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7.杀了皇帝与贵妃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轩辕墨抱着孩子,一手牵着叶贞跨出了房门。

黑压压的一片国公府余孽,月光下明晃晃的刀剑齐刷刷的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屋顶上翻落十多个鬼卫,瞬间以背靠式围住了轩辕墨与叶贞,确保一家三口的周全。

这些鬼卫本就是轩辕墨从宫里带出来的,除非遇到生死一线,否则绝不会出现。故而这么久,任何人都没有瞧见鬼卫的影子。

“狗皇帝!”赵复大步流星的走来。

轩辕墨冷笑两声,“看样子国公府一案,这漏网之鱼不少。”

赵复一顿,想不到自己说了三个字,轩辕墨已经猜到自己的身份。当下一怔,更是恼羞成怒,心道这个皇帝果然不简单,诚然是不好对付的。

所有太聪明的人,都该死!

“哼,国公爷有功于社稷,你这昏君,竟然擅杀忠良,果真是该死至极!”赵复冷喝。

环顾四周,轩辕墨抱紧了怀中的小梧桐,低眉看着孩子甜美的睡相,不由的心头一抽,“忠良?谋朝篡位也是忠良吗?你们别忘了,现如今自己还是朝廷钦犯,这般肆无忌惮,就不怕连累家人?朕宽宏,不欲连座,是而你们的家人还完好无损。若你们真当不识趣,就别怪朕下手无情。”

他就不信,他们都愿意当个孤家寡人。

果然,所有人开始面面相觑,眼中无尽犹豫。

轩辕墨冷哼一声,“你们速速退去,今日之事,朕权当不计较。否则……谋逆弑君,该诛九族。难道你们都想落得国公府一般的下场?听人蛊惑,为人剑刃,你们得到的是什么?不过是亲人的鲜血,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?”

这话一出口,底下的人更是慌了神。

要知道,这半年来,赵复为了纠结逆党,诚然吃了不少苦头。这群人跟着他也是历经苦楚,如今皇帝金口玉言,说过不计较,并且没有连累自己的家人。如此宽厚大恩,对他们这些朝廷钦犯而言,那可是心动至极的。

“你们莫要听昏君蛊惑,他杀了国公府上下几百口,岂会如此轻易放过我们。这些时日,我们如过街老鼠般的四处逃窜,难道不是拜他所赐吗?现在,我们就要为国公爷报仇,杀了昏君,杀了这个狗皇帝。”赵复愤怒大喝,试图激起众怒。

轩辕墨眸色微转,忽然朗声大笑。

“你笑什么?死到临头,看你能笑多久!”赵复冷剑出鞘,战事一触即发。

“朕笑你蠢,笑你们蠢钝至极。”轩辕墨冷哼,“便是杀了朕,你们又能怎样?宫中还有一个皇帝,你觉得世人会相信谁?”

“有贵妃在,谁敢不信?”赵复低喝。

轩辕墨摇头,“贵妃早已出殡,还是朕亲自册封的敦肃孝仁皇后,如今就在皇陵,你们若不信,大可自己去看看皇后陵。天下之人,容貌相近者甚多,你们这群蠢货,也想用我们两个来挟制朝廷,简直是自寻死路!”

赵复有些错愕,一时语塞。

叶贞冷笑,“世间早无贵妃此人,你们就算拿了我去皇宫,谁会信?最多是宫门卫士觉得本宫死而复生,当是青天白日见鬼了。如此倒也有趣,不知能吓死多少。若然把门口的御林军都吓死,你们就可以学国公爷入宫夺位了,果然是好办法。”

“你!”赵复万料不到,叶贞这冷笑话,说得他是一句话都蹦不出来。

这一对夫妻,虽然出身宫闱,却一个比一个伶牙俐齿。

轩辕墨低眉笑看叶贞,两人柔情缱绻。

赵复一眼落在轩辕墨怀中的小梧桐身上,嘴角冷笑,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杀了你们,带着小皇子入宫。想来宫中那位皇上,也不会不顾及这小皇子的安危吧……”

眸色一沉,轩辕墨的眼神陡然变得冷厉至绝。谁都不能碰他的妻儿,谁敢动一下,他就要谁死无葬身之地。

手一挥,赵复退后半步,“杀了狗皇帝!夺小皇子!”

音落,轩辕墨一声冷喝,“杀无赦!”

顷刻间兵戈之声四起,鬼卫死死护住一家三口,急急往院子外头撤离。

“小舞他们……”叶贞着急。

“放心,既然是国公府的人,不会对他们怎样。”轩辕墨拽了叶贞的手,便随着鬼卫往外冲。

国公府余孽有上千之众,看样子有半数以上是冲着他这个皇帝来的,而非冲着洛英。如此想来,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车轮战一波接一波的冲上来。

鬼卫到底也是双手不敌四拳,一个个都负了伤,却还是拼了命的护着三人退出了药庐。外头场地空旷,人墙似的逆贼蜂拥而上。

虽然鬼卫武功奇高,但轩辕墨带出来的鬼卫是有寥寥十数人光景,应付一时尚算可以。但长久下去,委实也是吃不消的,渐渐落了下风。

“怎么办?”叶贞扭头望着面色冰凉的轩辕墨。

夜幕沉珂,只怕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低眉望着怀中的小梧桐,轩辕墨深吸一口气,“别怕,无论生死,我们都会在一起。至于孩子……只要能活着,风阴就会救他。”

叶贞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十指紧扣,生一处,死也一处。

鬼卫渐渐的倒地,他们已经被逼到了渭河河边。剩下还有四个鬼卫镇守四方,死死护着他们的周全。

放眼望去,尸横遍野,赵复也讨不了好处,鬼卫杀人素来阴狠无比,他也算见识到了。

损兵折将,如果还不能拿下那个孩子,只怕……

赵复一咬牙,“无论如何,抢到小皇子,杀了皇帝与贵妃!”

一声令下,另一轮的厮杀继续涌上来。

外头打得不可开交,房内的夏侯舞也急得直跳脚。蓦地,她的手摸到腰间的一样硬物。猛地一拍脑子,“对了,我有这个!”

掏出腰间的一个小盒子,里头放着两小一大药丸。

“这是何物?”洛英问。

夏侯舞咬牙,“彼时我们险些遭东辑事杀死,叶贞后来便做了这个毒丸给我,说是牛也能药倒。”

将小药丸吞入腹中,两人会意的颔首。

只听得房内洛英急促的声音,“小舞?小舞你怎么了?来人哪!快来人!”

门被打开,外头站着的六七个汉子齐刷刷涌入房间,“世子……”

这厢话未说完,方才还躺在洛英怀中奄奄一息的夏侯舞陡然睁开眼睛,毒丸顿时丢出去。说时迟那时快,只听得药丸落地一声低低的闷响。顿时腾起一阵白烟,夏侯舞拽了洛英就往外冲。

屋子里的人,齐刷刷被毒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