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8.抢皇子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所有人都加入了厮杀的行列,故而药庐内戒备松懈,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是极容易躲开的。夏侯舞对这里的熟识程度,自然要胜过他们,躲在院子里的草药缸子后头,想着办法该如何救轩辕墨与叶贞。

“外头打的这么惨烈,你我一不懂玄门阵法,而不懂舞刀弄剑,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我怕不到阵前,你就要壮烈了。还是别去!”洛英死拽着夏侯舞不放。

“谁说我要冲出去了,刀剑无眼,我还不想死得那么蠢。”夏侯舞凝了眉,“对了,你前阵子不是跟轩辕墨去打鱼吗?”

洛英颔首,“不是你说鲫鱼生奶吗?”

夏侯舞就着洛英的脑门就是一个爆栗,“谁跟你说生奶了,我问你船呢?”

“就在河边那个芦苇淀子里。”洛英道。

“这就好办了!走!”夏侯舞扯着洛英便从后门溜出去,直接去了芦苇淀子,找到了那艘小渔船。

洛英凝眉,“如今是春潮,又是夜里,浪急不好行船。”

“那也比活生生砍死的好吧?”夏侯舞二话不说就上了船。

“还好我会水。”洛英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夏侯舞瞪了他一眼,真是狼不叼谁的孩子,谁不心疼。打量着对方不会伤了自己,洛英就恢复了原有的慢条斯理,可把夏侯舞急的半死。

远远的,只有三个鬼卫还在死撑着,轩辕墨抱着孩子,与叶贞站在了河岸边。

四周黑压压的人群不断的涌上来。

“叶贞,快上船!”夏侯舞高声喊着。

轩辕墨一回头,只见洛英与夏侯舞撑着竹竿艰难的撑着船。夜里风急浪高,根本无法掌控船只的方向。但事到如今……坐以待毙与冒险一试,只能而选其一。

剩下的三名鬼卫,其中两人分别挟了轩辕墨与叶贞,飞身上了船只。

最后那名鬼卫,被赵复的人,终于因为不支而被乱刀砍死。

“大人?”赵复的手下惊呼。

赵复眸色一沉,一不做二不休!陡然厉喝,“来人,放箭!”

“可是世子在船上,还有小皇子?”

早前顾及着小皇子,赵复才不惜人命,如今……心头一横,“与其放虎归山,不如破釜沉舟!若是让他们逃出升天,谁都别想活!”

话音刚落,齐刷刷的弓箭手对准了船只。

轩辕墨视线一扫,陡然看见岸边那匹马,应该是赵复他们带来的。急忙将小梧桐交付在其中一名伤势不算太重的鬼卫手上,“去夺了马匹立刻赶回京城,务必将孩子交到风阴手上!明白吗?”

鬼卫一怔,“是!”

素来鬼卫只听命令,不问因果。

带着一个孩子,肯定能跑出去,若然带着他们,必死无疑。既然要死,那就让孩子活着,他们……说好了生死一块!

黑暗中,鬼卫以绝顶轻功掠过河面,终于落在马背上,马声嘶鸣,他已带着小梧桐策马飞奔。赵复等人回过神,已经是为时已晚。

更是恼羞成怒,赵复怒喝一声,“放箭!”

顿时箭雨如潮,直抵小船而来。

鬼卫一把抓起船板,“皇上下水吧!”

叶贞扣住船板,与轩辕墨纵身跳下渭河,而后死死揪住船舷,靠着船只当挡箭牌。总算避开一些冷箭,不至于被当场射死。

那头,夏侯舞与洛英亦是如此,双手紧扣,死死抓住船舷。

而那名鬼卫,因为要保护皇帝撤离,被当场万箭穿心而死。

船只在水里顺水而流,因为风急浪高,四人在水里不断被呛。陡然间一个巨浪打来,瞬时将船只拍散。水下暗潮急涌,几个礁石,便让各自冲散在水里。

叶贞的水性惯来极好,一把抓住了轩辕墨的手,却还是难挡身下的急浪,双双被冲出去。

洛英只能抓紧夏侯舞的手,也不管冲到哪里,只要能活着便是。

赵复眼见着船只被浪拍碎,想着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,也只能葬身鱼腹。

很好!皇帝死了,只要他们找到那名鬼卫,夺回小皇子,那这天下……早晚就是他的!今日损兵折将,明日定要做人上之人!

“立刻去追,一定要找到小皇子的下落!”赵复翻身上马,望一眼波涛汹涌的渭河。

哼,如今连洛英都死了,那这国公府的党羽,以后都只能听自己的。

眸色一沉,赵复急忙去追那名鬼卫。

夜色沉沉,鬼卫本就负了伤,如今策马颠簸更是吃不消。但他是鬼卫,除非完成命令,否则决不可轻易死去。便是撑着一口气,也要撑到京城,把孩子交给风阴。

抬头,前方隐隐有火光快速移动,身后是哒哒的马蹄声。

鬼卫抱紧了怀中的小梧桐,孩子的哭声传出去甚远。

身后的人只要循着声音,就一定能找到他。

但这是小皇子,他是断不能损伤分毫的。故而只能任凭小梧桐哭着,不断的挥舞着小手。冷箭嗖嗖的从身后射来,脊背一沉,鬼卫的身子陡然落下马去。就地一个翻滚,他只能竭尽全力保护孩子的安全。

下一刻,他已被重重包围,却死死抱着怀中的孩子。

脊背上,两支冷箭贯穿了身体,鲜血不断从箭矢处滴下。

“哼,小皇子!”赵复策马而来,冷冷的立于马上,看着奄奄一息的鬼卫。

鬼卫手持冷剑,撑着最后一口气单膝跪地,握剑的手止不住颤抖。只要没有躺下,他就会战斗到底。

“杀了他!”赵复冷喝。

忽然四下一阵诡异的声响,便见着有无数带着火光的箭羽飞射而来。顿时无数人躺下,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火球。

“大人,是东辑事的锦衣卫大军。”底下一声禀报。

赵复当下变了颜色,“撤!”

也不待多想,立刻勒马逃离。

东辑事的锦衣卫大军岂是好惹的,一个个杀人不眨眼,飞鱼刀锋利嗜血。

鬼卫终于无力的躺在地上,怀中死死抱着哭泣不止的小梧桐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
“千岁爷!”锦衣卫统领木云快速包围了鬼卫。

慕青立于马上,底下众人手持火把照亮了这里的一切。孩子的哭声让慕青眸光冷戾如刃,翻身落马之际,已经快速的抱起了小梧桐。

木云一怔,从未见过自家千岁爷呼吸如此沉重过。

“贵妃何在?”慕青冷喝。

鬼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“渭河……”

还不待说完便没了气息。

木云一探鼻息,“断气了。”

“一帮废物!”慕青抱着小梧桐上马,“马上去梧桐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