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.耶律辰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连数日,慕青都待在药庐内,等着最后的消息。只是越等心头越凉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没有轩辕墨与叶贞的分毫消息。

他们就跟空气一样,从世间蒸发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到底,慕青还是决定返回皇城。怀抱着小梧桐,敛尽杀气,但眸中锐利却是与日俱增。

叶贞与轩辕墨抱着浮木,也不知漂了多久,整个人都昏昏沉沉,被水泡得浑身发白,酥软无力。

再次醒来,是在一艘商船上。

这渭河本就四通八达,各国的船只都有往来。大彦皇朝素来不是固步自封的朝廷,对外贸易也是常事。

“主子,她醒了。”一声轻细的女子声音,带着少许异国腔调。

叶贞虚弱的睁开眼睛,愕然发觉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床榻上,船只因为风浪而不断的摆动摇晃。环顾四周,这船舱诚然不是寻常,宽敞而奢华,隐隐还带着奇香。

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,叶贞陡然心惊,“墨轩?墨轩?”

急忙掀开被子下床,外头却走进两个人来。

一个是婢女打扮,一个是年少公子。

想来跑出去的,就是这个丫鬟。

两人的妆束有些怪异,女子着暗色束身衣,头上戴冠披轻纱,束腕发出珠翠链子相互撞击的声音。叶贞凝眉,何处的女子会脚着弯角靴子?素来中原的女子都已绣鞋为主,难不成已然出了中原?

且看那年少公子,长得虽然俊朗,但于中原男子诚然是极为不同的。

浓眉阔目,鼻子格外高挺,那双肩宽阔至极,道有几分像戎族之人。

见叶贞坐在床榻上细细的打量着自己,那公子行了个贴胸礼,将右手贴在心口。叶贞愕然明白,这就是戎族的行礼方式。当下心头开始慌乱,戎族与大彦朝早前征战不休,虽然后来生擒了耶律楚,但到底戎族称臣也是心不甘气不顺的。

“您好,在下耶律辰。”那男子笑了笑,坚毅的脸部轮廓松了松。

叶贞微微颔首表示回礼,“叶贞多谢各位的救命之恩。敢问耶律公子,可有看见我随行的人?是个男子,他……”

耶律辰颔首,“他便在你的隔壁房间,不过还未清醒,他腿上受了伤。”

“什么,他受伤了?”叶贞心惊,忽然问道,“那还有别人吗?”昏迷前,她并未看见夏侯舞与洛英,此刻也不知是否一同被救。

“怎么,你们还有人落水?”耶律辰一怔,“在下并未看见旁人。”

心里头咯噔一声,叶贞眸色微恙,“那烦劳耶律公子,让我见一见我的同伴可好?”

“这是自然的,请随我来。”耶律辰在前头带路。

这船诚然是够豪气的,分上下两层,说是商船却如同官船一般气派。

房间一个连着一个,都是极为考究精致的,像是按照某种级别或是仿造的。

婢女推开隔壁的房间门,叶贞一眼便看见倒卧在床榻上的轩辕墨,看样子是伤得不轻,如今还一动不动。

“墨轩?”叶贞心惊,急忙跑过去,轻扣腕脉。

脉象浮动,情况并不太好。何况他本就有毒在身,她虽然竭尽全力,也只是控制了体内毒素的蔓延,始终未能彻底拔除。

“你会瞧病?”耶律辰愣了愣,而后别有所思的看着婢女。

叶贞不动声色,“略懂而已。”

耶律辰点了点头,“看不出来,叶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。”

“实不相瞒,这是我的丈夫,我们二人本来驾船出行,谁知半路遇见水匪,船翻了。”说到这里,叶贞握紧了轩辕墨冰凉的手,不由的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耶律辰眼底掠过一丝异样,“那夫人您这是……”

“不知贵船可有银针药材?我丈夫病得不轻,怕是要劳烦公子。这厢打扰,待回了家必定厚礼相赠。”叶贞说得诚恳至极。

耶律辰摇了摇头,“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,你要的东西,船上都有。我这船原就是去收药材的,你只管放心去取便是。”

“多谢。”叶贞眸色感激。

不多时,婢女便取了银针,耶律辰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着叶贞用银针救治轩辕墨。每一针都下得极准,力度把握得极好。不多时,就瞧着床上的轩辕墨张了张嘴,像是要吐出一口气来,又好似什么东西卡着喉咙里。

叶贞扎了最后一针,轩辕墨的嘴角便有水流出。

早前喝下肚子里的河水,此刻终于排出体外。

见状,叶贞才算松了口气,便白纸黑字的写了方子,让婢女去煎熬。

掀开轩辕墨的裤管,虽然耶律辰已经让人换去了轩辕墨的湿衣服,但没能好好处理他腿上的撞击伤,此刻已经溃烂红肿。

方才她探着轩辕墨有些低烧,大抵就是这样的缘故。

“如何?”耶律辰问。

“必须去腐生肌。”叶贞凝眉,面容肃正。

耶律辰一怔,“何为去腐生肌?”

“自然是要刮去腐肉再上药,否则他的腿……”叶贞顿了顿,轻轻一叹,“大抵是漂浮的时候,撞了暗礁之类的,如今伤口引起了低烧,必须尽快处置。”

“只要你开口,我便让人准备。”耶律辰忙点头。

叶贞抿着唇,“谢谢。”

耶律辰却低下眉头,“不过我有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?”叶贞愣住,“什么条件?”

“家母卧病在床多年,如今沉疴难愈,然我始终不肯放弃,于是便寻天下名医,想要让母亲多活些时日。不知……不知你可否替家母诊治?这诊金方面绝对不是问题,只要你开口,要多少都可以。”耶律辰说这话的时候,眼底有些不知名的疼痛。

叶贞心头一揪。

母亲?

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娘,还有小梧桐。

也不知小梧桐现下如何?可有交到风阴手上?还是被赵复追上?还是……

她不敢去想,只要一想,整颗心都疼得难以复加。

耶律辰见叶贞垂着眉眼良久不说话,还以为她不肯,当即慌了神,“怎么,你不肯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