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8.不是哭了,是风迷了眼睛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已事毕,我便先行离开,明日再来请你与我治病。百度搜索澳门永利赌场 www.ziyOuge.com”墨轩似乎看出了她略略失神的窘迫,不慌不忙的开口。

叶贞点了点头,“今夜多谢你。”

墨轩颔首,“若你真要谢我,便与我治好这顽疾,也教我免受苦楚。”

苦笑了两声,叶贞眸色微恙,“我只能说竭力而为。”

闻言,墨轩略显失落的垂下头去,转身牵了马出去。

月光下一声马儿嘶鸣,他已策马行去。

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良久,叶贞眸底的光渐渐暗淡下去。一声轻叹,月色撩人,今夕知何夕?左不过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月色,不知宫里的月色,今夜是否如故?

“师傅?”月儿捧着一件披肩出来,“师傅小心冻着。”

叶贞清浅一笑,“无碍,今晚的月色格外的好,多看一会便罢。”

“是师傅的心情好,如今姐姐和大哥哥总算在一起,师傅觉得高兴。”月儿眨动着明亮的眼睛,笑得宛若彼时的那个女子,那个也叫月儿的女子。

叶贞失了神,当日便是这样的笑容,让她毫不犹豫的救下丫头,并改了名字叫月儿,如今……她越发长得像月儿了。尤其是这笑容,干净无瑕,像极了外头的渭河河水,碧蓝得教人不忍触摸。

“师傅,你笑得真好看。”月儿笑着盯着叶贞凝神的眉目。

莞尔轻笑,叶贞抚着月儿的脸颊,“师傅的月儿才好看呢。”

“谢谢师傅。”月儿笑得越发欢愉。

这样的年纪,正当无忧无虑。叶贞想了想,当时自己这么大,还在做什么?左不过跟着哥哥上山采药,而后跟着娘亲学女红,为的便是来日的选秀能一鸣惊人,摆脱自生自灭的处境。可惜谁都不曾想到,她做到了女子中最荣耀的位份,却在最后轻而易举的放了手。

她倒不是舍不得荣耀与富贵,只是舍不得心里的那个男子。

墨轩……

原来世间真的有思念这种东西,只是……每每想起自己所承受的一切不过是他步入皇权高峰的垫脚石,她便开始不甘,整颗心都疼得难以复加。

既然他要他的皇位,那就该断情绝爱。她不过一枚棋子,如今游戏结束,也该接受弃子的宿命,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,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活下去。

不,不是一个人,她还有孩子,还有……他们的孩子。

“师傅,你怎么哭了?”月儿伸手拂去叶贞脸上的泪水,“师傅你怎么了?”

叶贞摇着头,“风迷了眼睛。”

月儿低低的“哦”了一声,便道,“师傅,外头风大,还是进去吧!您身子不适,还是莫要站在风口处才是。”

“你这丫头,便是这般心细如尘,像极了……”叶贞顿了顿,像极了月儿的关慰。彼时的月儿,素来只为她着想,若不是因为自己,也许月儿不会死。

如今出了宫,反倒时常想起宫闱里的日子,一天天是怎样活下来的。

握住月儿的手,叶贞牵着月儿往内走去。

真好,还能握着月儿的手。遥想当时,她还说过要做月儿的手,却在最后还是让月儿离开了自己。不知道离歌将月儿葬在哪里,否则她定是要去祭奠一番的。

下半夜的时候,夏侯舞开始发烧,所幸有洛英衣不解带的照顾。他一个落魄公子,如何知晓照顾他人,偏对着夏侯舞,拼尽了全力。对于这样一个不离不弃,只要有一线生机,都只愿让与他的女子,他还有什么可以拒绝?

心里早已为她留了位置,只是自己并不知道罢了。

黎明时分,夏侯舞的烧才算褪去,整张脸越发的白净无色。

叶贞推开门进去时,洛英正拿着毛巾擦拭夏侯舞的脸,容色小心翼翼。月儿将米粥与馒头放在桌案上,叶贞走过去给夏侯舞把了脉。

“如何?”洛英急问。

“脉象平和了不少,你不必担心。这伤如今止了血,只要不会反复,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”叶贞坐在桌案处,“你吃点东西,否则哪里有气力照顾她?”

洛英墨迹了半天,终于道,“谢谢你。”

叶贞摇了头,“何必谢我,不过是小舞命不该绝,也亏得你的照顾,她才能康复起来。”

“彼时我这般对你,你还能以德报怨,洛英惭愧。”洛英低下眉头,容色微微窘迫。

轻笑两声,叶贞忽然道,“听得你曾给小舞一封休书,为的是与她脱离干系,保她性命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洛英颔首,“诚然如此。彼时连累九族,自然不敢牵扯旁人。我与她虽然成亲在先,但无夫妻之实,何苦还要连累她白白送命。左不过当时不明白,如今却懂了,想来早早就动了心思,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。”

叶贞点头,“那便好好珍惜。你们虽比不得轰轰烈烈,却也是生死相许的缘分。既然许了休书,如今悔过便重新娶一回。彼时是皇命难为,如今是心甘情愿。你觉得可好?”

闻言,洛英稍稍一怔,却不说话。

叶贞凝眉,“怎么,你不愿?”

“我……”洛英犹豫了片刻,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,“我……我这厢其实是……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!”床榻上传来夏侯舞虚弱的声音,“真是急死我了。你倒是应个声啊,害得我心痒痒。”

洛英微怔,“你醒了?可是好些?”

夏侯舞一把握住洛英的手,整个人又疼又不甘心,“你倒是说话啊?其实是什么?”

叶贞无奈的摇头,夏侯舞的性子果然是吃不得热豆腐之人。

却听得洛英拂去她面颊上散落的发丝,低低的轻语,“我其实是想问一问你,可愿二嫁与我?若是你不愿,我自然不会勉强,若是你愿意,我定然……”

“我愿意。”夏侯舞急忙道,面色煞白得惹人心疼。

叶贞轻笑,“这丫头诚然是个急性子,便是一点女儿家的矜持都没有,委实不像话。”

“既然是喜欢的,要什么矜持,只管有什么说什么,否则与你一样错过才算好的吗?”夏侯舞这厢刚开口,便开始懊悔。

房间内顿时寂静一片,夏侯舞的唇张了张,复而看了洛英一眼。见洛英略带无奈的眼神,只得惨白了容色,低低道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说你的。”

叶贞摇着头,“你说的是事实,左不过……算了,不说了。既然你们如此决定,我便与你们准备一下。这里没有什么好摆设,就我与月儿两个与你们祝贺,我且去与你定一身嫁衣便是。”

唇角微微一笑,叶贞二话不说的走出去。

眼底的光,顷刻间黯淡失色,笑容僵在唇边,心疼得无法言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