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3.保大还是保小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这夏侯舞与洛英一住便是半年,半年来相安无事,诚然如叶贞所说,再没有杀手来袭,过得安稳平淡。-www.ZiYouGe.com-

墨轩每日都来看病,开了药吃了药再走。时日久了,几个人便混熟了,有时候下了雨,墨轩也不走,只是借住。说是借住,谁知这一住就再也没走,与洛英夏侯舞做了邻居。

叶贞想着,自己好端端的一个药庐,如今反倒像客栈。

一个个赖着都不走了,吃也一处,闹也一处,比以前热闹。那月儿教夏侯舞带得,浑得不成样子,跟着她染了一鼻子的女汉子气。

早前,叶贞还试着赶墨轩走,但如今月份越发大了,也不敢再让他们走远。万一自己要生产,没几个人在身边,实诚是危险的。

整了整手上的小衣服,墨轩从外头走进来,手中拿着一个锦盒,“这个……送、送孩子吧!只是个小物件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打颤。

叶贞顿了顿,定定的看了他良久,不知为何,这半年下来,她倒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熟识的感觉。尤其那一对眼睛……只是她转念一想,怕是没有人愿意带着假面具这么久的,何况如果是轩辕墨,如何能这般淡然处之?

轩辕墨的性子素来隐忍,却也是算计满腹。他哪里会留这么长的时间来缓和,必定是短期内就将她重新设计回自己的怀里。

而眼前的墨轩,眼底干净,没有半分算计的模样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叶贞稍稍一怔。

墨轩打开盒子,里头放着一块长命锁,上头缀着的玉,那是极好的老坑。叶贞凝了眉,这东西怕不是镇子上的。

眸色微转,叶贞面色沉冷下来,“这东西从何而来?”

“自然是我的,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墨轩一顿。

“玉色上乘,绝非寻常人可有。这镇子上有多少铺子,我心里清楚,怕是没有一家能拿出这样好的东西。”叶贞的眼睛何其毒辣,岂能瞒得过她。

墨轩笑了笑,“这是我自带玉坠,当然不是这里的。左不过定制长命锁的时候,我便将自己的坠子敲碎了缀上去,金镶玉只当图个吉利。”

叶贞一愣,“你自己的?”低眉去看,果然见他平素里坠在腰间的玉坠子没了,想来不是假话。长长吐出一口气,叶贞摇头,“这东西我不要,太贵重了。”

“就当是给你的房租。”墨轩平静的开口,眼底无波无澜。

稍稍一怔,叶贞嘴角微扬,“看样子你早已想好该如何应对于我。你还是拿回去吧,我不需要,我的孩子也不会要这么贵重的东西。穷乡僻壤,还是入乡随俗的好。”

“你……”墨轩一怔,忽然见着叶贞抚着桌案开始喘气,面色有些异常,“你……你这是……”

“可能要生了。”叶贞咬着牙,腹部一阵阵疼痛,整个人都开始剧烈颤抖,“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。你去、去帮我上村子里叫一下产婆,然后让月儿去找小舞。”

墨轩急忙奔向门口,却在回眸时,眼底的焦灼陡然刺痛了叶贞的眼睛。

这个眼神……

“我没事,你快去。”叶贞浑身颤抖。

“等我回来。”墨轩转身疾奔而去。

抓过桌案上的长命锁,上头的玉石晶莹剔透,她记得……这是戎族求和时上贡的,寻常根本无法看见。所以……她骤然扭头望着空荡荡的门口,脑子里是那日城楼下,他焦灼若刃的眼神,眸一闭,顷刻间泪如雨下。

房内叶贞咬着牙,死死抓紧了被单,浑身大汗淋漓。夏侯舞就在叶贞床边,焦灼的帮忙换热水。

房外,洛英来回的在房外走动。

墨轩站在门口,双手负后,冷然伫立。

他听着房内刺耳的声音,叶贞每每用力,总会有撕心裂肺的揪心嘶喊。袖中的手握成拳头,指节青白冷冽。

叶贞的唇都被咬破,整个人气虚得几近晕厥。

“叶贞?叶贞你撑住,撑住啊!”夏侯舞心惊,抓着叶贞冰凉的手。

“孩子……”叶贞只觉得身上所有的气力都被抽干,脑子里空白一片,倦怠得只想闭上眼睛。腹部依旧阵阵疼痛,那种下坠与揪心的疼痛,让她不断地滚下泪来。

“别说话,咬紧牙关,一口气憋着。”产婆忙道,“含着参片,来,再来!”

叶贞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,全身上下的气力都已经干涸如枯井,再也无法使力,“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

“叶贞,你用力啊,别放弃!都能看见孩子的头了,你别放弃啊!”夏侯舞急得直掉眼泪。

外头,洛英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在外头原地直打转。

“胎位有些不正,孩子的头卡住了。叶大夫,你使劲啊,不然时间久了,你跟孩子都会有危险的。叶大夫,你使劲!使劲啊!”产婆焦急如焚。

叶贞咬着牙,却因为这个孩子是利用七星丹散去了红花的寒才得来的,原就比旁人不易。孕中她也是格外注意,但……到底是盈亏在先,体质教寻常人无法相比。

汗珠子不断滚出,浸湿了衣衫,她能感觉到孩子就要出生,可是她就是差了一口气。真的只是差一口气,床单被抓破,指尖的血染上床单,斑驳而触目。

“啊……”叶贞几乎用尽了全身气力,上半身都要弹坐起来,却突然倒了下去。

“叶贞?叶贞你醒醒?叶贞?”夏侯舞吓得直哭,眼泪不住的往下掉。

产婆心惊,急忙过去,死死掐住叶贞的人中,“是晕过去了。这可怎么好啊,再过会还是这样子,孩子会在肚子里闷坏的,到那时大人小孩都保不住。”

“婆婆您救救叶贞,她是个好人……”夏侯舞泣不成声。

“你试着激起她的生存意念,让她最好还能鼓足一口气,否则……老婆子我也没办法啊!”产婆满头是汗。

叶贞缓过一口气,睁着无力的眼睛眨了眨眉睫。

产婆顿了顿,走上床头,“叶大夫,如果实在不行,是保大还是保小?”

“保小。”叶贞低低的吐出两个字。

“什么保大保小,两个都要保!”夏侯舞一声喊,外头几乎就惊着了。月儿即刻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小小年纪但也懂得这话的意思。

要么留下孩子,要么保住大人。

而叶贞……不必想也知道,定然是保小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墨轩一脚踹开紧闭的房门,满脸黑线的走到床前,一把握住叶贞的手,“两个都要保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