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1.戎国 为金名吉吉童鞋的巧克力加更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轻叹一声,“我答应你。”

耶律辰这才放了心走出去,不多久就给叶贞备好了一切事宜。叶贞小心的为轩辕墨诊治,约莫弄了一个多时辰才算做完。

松了口气,叶贞拔去了刺在轩辕墨麻穴上的银针,抚去他额头的汗珠子,这才朝着身边的婢女点了头,走出房间。

门外,婢女道,“公子有请。”

叶贞早已料到耶律辰定然有话要说,随着那婢女走上船头。

耶律辰站在桅杆下头,风掠过他披散的头发,眉心的束带上,红色的宝石绽放着夺目的光泽,诚然是价值不菲的。

叶贞心下有数,只怕他们并非寻常的商贾。

但凡商贾出门,岂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将贵重之物摆在显眼处?他既然敢如此做,自然是因为有了准备,不怕寻常水匪的惦记。

这种人,要么本身位高权重,要么与位高权重之人牵连甚深。

横竖,都不可小觑便是。

深吸一口气,叶贞面色平静的走过去,微微欠身行礼,“多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“自打你醒来,便已经说过无数次谢谢。”耶律辰扭头看她,眼底有一丝清光,而后继续望着外头的烟波浩渺。

“那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公子有什么话,就问吧!”叶贞低了眉。

耶律辰微微一怔,没想到眼前的女子容色绝佳,然心思缜密得教人心颤。他便是不言不语,她却能猜到自己想要从她嘴里问出点东西,当下有种被人看穿的窘迫。

愣了半晌,耶律辰才尴尬的笑了笑,“夫人果然是心细如发,在下佩服。”

“公子若不嫌弃,便称我为叶贞。”叶贞说得清浅。

点了点头,耶律辰道,“如此也好。叶贞,我且问你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“大彦朝的普通人,寻常百姓罢了。我祖上开了药庐,所以识得一些歧黄之术,左不过难登大雅之堂,倒教公子笑话了。”叶贞对答如流,仿若找不到一丝破绽。

耶律辰笑了笑,不置可否,只是用一种略带钦佩的眼神看着叶贞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多问,只要你肯救治我的母亲,旁的我都不会计较。”

殊不知他如今救的,可是大彦皇朝最尊贵的人。

只是,等他发现,也是许久之后。

“叶贞想问一下,公子这船驶向何处?”叶贞抿紧唇,眼底有种教人无法揣摩的微光。

“戎国。”

此话一出,叶贞面无波澜的笑着,心头却是翻滚如浪。

大彦朝的人,素来称戎国为戎族,显然是带着轻蔑。戎国之人皆是蛮夷之邦,较之中原的礼仪之邦相差甚远。所以久而久之,中原的百姓连带着朝臣都抹去了戎国的国,直接以戎族相称。

但戎族人自己还是尊称为戎国,耶律辰这一开口,叶贞便知他定是戎族之人无疑。

不用说也明白,这船肯定是往戎国而去的。

只是他们的身份……

定然不可被轻易查出,要知道当日在战场上,她可是跳过城墙的。轩辕墨隔得远,除了耶律楚,怕是无人认得。但叶贞被俘多时,多少人认得她这张面孔,那就说不定了。

“彼时你们还晕厥,我也不知该送你们回何处,因为急着赶回来,便只好带你们一道归来。水路到底比陆路快一些,若你……若你真当不愿去戎国,那……只要你诊治了我母亲,我便亲自送你们回去。”耶律辰说得极为认真,眸色诚恳至极。

叶贞长长吐出一口气,如今轩辕墨还在昏迷,要走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何况从水路改道陆路,边境多流寇,谁知道他们会遇见什么?轩辕墨身子不便,而她一个女子,如何能千里还朝?

“待诊治完毕,还望公子信守承诺,送我等回家。”叶贞轻轻的开口,心底有了另一番盘算。

耶律辰大喜过望,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。”

扭头看着风浪卷起,叶贞垂下眉睫,沉默不语。

这下离大彦朝越发远了,这次可是真的要走了,什么国仇家恨都随之远去。可是小梧桐……我的孩子……不知现下何处?

一想起孩子,叶贞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,甚是难看。

“你不舒服?”耶律辰一怔。

叶贞摇着头,“只是有些晕船罢了。”轻叹一声,“我先回房休息。”

“请自便。”

等着叶贞离开,耶律辰才将目光落在叶贞的背影处。容色间,分明是个倔强的女子,谈吐得当,心思缜密。然总在垂眉间,溢开一点微凉的颜色,不免教人疑惑,亦教人有些心生不忍。

她似乎满腹故事,却又冷静而从容,不教人看出眼底的情愫。

一悲一喜,一怒一嗔皆是风情,却鲜少在旁人面前展露。

他只在叶贞奔向轩辕墨时,看见她脸上流露的真情,其余时候,耶律辰觉得叶贞冷静得比寻常男子都要沉稳。

这样的女子,只怕也不是什么池中物。

轻叹一声,望着外头的浪头,耶律辰冷了眉眼。

后头有奴才缓步上前,“主子,前方不远处就是戎国边境,不知主子要怎么做?”

眸色微转,耶律辰道,“弃船登陆,避开身后那些尾巴。”

“是!”

船帆登时转向,朝着岸边行去。船后,果然跟着一艘小船,自打他从大彦朝回来,就一直跟着。眉目生凉,是敌非友,是祸非福。

叶贞不说话,一行人抬着轩辕墨下了船,夜色渐暗便入了一家客栈。叶贞只管顾着轩辕墨,旁的一概不管。

所幸在船上换了戎族的衣服,暗色的束身衣服,头戴冠,面拢纱,束腕上的珠翠链子发出细微的声响,脚踝上也缀着清脆的铃铛。

她曾经听叶年说过,在戎族,女子的身份地位是极为卑贱的。除去高门宅第的女子,平民女子,都可以当成物件任意买卖。但凡有主的女子都必须脚踝拴着铃铛,如此便不会有人再打你的主意,否则就是对主人的不敬。

所以耶律辰让她脚上带着铃铛,实则是对她的一种保护。

轻纱遮面,否则她这张中原女子的容脸,在异国便是极度危险的符号。

他们刚上客栈的二楼,便有一群人直接进了门,如同守门神一般的坐在大堂内。如同监视,但这般明目张胆的监视,却有些出乎叶贞的预料。

顶上传来耶律辰冰冷的声音,“不必理会,一切照旧。”

诚然,耶律辰分明是知情的。这……到底是什么缘故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