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4.为你任性一次,值得!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哎哎哎你怎么进来了,快出去快出去!”产婆惊声尖叫。(www.ziyouge.com)

夏侯舞却愣了愣,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十指紧扣,叶贞扭头看他,满脸的汗水,满眼的泪水,“是……是不是你?”

墨轩深吸一口气,“朕在这里。”

缓缓撕下脸上的皮面,那张清晰而熟悉的面庞终于呈现在她眼前,却让夏侯舞陡然哭出了声音。

叶贞泪如雨下,指尖轻轻拂过他的脸。却被他一把握在手心里,“是朕,朕在这里,陪着你一辈子不离开。所以,你要撑住,我们还要带着孩子,一起去看日出日落。”

“到底,还是没能逃过你的算计。”叶贞咬着牙,深吸一口气。

她已经开始用力,指尖深深嵌入轩辕墨的皮肉里,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喊。轩辕墨陡然泪落,整个人痛彻心扉。他恨不能自己承受,却无法替她受痛。

“别怕,朕在这里,朕在这里,朕一直都在。”他吻着她冰凉的手,不断的呢喃,眼泪不断的滚落在她的手背上。

叶贞哭着看着他,终于发出一声彻骨的嘶喊,身下一阵滚烫的鲜血飞溅。

“生了生了。”产婆欣喜的尖叫着,快速收拾了脐带,拭去孩子身上的血迹,而后拿着早已备好的襁褓裹住了孩子,“是个带把的小子,真好。”

轩辕墨的手止不住颤抖,或者说,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起身瞬间,他看着襁褓中的孩子,突然泪如雨下,抽动的唇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。刚出生的孩子通体发红,一双眼睛没有聚焦,却喜欢左顾右盼。那双小手,还在空中挥舞着。

“孩子……我们的孩子……”轩辕墨陡然泣不成声,却站在那里不敢去抱那孩子。他只是生涩的伸手过去,却被孩子一把捏住了手指,彻骨的暖意顷刻间席卷全身。

“抱抱他吧。”夏侯舞捂着唇,止不住的笑着哭。

产婆自然不明真相,可是夏侯舞却知道,他们两个经历了多少波折才能有今日的局面。待产婆收拾好了一切,为叶贞止血,夏侯舞便领着产婆走出房门,而后欣慰的关上门。

“这是……”洛英微怔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“抱着我,什么都别问,什么都别说。”夏侯舞扑在洛英的怀里,叶贞差点生产而死,对夏侯舞来说,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。

洛英抱紧夏侯舞,静静的站在那里,任凭夏侯舞哭得天昏地暗。

“贞儿,你看,我们的孩子。好小啊,皱巴巴的……长得真像你……一点都不好看。”轩辕墨哭着开口,自从她离宫,他便从未落过泪,如今……算是喜极而泣吧!

叶贞无力的眨着眼睛,眼泪不断的滚落枕边,“值得吗?”

轩辕墨低了头,清浅一笑,“值得。”

抱了孩子在自己的怀里,叶贞泣不成声,“我的孩子……我终于有孩子了,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再也不用一个人。”

“你还有我!既然出了宫,我便不会再回去。这辈子,我就守着你们娘儿两,粗茶淡饭的过一辈子。什么皇宫皇权,什么天子贵妃,都是上辈子的事情。如今我只想跟你一起,陪着孩子长大。以后就当个平民百姓,挺好。”轩辕墨的指尖轻轻拨开她面颊上的散发,拨弄至耳后。

就是这样一个习惯性的动作,让叶贞整颗心都揪起来。

将长命锁挂在孩子身上,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拿万里江山,换一个贞儿和孩子,果然是一笔极好的盘算。这辈子,我也不再孤零零的一个人了。”

叶贞不说话,轩辕墨低眉苦笑,“我知道,你心里还是怨恨我的,否则我在你身边这么久,何以你一直未能察觉?便是察觉,你也不会相信,毕竟彼时的我一心皇位天下。如画江山,你曾问过我多回,我也回过你多次。”

“你总也不信,我会为你舍弃江山。连我自己都不信,苦苦经营了多年,到头来还是没能过得了你这一关。时也命也,我便认了命,天涯海角,只要与你在一起便好。与其孤零零的做什么千古帝王,还不如与你双宿双栖。”

“也许这样说,你会觉得我是个昏君,儿女情长并非我惯来的行事作风。你既然厌倦了宫闱厮杀,我便随你回到最初的平淡。到了这一步,我也顾不得什么生前身后名,就当是我任性一次。这辈子,我也只任性这么一回。为了你,值得!”

指尖轻轻抚去叶贞脸上的泪,“别哭,听说月中的女子不能哭,以后这眼睛便会不大好。你若有气有恨,只管说出来。如今我哪儿也不去,就陪着你。你骂也好,打也罢,就是别再赶我走。我已离宫,这天下唯有这里才是容身之所。”

轻叹一声,轩辕墨在她的眉心轻轻一吻,指尖轻轻逗弄这怀中的孩子,“以后我们一家三口,好好过日子。”

叶贞狠狠点头,此时此刻她还能说什么?

他为她放弃了筹划多年的江山,那江山他原本也握在了手里。可是现在,他什么都没要,只是告诉她,想为她任性一次,就一次。

可是一次,就已经赔付了整个江山社稷。

羽睫微微垂下,叶贞嘴角微微绽放着一丝笑意,“到底,我还是没能逃过你的算计。记得洛英对小舞说过一句话,我最是印象深刻,他说骗就骗吧,在一起便好。”

她终于笑了笑,眼眶却红肿得如核桃一般。

到底斗不过他,刻意靠近,刻意隐瞒身份,刻意等着她自己发现,然后见证她的思念与眷恋。他做到了!看似不经意的神情流露,总能引起她对他的思念。他小心翼翼的守着她,借此来慢慢消磨她内心的怨恨。

他是故意的,否则不会送她长命锁。按照他缜密的心思,又岂会傻得将如此珍贵的坠子送到她眼前?他分明知道有关戎族的事情,她最是清楚不过,那些戎族贡品,也是经过她的手挑选过的。

所以……她才会说,还是中了他的算计。

他已然习惯,不管做什么,都有自己的思路和布局。如今他用半年的时间设一个局,让她回到他的身边,而后一家三口好好过下去。

轩辕墨轻笑,“我没有骗你,只是等你发现罢了。”

许是真的倦怠已极,叶贞说着话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。轩辕墨小心的替她捏好被角,抬头却见夏侯舞走了进来,浅浅行礼,“参见皇……”

“她很好。”轩辕墨示意她莫要行礼,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洛英,眉睫微垂,走了出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