药拿来,伤口开裂,以后会不易愈合。”

月儿急急忙忙的跑开,叶贞直接进了屋子,“用清水洗干净,估计是伤口未愈就乱动,如今都开始生出腐肉来。怕是要刮去腐肉才能上药,这样好得快一些,否则这腿不知会不会继续溃烂,若是继续溃烂便废了。”

洛英骤然挑眉,“废了?”

“没事,我信你。”夏侯舞咬着牙,“刮腐肉便刮腐肉吧,只要保住腿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看了看倔强的夏侯舞,叶贞点了点头,“会很疼,许是麻沸散也挡不住。”

“没有腿,我如何与你回家?”夏侯舞深吸一口气,身子冰凉得厉害。

洛英不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良久,而后走过去,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,“不管怎样,我都不会再放弃你。”

长长吐出一口气,墨轩走进门来,“需要帮忙吗?”

叶贞颔首,“帮我取一柄匕首,一壶酒。”

墨轩出去,不多时便拎着一壶酒,拿着一柄匕首和少许绷带进来。月儿也取了止血散和金疮药进门,烛光被点得透亮。

取出匕首在火上烤得通红为止,叶贞冲着墨轩道,“把酒泼在她的伤处。”

酒精浸入伤口,杀菌的时候,夏侯舞疼得整个人都直哆嗦。所幸被洛英死死抱住,才算勉力撑住,这样的疼痛,只是开始。

灼热的匕首与腐肉接触,发出刺耳的“呲呲”声,有焦皮烂肉的气味迅速在房间里蔓延。夏侯舞几近痉挛,一口咬住洛英的胳膊,整个人颤抖得不成样子。

洛英忍着疼,却能感受着属于夏侯舞的撕心裂肺。

腐肉被一层层刮去,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脓水不断流淌而出,渐渐的将叶贞手悉数染红。叶贞的速度极快,这个时候心慈手软无疑会造成二次伤害。

“别怕,我在。”洛英附在夏侯舞的耳畔斩钉截铁的开口。

夏侯舞面色青白无比,突然晕了过去。

“小舞?”洛英心惊。

“没事,只是疼晕过去了。”叶贞快速上药止血覆上绷带,待拂去额头的汗珠子,这才发现浑身都被汗水浸湿。

洛英小心翼翼的将夏侯舞安置在床榻上,“她会怎样?”

“小心留意,许是今儿个夜里会有些烧,但熬过去就没事了。腿上的伤去了腐肉,上了我的药,除了留疤其余的便不会有什么关系。”叶贞如释重负。

“好。”洛英垂了眉睫,坐在床沿,低眉望着床榻上面如死灰的夏侯舞。

叶贞将金疮药敷在洛英的胳膊处,“这丫头气力大,咬得狠。”

“若她没事,咬便咬吧,为她废了这条胳膊换她的腿,也是值得的。”洛英目不转睛的盯着夏侯舞,生怕她再有个好歹。

先前是骗了他,但这一次,确实也是遭了罪。

这般痛楚,寻常女子哪里熬得过。

所幸夏侯舞是个女汉子,这般痛楚与洛英比起来,诚然也是微不足道的。

月儿端着脸盆进来,叶贞洗去手上的鲜血,而后让墨轩与月儿都退出了房间。想来夏侯舞醒来第一个想要看见的人,就是洛英。如今万事俱备,只需洛英夜里照顾好夏侯舞便罢。

走出房间,叶贞小心的带上门,叮嘱了月儿几句,月儿便去为夏侯舞煎药。

一回头,墨轩站在院子里,月光清辉若轻纱,在他身上蒙着迷人的结界。他便站在那里,墨发白裳,颀长的背影在身后拉得老长老长。

叶贞的脑子里嗡的一声,想起了彼时的光阴,那个也叫墨轩的男子。心,狠狠疼了一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