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2.半夜车马行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叶贞不管其他,只是一心照料着轩辕墨。及至关上门,床上的轩辕墨却缓缓坐了起来,眸色微沉,一如在宫中时的沉冷无温。

“饿不饿?”仿佛一早就知道他醒了,叶贞不慌不忙的走到床沿。

轩辕墨长长吐出一口气,握住她的手,“累了吧,与我说会话吧!”

叶贞颔首,“这是戎族,你我都小心一些。”

早在第一眼看见叶贞的妆束时,轩辕墨已经心中有数。大彦朝与戎族交战多年,对于戎族的生活习性与风俗习惯,他自然是清楚至极的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左不过用在现下的关口上,不免有些可笑。

一代帝君,竟然沦落敌国?

虽然戎族对大彦朝称臣,但面和心恶,那耶律楚表面上是答应了,实则如何,谁又能知晓。狼子野心,素来不会磨灭,大抵是蓄势待发,期待着下一次的撕咬。

“耶律公子尚算可以,待你我都算客气。”叶贞轻语。

轩辕墨却不以为然的轻笑两声,“离他远点。”

叶贞微怔,而后面色红了一下,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并非我小心眼,你可知耶律的姓氏,在戎族唯有皇室宗亲才可享有?大彦与戎族交战多年,这些事情我比你清楚。”莫怪轩辕墨起身时,容色素冷,原是他们已经跟戎族的皇室搅合在一起。

如此一来,就不难解释底下那些怪异非常的人。

看样子并非随行保护,而是监视,抑或是……一种等待时机的杀戮。

自古无情帝王家,别说兄弟阋墙,就是父子相残也是有的。

“原本我也不打算留下,只是你这腿伤着,而且在水中浸泡了那么久,若得不到很好的休息与治疗,怕是要落下隐疾的。”叶贞担忧的望着他。

深吸一口气,轩辕墨点了点头,“我自然明白你的苦心,只是你不该留下。戎族的女子,轻贱如纸,我是男儿尚且举步维艰,你又该如何生存?”

“这个耶律辰已经考虑到,故而在我的脚踝处锁了铃铛,想来寻常人是不敢动我的。”叶贞刚说完,便听见外头有敲门声。

耶律辰的声音从外头传来,“我听着有声音,可是人醒了吗?”

轩辕墨颔首,叶贞这才起身去开了门,“请进。”

往里头一瞧,果然见轩辕墨坐在床头,耶律辰挥手便教身后的奴才奉了茶饭进来,“打量着你们都饿了,吃点东西补充体力。”

说了这话,耶律辰往外头看了一眼,确信无人才道,“吃完我们就走。”

“因为他们?”叶贞自然是明白,因为底下被人监视着,所以耶律辰想要金蝉脱壳,避开底下的人。

耶律辰颔首,“你委实聪慧。”

叶贞扭头看了轩辕墨一眼,便将饭食端到轩辕墨跟前,“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与墨轩分开,所以……耶律公子,你可答应?”

轩辕墨不动声色,只是吃着饭。他必须尽快补充体力,否则别说叶贞,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。

“我答应。”耶律辰深吸一口气,“我自然知道你们的情义,你肯为他留下来,如今也不会弃他而去。你们准备一下,约莫三更时分,我会让人来接你们。彼时我们轻装上路,其他人会留着拖住这些人。”

叶贞颔首,“好。”

舒了一口气,耶律辰终于将视线落在一直未有吭声的轩辕墨身上。

刀斧雕刻的容脸,几近完美的脸部轮廓,那一双长久垂着的眉目,遮去了眼底所有精芒。虽然面色微白极度虚弱,却依旧难以掩盖他周身散发的冰冷抗拒。便是不言不语,依旧有一种与生俱来教人不敢轻易靠近的气势。

他在那里拼命的吃饭,诚然是为了快速恢复体力。

“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?”耶律辰定定的看着轩辕墨良久。

床头这一对璧人,委实世所罕有。

轩辕墨顿住了举动,冷睨耶律辰一眼,便是这样轻微抬头的举动,却让耶律辰愣了良久。不由暗自轻叹,这男子生得宛若神祗,在这样的异国之中,显得比叶贞还要耀眼。叶贞已然是个倾世佳人,而轩辕墨眉宇间英气勃发,虽然是虚弱如斯,但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,只一眼就让人难以忘怀。

“在下墨轩。”轩辕墨冷了眉目。

耶律辰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,急忙行了贴胸礼,“墨公子好面相。”

轩辕墨颔首,“一副皮囊罢了,算不得好。”

闻言,耶律辰别有深意的颔首,“以后烦请公子遮容而行,并非我等心生小气,委实是有些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听得这话,叶贞稍稍一怔,刚好开口,却被轩辕墨一把拽住。

也不多话,轩辕墨只是清浅道,“客随主便,这是自然。”

耶律辰寒暄了两句,这才走出了房门。

“你说他这话什么意思?”叶贞有些忍俊不禁。

轩辕墨剜了她一记白眼,有种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“你倒是说啊!”叶贞又笑了笑。

“自然是我比你长得好,免得丢了你的脸。”轩辕墨舒展了一下颈骨,躺了这么多日,浑身都酥了。

“怕是不那么简单吧?”叶贞挑眉。

轩辕墨也不理睬,继续扭动身子,尽量把皮肉骨头都活动开来,免得待会出行会僵硬难受。许多事情,不到关窍,他并不打算多说。说得多了,也徒劳叶贞担心。

既然没有发生,那就当不会发生。

叶贞低低的笑着,好在没瞧见妖孽般的慕风华,不然这些人都要错将男儿作女子,纷纷涌于座上宾。

这样一想,叶贞忽然凝了眉轻叹。

“怎的好生生叹息?”轩辕墨拦了手,“过来。”

“要是离歌在的话,她一定可以带我们回去。”离歌的功夫诚然是极好的,否则何至于连慕风华都被收拾了。不过……现下他们身处戎族,哪里还能通知离歌?更何况,只怕离歌也当她死了,想想她难得过上平静的日子,还是自力更生吧。

轩辕墨拥她在怀,“放心吧,我一定带你回去。”

叶贞颔首,“如今,我只相信你。”

身处异国他乡,还有人与自己相依为命,未尝不是一件幸事。

及至下半夜的时候,耶律辰便来敲门,领着他们朝着客栈的后院走去。后门停着一辆马车,想来耶律辰都已安排妥当,三人便同上马车,快速离开。

却不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离开狼窝,又入虎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