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6.你特么想笑死我?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夏侯舞与洛英刚刚推开房门,便愣在了那里,顷刻间四周黑压压的一片,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。下意识的洛英握紧了夏侯舞的手,夏侯舞却陡然上前挡在洛英跟前,美眸微冷,“你们什么人?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四下无人应答,一个个黑衣蒙面,明晃晃的刀剑刺痛了洛英的眼睛。

拍拍夏侯舞的肩,洛英示意她退后,“反了。”

这种时候,应该男人出面,她一个女汉子再汉子,也是女的。

夏侯舞眨了眨眼睛,极不甘心的站到了洛英身后。洛英深吸一口气,打量着这群人既然没有直接对他们动手,那定然是有所求。

“不知各位是什么人,在下身无分文,你们若然劫财只怕是要空手而归。这不过是给药庐,委实没什么可以满足各位的。”洛英缓缓开口,书生卷气,冲着眼前这一帮子人作揖。

“世子!”只听得一声低喝,伴随着一个黑衣人从外头走进来。

这一喊不要紧,要紧的是周旁的人齐刷刷跪了一地。

洛英心头咯噔一声,只道“坏了”。

那黑衣人面巾掀开,竟是早年洛云中帐下的谋臣赵复。当年国公府一案,皇帝与东辑事虽然大肆追捕洛家的党羽,但漏网之鱼还是不胜枚数。这国公府盘踞多年,想要彻底剿灭委实是不可能的。

百足之虫死尚且死而不僵,何况是洛云中的部下。

“属下赵复参见世子爷,世子妃。”赵复跪在那里,满脸的胡渣子,与当年帐中白净的容色相差甚远。想必这半年多,他过得不太好。

环顾四下,洛英顿了顿,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“当年国公爷惨死,属下等做鸟兽散,实则蛰伏等待反扑。我们定要为国公爷复仇,定然要狗皇帝以命相换。彼时世子爷侥幸逃过一劫,属下等日夜期盼,便是有朝一日能在世子爷的带领下,重续国公爷当年的千秋大业。”赵复说得群情激奋,眸光冷戾。

洛英深吸一口,抓紧了夏侯舞的手,“我已不是什么世子爷,国公府当年覆灭,是我爹一手造就,怨不得皇上。如今,我只想与自己心爱的人好好过日子,过平淡的生活。你们走吧,别在来找我。”

夏侯舞松了口气,才发现洛英的手心一片濡湿。

但转念一想,只怕这帮人没那么容易离开。

他们既然能蛰伏半年多,而后再堂而皇之的来找洛英,诚然是早有准备的,岂会轻易的善罢甘休?这洛英虽然不愿与他们为伍,但保不齐他们会……强迫!

心头一顿,洛英冲着夏侯舞使了个眼色。

夏侯舞这才想起来……该死……皇帝和叶贞还在那个房间。

眼瞧着这群人来势汹汹,只怕早已包围了药庐,那皇帝和叶贞岂非危险?有皇帝在手,有贵妃在侧,还有个小皇子,那不是……几乎就已经把大彦皇朝的所有筹码都握在了手里。这样一想,夏侯舞的额头不禁泛出冷汗。

该死该死!

“世子爷岂可说这样的话,国公爷之仇不可不报,我们定要将狗皇帝碎尸万段。这大彦皇朝的江山,应该由世子爷来坐,我等誓死追随,还望世子爷揭竿而起,与属下等共创大业!”

音落,所有都高喊着,“请世子爷为国公爷报仇雪恨!”

深吸一口气,洛英眸色一转,“既然是大业,自然要谋定而后动。这样吧,小舞一个妇道人家怕是听不得这些,不若让世子妃出去歇一会,我们再好好商量。”

夏侯舞颔首,“那你们聊,我出去走走,这里人太多,我喘不过气来。”

说着,夏侯舞抬步便想往外走。

岂料门口的人咣当一声出剑,拦住了夏侯舞的去路。

赵复低低的笑了两声,那声音尖锐刺耳,让洛英整颗心都提起。

听得赵复冷笑道,“世子妃不必忙了,右厢房的那几位属下业已控制,左不过是皇上与贵妃娘娘……世子妃放心,在还未筹谋好大计之前,属下等不会让他们有所损伤。只是时日长久,那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你们太过分了!”夏侯舞愠怒以及,冲着赵复便破口大骂,“你们这群没爹生没娘养的东西,你们自己要谋什么天下大业只管自己去谋划。我们已经退出了皇朝厮杀,已经什么都不要了,你们还想怎样?”

“那头是皇上是贵妃没错,可是你也别忘了,宫里还有一个皇上,贵妃早已葬身火海被葬在皇陵之中。如今他们不过是寻常夫妻,难道你们连这都不放过吗?世间还有没有天理?你们到底有没有人性?”

“什么为国公爷复仇,说得比唱得还好听。你们要复仇就去复仇,关我们什么事?国公爷的儿子都不吭声,要你们这群外人瞎起哄。分明是自己想要做皇帝,还在这里大言不惭说得那么冠冕堂皇。你特么想笑死我啊?”

洛英的面色乍青乍白,不过夏侯舞说得确实没错。

轻叹一声,握紧了夏侯舞的手,将她轻轻揽入怀中。也不顾及周边的人,一张张乌漆麻黑的脸,夏侯舞这番话无疑是给每个人都打了一记耳光。

而这个耳光,确实是戳心坎的。

可谓,字字珠玑!

不过,谁惹他家小娘子,活该被骂得狗血淋头。

洛英只管护着夏侯舞,也不管他们怎么想,横竖要头两颗,要命两条。

“世子妃此言差矣,属下等是真心要为国公爷复仇的,绝无二心。既然世子爷不肯,那属下等只要先擒住皇上与贵妃,再谋后路。”赵复面色黑得难看,愤愤起身,狠狠瞪着夏侯舞倔强的容脸。

方才那一番话确实是他的心声,左不过……被夏侯舞这样一嚷嚷,难免让手底下的人动摇了心思。

为今之计,只有先擒住皇帝再说。

手一挥,赵复朝着门口走去,“好生照顾世子爷和世子妃,不许他们踏出房门半步。所有人随我走,擒拿狗皇帝。”

夏侯舞急得直跳脚,房门却被重重的关闭上锁,外头人影攒动,他们已被重重包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