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1.二嫁洛英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干笑了两声,“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夏侯舞一怔,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醒来便在这里,既来之则安之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何况我如今有孕在身,又能逃得了哪里去?想必慕青也在等我的孩子出生,如此……”叶贞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面容微恙,“如此他便可以扶植幼帝登基,借机反扑帝君。”

“那你?”夏侯舞心惊,惊讶得站起来。

“这是我的孩子,我必得保他周全。原是不会成孕之人,如今难得有了孩子,我如何能舍得。横竖我还是爱着他,虽说心生怨怼,但他若死我也死,不会纵他一人而去。”叶贞低眉,“总归要留下他的血脉,也算给自己一个念想。不管慕青要怎么做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接着便是。”

夏侯舞眸色微颤,“你是说,慕青随时都会在这里出现?”

“你只管放心,在我的孩子没有出生之前,他是绝不会让人侵扰这里。”叶贞容色淡定,那平静的口吻,仿佛说着旁人的事情,恬淡而无波无澜,“如今两公府皆灭,他还指着这个孩子能翻身,又岂会白白打乱自己的计划?”

“可是,他为何要带你出宫?”夏侯舞始终无法明白。

“你不是说皇帝吐血了吗?”叶贞面色微冷,“皇帝的性子惯来执着,虽说外表沉静,但很多事情打心底里是放不下的。不战而屈人之兵,难道不比屠戮血腥来得更好吗?”

夏侯舞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你的意思是,慕青要借你的死摧垮皇帝的意志,而后借你的孩子,挟天子以令诸侯?”

“你都知道了,那我便不多说。这段时日,你们莫要离开药庐,好生养着伤。等到痊愈,我再想办法送你们离开。”叶贞收拾了嫁衣,置于柜子里。

“可是,他为何要送你来此?”夏侯舞还是不懂。

叶贞看着她,素来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,只是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许是这里偏僻,又或者是有什么别的图谋。这里道路不便,寻常人是逃不出的。”

夏侯舞低了眉眼,“那便不逃了。倒哪里都躲不开慕青的爪牙,还不若与你与洛英在这里,好好的过一段平静的日子。”

“人生难得几浮沉,你能这么想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虽然坐以待毙不见得是件好事,但总好过现在就死。”叶贞走出门去,外头的阳光很好,心却是凉的。

她何尝不知道,四面八方,不定有多少东辑事的走狗跟着盯着。

可是,她没有办法,这样的身子,如何能逃?如何可以逃?自身生死倒也罢了,唯独这个孩子,是绝不可有所损伤的。离歌不在,轩辕墨不在,她一己之力,如何能挣脱?既然无法挣脱,既然慕青想要这个孩子,那她就保住这个孩子。

只要能让孩子好好活下去,自己身死又有什么关系。

反正贵妃之身已经葬在了皇陵,她早已死过一次,也不差这一次。

走在阳光下,眸色寸寸冰冷,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看开,可是与夏侯舞这一番说辞,却又觉得原来不过自欺欺人。

罢了罢了,什么都不去想。

什么算计,什么阴谋,什么夺权,都让他放置一边。

如今她最重要的,是把孩子生下来。

夏侯舞站在门口,望着叶贞缓缓而去的背影,脚步沉重,却是微凉至绝。她不是叶贞,不懂她那种深沉的爱恨离愁,她只知道叶贞很难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日的地步,比寻常人付出了百倍的艰辛。

不过如此也好,至少现在他们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。

两个人在一起,不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吗?

扭过头,她看见洛英端着药,正着急忙慌的找寻着她的踪迹。轻轻一笑,夏侯舞一瘸一拐的走出去。

有了洛英,生死一处,夏侯舞便觉得什么都可以不在乎。

及至月末,夏侯舞的腿上才算好了个七七八八,能自由行走,只是不能走得太急。那一身的红色嫁衣明媚似火,灼烧了洛英的眼睛。美丽的女子原就是绽放在原野上的格桑花,只是他从未珍惜过。如今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的妻子,美若天仙。

眼中西施,怕就是这样的。

没有宾客,只有墨轩、叶贞和月儿三人。大红喜字贴在窗户上,如烛火般撩动人心。墨轩妥善安排,否则照着叶贞的身子,如何能面面俱到。

龙凤红烛,夫妻交拜,皇天后土,明月为证。

掀开红色的盖头,迎上夏侯舞清浅甜美的笑意,洛英忽然就醉了。纵情前半生,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心有所动。情之所钟,一往而情深。

叶贞走过去,将夏侯舞的手交到洛英的掌中,“以后她便是你的妻子,你此生唯一的亲人。愿举案齐眉,不负终老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洛英深吸一口气,“真的谢谢你。”

“这都是你的福分,与我何干?若你不懂珍惜,如今何来的红烛高照?人生一世,能得几回真爱,以后别再轻易放开彼此的手。”叶贞笑着,容色平静无波澜,心却疼得无法言语。

夏侯舞那一身的红,让她想起了自己当日的情景。

也是这样的颜色,他那温柔的声音,让她彻骨难忘。

只是如今,再不复从前。

有些人,只要放了手,便是一辈子。

是的,一生一世……

夏侯舞死死拽着洛英的手,洛英微微凝眉,脸色红了一下。烛光下,夏侯舞一下子笑出声来,“好了好了,你们都出去,都拜完天地了,就别碍着我们入洞房。”

这话一说,月儿第一个跑出去。

叶贞无奈的摇着头,“你就不能矜持点?这般没脸没皮,难怪人家洛英以前要避着你,打量着你是饿了半辈子,如今见着洛英要一次性补齐?”

“那又怎样,他现在是心甘情愿的娶我,既然娶了我,自然要与我生孩子。我还想赶着你的脚步,也怀一个小洛洛呢!”夏侯舞笑得格外恣意,那眼底的地火几乎要燃烧了洛英。

一扭头,却见叶贞的身子抖了抖,洛英也跟着抖了抖。

还是墨轩沉稳,只是低低的咳嗽几声,极为从容的走出去。临了站在门口道了一句,“洛兄,保重!”

洛英的嘴角止不住抽搐,以前都是他扑了人家,如今怎么觉得自己才是被大灰狼追赶的小白兔?

叶贞忍俊不禁,“那你这小洛洛抓紧便是。”

这厢叶贞前脚出门,后脚便见着夏侯舞用力的关上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