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9.生要见人死要见尸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锦衣卫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进梧桐村,只看见药庐前头尸横遍野,有少许船只的残片被浪头冲到岸边。天色渐亮,一片死气沉沉。

慕青站在渭河岸边,脸色黑得发紫,整个人一声肃杀之气,恨不能将这里焚烧成灰烬。

“千岁爷!”木云将一名被擒的逆贼丢在慕青脚下,“属下去追,为首的是前盈国公府洛云中帐下谋士赵复。赵复逃脱,其余的大部分被属下或擒或杀。”

幽冷的转过身来,天际撕裂般的鱼肚白落在他的眼角眉梢,晕开他眼中无法克制的冷戾杀气,“皇帝和贵妃何在?”

那叛贼一见是东辑事首座,千岁爷慕青,早已吓得魂飞魄散,整个跪在那里直打哆嗦,“都……都被赵大人逼……逼到船上,然后……”

“然后什么?”木云冷喝,此刻的慕青,连他都觉得害怕。

“船翻了,一个都没回来。”

这厢刚说完,慕青已经一掌拍在了他的天灵盖,下一刻,脖子分家,脑袋被拎在慕青的手里。鲜血沿着脖颈不断的涌出,慕青眸光染血,狠狠的将人头丢入河中。

“千岁爷?”木云怔在那里,整个心都颤抖不已。

此刻的慕青就像是杀红了眼睛,那一股子的杀气,让人不敢靠近。

深吸一口气,木云声音微颤,“不知千岁爷如何处置那些余孽?”

“剥皮拆骨,本座要他们的血,染红这条河!”慕青嗤冷咬牙。

木云倒吸一口冷气,“是。”

小梧桐刚刚哭累了睡着,此刻又醒了,又开始哭闹不休。

木云的心头咯噔一下,怕是千岁爷又要杀人了,越发的不敢抬头去看。然他等了良久,却没能等到慕青的发作,不觉稍稍抬了眼睛,却诧异的发现慕青正在用自己的手,举止生涩的逗弄这怀中的孩子。

那孩子的手死死抓住了慕青的手指,竟也跟着不哭不闹。

“千岁爷,那这个孩子……”

木云还没说完,便看见慕青陡然投射而来冷冽的目光,“这是小皇子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是!”木云心惊不已。

顿了顿,慕青缓了口吻,“去给孩子弄点吃的。”

木云急忙行礼退下,却瞧着慕青抱了孩子,一步一顿的朝着药庐走去。他站在药庐前头很久,久得连身边的人都觉得,他不会进去。

幽然轻叹一声,慕青抱紧了孩子,终于踏入了药庐之内。

里头一片杂乱,四处狼藉。

走进叶贞的房间,慕青幽幽的坐下,将孩子放在桌面上。翻看胸前的长命锁,后头刻着小梧桐三个字,十多年不曾真正笑过的脸上,硬生生挤出一丝僵硬的笑,“小梧桐?”

门外的奴才们,惊出一身冷汗。

环顾简单精致的房间,慕青轻叹一声,却不作甚,只是任凭孩子不时的揪着他的手指、衣袖、连带着他的头发……

这些,换了平日里,都是要死人的。

有人想着,许是太监不能人道,故而对于一个孩子,会心生怜悯。

事实上,慕青杀了那么多人,一个孩子而已,他哪里会有什么怜悯可言。

木云端着一碗奶,“千岁爷,实在没找到什么吃的,所幸来的路上属下瞧见过一头母豹子。那豹子刚产仔,属下就杀了豹子取了奶。”

慕青伸手去接,木云忙道,“属下……”

“交给本座,你下去!”慕青的口吻不容置喙。

木云一怔,“千岁爷……”

顿了顿,该死,他竟然敢怀疑千岁爷的命令,急忙行礼退出去。

“豹子奶也好。小梧桐,来……”慕青用勺子一点一滴的喂给小梧桐。说也奇怪,寻日里杀人持剑他的手都不会抖一下,如今握着勺子给小梧桐喂奶,却是轻微的发颤。

这一碗豹子奶,他足足喂了半个时辰左右,一边喂着,一遍要替小梧桐擦拭唇边。小梧桐又不是个安分的,在桌案上挥手蹬脚,让慕青好一番手忙脚乱。

这厢刚喂好,便闻着一股子怪味,慕青挑了眉,冲着外头的奴才招手,“看看是……什么情况?”

“千岁爷,是……是小皇子拉了。”奴才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,心头想着,千岁爷定然要发怒了。

谁知那慕青只是低低的“哦”了一声,而后坐了下来,“把尿布换了。”

奴才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“是!”

二话不说便在房间里翻找出了尿布,动作略显迟钝的为小梧桐换尿布。这些本来是嬷嬷们,奶娘们的事情,他一个太监哪里干得利索。

慕青黑着脸在一边坐着,额头略路泛着汗珠子。

及至奴才换好了尿布,慕青才算松了一口气,冷喝,“没用的东西!”

“千岁爷饶命!”慕青这一声喊,多少人要吓得魂飞魄散。

足足一日,慕青都坐在这里不曾离开过半步,不时逗着小梧桐,或者一个人站在窗口望着波涛汹涌的渭河发呆。

三日前,东辑事接到密保,国公府余孽已经找到了洛英的下落,同时也探知了贵妃未死,皇帝相随的消息。

为此,慕青第一时间马不停蹄的往梧桐村赶。

他甩开后头的锦衣卫大军,与木云的先锋部队轻骑而先。一路上,慕青跑死了两匹马,到底还是没能赶上。到底……还是晚了一步!

外头斜阳晚照,慕青将小梧桐放置床榻上,一个人望着外头的烟波浩渺。

木云敛了眉走进来,跪在慕青身后,“千岁爷恕罪。”

“人呢?”慕青眸色微合,掠过一丝冰冷。

“河水太急太深,根本无法下到河底。然下游也已经搜过,没有半点踪迹。大抵船翻的时候,都沉入水底了。”木云慎慎的开口。

慕青骤然转身,一掌将木云身边的桌案击个粉碎,“本座不是要听这个,人呢?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就算你们都死绝了,也要把尸体给本座从水底捞上来。明白吗?”

一声巨响,惊了床榻上的小梧桐,登时哇哇大哭。

深吸一口气,木云颤音磕头,“属下明白!”

慕青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,尽量轻柔的抱起小梧桐,极力压制自己的声音,“滚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