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2.终于吃到肉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急忙扯了洛英坐在床榻边,夏侯舞火急火燎的拆掉自己的发髻,当着洛英的面拆解要带。(www.ziyouge.com)只一眼洛英嘴角止不住的抽动,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有些过火。

痴痴一笑,夏侯舞盯着洛英,面色红了一阵,“不好意思,着急了些。”

“何止是一些……”洛英终于意识到,什么叫做秀色可餐。不过不是指夏侯舞,而是说他自己。这厢他怎么觉得有种在青楼里,自己被人开苞的感觉?分明他是堂堂男子,如今看着反倒是夏侯舞成了汉子,他成了女子。

晃了晃脑袋,洛英起身,缓缓解开自己的腰带,“小舞你别急,这新婚之夜,一夜春宵,自然是要慢慢来的。”

夏侯舞挑眉,“你不是说新婚之夜吗?那就是只有今夜,我不快一些,如何给你生孩子?何况我等这一天等了那么久,你也别扭扭捏捏,上一次没扑倒你,这一次我……”

洛英摇了摇头,“这一次换我来。”

“……”夏侯舞歪着脑袋看他,“怎么来?”

“过来。”洛英招了招手。

夏侯舞走上去,“要怎样?”

“把衣服脱了。”洛英手把手教她,身为女子,如何与男子……啪啪啪。

三下五除二,夏侯舞便退去了衣衫,只剩下内里的寝衣。抬头间,见着洛英也退去了衣衫,薄薄的只剩下一条亵裤。她低眉看了看,而后指着某样东西道,“上次硌得我生疼,这一次呢?”

洛英的脸上遍布黑线,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快步走上床榻,“不硌着你,你如何能怀上小洛洛?”

精神抖擞,夏侯舞瞪大眼睛看他,“来吧。”

“能把眼睛闭上吗?”洛英第一次觉得被人看得浑身发毛,那夏侯舞的眼睛本就大,如今还瞪着贼亮的光泽,在他不着寸缕的上半身游荡。

咽了咽口水,洛英低咳。

夏侯舞眨了眨眼睛,“我若是闭上,如何能看得到你做什么?”

“我来做,你只管闭上眼睛就是。你睁那么大眼睛,我……我觉得有种凌迟的感觉。”洛英咬牙切齿,瞪着自己的小娘子。

“那好吧!”夏侯舞闭上眸子。

清浅的吻,落在她的唇瓣上。那是属于洛英的温度,是她熟识的气息,淡淡的书生卷气。

不知何时,身上的寝衣被褪去,她用微凉如玉的胳膊环住他的脖颈,指尖在他的脊背上来回的游动。

他吻得时重时轻,时急时缓,却让夏侯舞觉得整个人都开始发热。

肌肤相贴,那种微凉与微热的接触,甚是舒服。

他咬着她的耳垂,却让夏侯舞咯咯的笑着,双手下意识的抵住他的肩膀,制止了他的亲昵,“好痒啊……我怕痒……”

洛英轻叹一声,便是洞房花烛夜,她也要纯真至此吗?不过这也是她最动人的地方,低眉间,夏侯舞两颊绯红,眸色迷离如朦胧月。

唇边笑意清浅,此刻不羡鸳鸯不羡仙。

一阵剧烈的撕裂疼痛,让夏侯舞忽然哭出声来。

洛英一怔,愣是半晌不敢动,“怎么样?”

“该死的老狐狸,没说会疼啊!”夏侯舞骂骂咧咧,“那死老头,又唬我……好疼啊……洛英……”

“没事的,一会就好……一会就好……”

“出血没有?”

“估计会、会吧……”

“那我明天是不是就有小洛洛了?”

“估计会、会吧……”

“那你加把劲,我忍着就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一夜的红烛高照,那一夜的春风旖旎。

一个女汉子扑倒花样美男的故事就这样进入了下一个征程,萌萌哒很有爱。

叶贞躺在自己的床榻上辗转反侧,脑子里空空的,只是觉得心里有些沉重。许是这样的温馨,让她觉得此生失去的太多,又或者……

抚了抚自己的肚子,她自小被养在北苑,于父亲二字相隔甚远。她忽然想着,难道自己的孩子也要步她的后尘,做一个无父之人?而自己……

若是慕青对她下手,许是这孩子就会变成孤儿。

心头一惊,叶贞起了身子,呼吸略带沉重的望着外头。

夜凉如水,月冷若霜。

走到窗口,叶贞拢了拢衣襟,却瞧着外头的河边坐着墨轩。他坐在自己惯来喜欢坐的石头上,一个人定定的看着河面,顶上的月色飘落若轻纱,这一番墨发白裳,委实迷人心眼。

轻叹一声,叶贞并未走出去,只是站在窗口如他一般眺望明月。

犹记得自己当时醒来便已经在宫外,双眼被蒙着,双手绑缚,一个人被放在颠簸的马车内一路奔跑。脑子里想着,是不是死期将近,却没想到被送到这么个地方,继而发现自己有孕。

她没能猜透慕青的心思,不知他为何没有杀了自己,为何还要将她放在这样的地方?是真的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?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筹谋?

叶贞自认为坚毅,可是有了孩子却难免投鼠忌器。不管心中如何思想,她始终抱着一个念头,那就是不会成为他的绊脚石,一如当日的城墙之上,她绝不会成为他的威胁。若真到了那一日,她不惧再死一次。

可是她的孩子又该如何是好?

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,如何能舍得?

轻叹一声,叶贞转身回去床榻。

那头,墨轩起身,定定的看着窗户方向。背对着月光,幽暗深邃的眸子里,看不见一丝光亮。他只是低了低眉睫,深吸一口气,负手而立,容光比月色还要清冷。

不知他是为了自己的病,还是为了旁的东西,无人可知。

夜风清冷,春天即将来临,是个好时候。

翌日,叶贞在外头等了好久,终于等到了夏侯舞一瘸一拐的走出门,每走一步总要停一停。月儿歪着脑袋,“师傅,为何姐姐入了洞房,出来便成了这副模样,好似伤得更重些。”

叶贞忍俊不禁,拍了拍月儿的小脑袋,“姐姐那是累的。”

“为何会累呢?”月儿继续问。

叶贞哑然,她该如何解释洞房为何物呢?想了想,还是觉得暂时没必要让月儿知道这些男女之事。月儿还小,不必过早了解。

便笑了笑道,“因为小舞姐姐和洛哥哥有很多话要说,所以累着了。你莫问,以后自然会懂。”看了看外头的天,阳光很好,心也跟着豁然开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