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3.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马车在小道上疯狂的跑着,耶律辰只带了四名随扈,一个车夫。轻装简行,只想着快点回戎族的大都。

车内,轩辕墨只是握紧了叶贞的手,而后看了看长长松口气的耶律辰,却只是别有深意的笑了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耶律辰看到轩辕墨的笑容,不免有些心颤。

轩辕墨轻叹一声,撩开帘子看了看窗外黑沉沉的天空,“夜半行车,未必就是安全的。”

“你这话是何意思?”耶律辰心惊。

叶贞陡然一怔,轩辕墨能隐忍八年,而后铲除了鲁国公府、盈国公府,对于这些权谋之术诚然是了然于胸。他既然这么说,自然是有这么说的理由。

“出来的时候,底下的人都已经撤了,你不曾发觉吗?既然是撤了,你又何必匆匆忙忙的出行?凡事太过必有妖,你不觉得我们这一路走来,太过安静吗?”轩辕墨冷笑两声,虽然他腿受伤了,但脑子却清楚无比。

皇室相争,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

耶律辰握紧了拳头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他们已经决定下手,你跑不跑都一样。反正回不了大都就是,这里……”轩辕墨也不说完,反倒落得一身轻松,轻轻靠着,只是一直不曾松开叶贞的手。

“停车。”耶律辰大喊一声。

马车戛然而止,后头的随扈即刻上前,“主子?”

“现下到了哪里?”耶律辰跳下马车。

“主子,是乌云山,这里停不得。听闻这里到处都是剪径的强盗,万一遇着便不好收拾了。”底下的人急忙道。

车内,听得轩辕墨微凉的声音,“教强盗掳了去,总好过丧命于此。”

“去看看,后头是不是有什么动静。”耶律辰不信,轩辕墨足不出户却将一切了若指掌。世间,除了神算子,怕是无人会这般本事。

随扈颔首,策马而去。

不多时返回,果然面色仓皇,“主子,后头似乎有马蹄声,人数不少。”

耶律辰当下惊出一身的冷汗,“什么?想不到他真的要动手!”

“这年头赶路的要杀挡路的,劫财的也要杀挡路的,左不过到底谁输输赢,又有谁知道呢?”轩辕墨看了叶贞一眼,眸色变幻莫测,“往前走吧,这里风大。”

“主子?”随扈忙问。

“走!”耶律辰二话不说返回马车。

马车快速往前走,及至一个山坳中,左右崖高百尺,中间只有一线路径。

轩辕墨借着微弱的月色看了看外头,嘴角微微轻笑,耳边听着从后头纷沓而来的马蹄声,“若我是强盗,大抵也喜欢这里。不费事,不费力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耶律辰一怔,却听得外头马声嘶鸣,马车戛然而止。

因为紧急停车,车内的众人身子一颤,都险些扑倒在地。

耶律辰急忙掀开车帘子,只见外头黑压压的一片,粗莽壮汉,手握长刀拦住了去路。见着车子里有人,当空一声喊,“老子是这里的头,赶紧给把钱财交出来。”

叶贞心下一顿,“你这金口玉言……果然是厉害。”

轩辕墨轻笑,“是君无戏言。若我说前有狼后有虎,那你又当如何?”

“自然是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。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”叶贞笑意清浅。

轩辕墨颔首,“知我心者,唯你一人。”

当下便下了车,落地时,轩辕墨倒吸一口凉气,针扎般的疼痛从腿上传来。扭头看着车上的叶贞,轩辕墨摇着头,示意她进去。到底这样的场面,有个女子在,更不好收拾。

这里不比大彦朝,女子位份卑贱,断断不可轻易露面。

“这钱财我等自然可以交给你,左不过……现如今这财帛都放在随行的护卫身上,你也知道我们不过是轻装简行,放在何至于就一车四马如此简单。”轩辕墨说得极为诚恳,忽然低低的咳嗽道,“不好意思,我这厢还病着,稍微有些体热,正要赶回大都救治。若然耽搁,委实不妙。”

“老子管你是不是生病,赶紧把钱交出来。”手持大刀的汉子已经急不可耐。

这马车看上去就极为贵重,再者耶律辰一身的锦衣玉服,自然让他们红了眼睛。

“钱自然是有的,不是说了吗,在后面的随扈身上。我们是赶着去治病,哪里有太多的财帛。左不过……”轩辕墨剧烈的咳嗽,忽然一口鲜血喷在地上,“我这厢有些咯血,大夫说不要与旁人轻易接触,怕是要……要传染的。”

这一句传染,那一口鲜血,在这样的夜里,足够惊了强盗。

谁愿意抢劫不成,染上咯血的毛病?

所谓咯血,那就是肺痨,肺痨是要死人的。

这点道理,全天下人都知道。

耶律辰急忙颔首,“糟了,吐血了?大夫说过,若然吐血,可是病情加重,彼时传染得更快,便是周边的人也难于幸免。”

强盗本就是流寇,因为饥渴或是别的原因,落草为寇。大多没有什么文化,只是粗浅的识得一些寻常知识。

一见是肺痨,底下的人便按捺不住了,急急的就退开老远,一个个就像看瘟疫一般盯着轩辕墨。

轩辕墨满嘴的鲜血,“我这病与寻常不同,身上都会溃烂,这不……”他指了指自己的腿,“这里刚刚上了药,还不知下一处是哪里。”说着,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“真晦气,找了个肺痨鬼!”为首的急得直跳脚。

谁愿意跟轩辕墨多说一句话?这肺痨一旦染上,可是要人命的!

轩辕墨搭了耶律辰的手,“公子,这些人也委实可怜,不若吩咐后头的随扈,到时候留一些财帛,只当是为你我积德行善。”

耶律辰颔首,“这是自然。”解下自己腰间的一块玉坠子丢过去,“你们放我们走,这是信物,彼时后头的人自然会给你们财物。”

“滚滚滚!”当下就让开一条道。

轩辕墨一瘸一拐的往马车上走回去,而后又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上了车,轩辕墨冷了整张脸,“快走,不然就会被人拆穿。”

马车随即疾驰而去,不做片刻逗留。

他们前脚刚走,后头便有十数个黑衣蒙面人策马而来,却被强盗们生生拦下。

“大人,是十三爷的玉坠子!”有人认出了强盗头子手上的玉坠子。

为首的眸色一沉,冲着强盗冷喝,“说,人去哪了?”

强盗岂肯罢休,“信物在此,把钱交出来,否则宰了你们的主子爷!”

“大人?”黑衣人低低的唤了一声。

只听得为首的黑衣人冷道,“杀。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否则主子那里,谁敢担当?”

一声令下,空寂的山谷内,顿时响起了划破苍穹的厮杀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