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4.十三爷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马车一路飞驰,天亮之际,终于进了戎国的都城——大都。

放缓了车速,车上一直紧绷着神经的耶律辰终于松了口气,“安全了。”扭头去看轩辕墨,无论何时何地,他都依旧保持着面无波澜的容色,那一番从容镇定绝非常人可比。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耶律辰开了口。

轩辕墨看了叶贞一眼,指尖轻柔的替她撩开额前散发,拨弄至耳后,“一心人。”

闻言,叶贞轻笑,看着耶律辰不解的容色,低低吞吐,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负。”

耶律辰点了点头,“这自然是极好,只是方才我不明白,你们是如何做到……”

“剪径的强盗,素来并无多少才识,自然不懂何为真正的肺痨。早年戎国境内发生大面积的肺痨传染,以至于死伤无数。想必你也该记得?”轩辕墨容色淡然。

“是。”耶律辰颔首,“那是多年前的事情。”

“时移世易,但对百姓造成的恐慌依旧存在,就算是强盗,为的也不过是享乐温饱。对于死亡,谁能坦然处之?我不过是利用人的求生本能,让他们替你我挡一挡后头的杀神罢了!至于结果如何……想必你比我清楚。”轩辕墨看了叶贞一眼。

叶贞素来是知道的,轩辕墨除了对自己隐忍,对于不相干的人和事物,从不心慈手软。

耶律辰的眉睫垂了一下,后果?所谓的后果自然是强盗覆灭,杀神继续追杀。只是如今已是青天白日,他们就算要杀了他,也错失了最好的时机。

强盗的人命也是人命,只是……

“你那血……”耶律辰转头问,“我见你昨晚确实吐了血。”

“咬破了舌头罢了。”轩辕墨说得云淡风轻,仿若与自己并无相干。

耶律辰凝了眉,有些错愕的盯着轩辕墨,“你竟然……”

“若然性命有碍,咬断了舌头又怎样?”轩辕墨冷了容色,“若不出血,谁会信?就凭我咳嗽几声,他们就会当成肺痨?那未免太儿戏。”

叶贞不说话,只是攥紧了轩辕墨的手。

他惯来是个心狠之人,以前待她不也是这样吗?只是……现在他只对她心软。

耶律辰敬佩的望着轩辕墨,“佩服。多谢!”

轩辕墨不怒不笑,依旧保持着平静的容色,“我不过是在救自己,你不必谢我。”

马车在街市上走着,黎明的街市安静无比,但大都之内,自然是安全了。

戎族皇宫称之为石国,乃是用巨石垒砌,周漆白色,看上去像白玉一般极具异国风情。内里奢华无比,乃是戎族皇室的聚居之处。

里头住着最尊贵的戎族之主——狼主耶律楚,以及萧太后。

有人快步入了皇帝的寝殿,耶律楚正依靠在软榻上。身前那眉目如画的小倌正为他轻轻捶腿,将一颗颗葡萄塞进他的嘴里,不时搔首弄姿。

耶律楚挑了小倌的下颚,“这美人如斯,又何曾比得上你?”

“狼主!”御前侍卫赫尔巴快步走进来,贴胸单膝跪地,“臣参见狼主。”

眸色一次很,耶律楚挥手退了貌美的小倌,眉头微挑,“如何?”

“臣失职,十三爷……跑了。”赫尔巴的鼻尖不断冒出冷汗,半低着头不敢再吭声。那一身类似胡服的束腕袍子早已被冷汗浸湿,垂落的手微微蜷握成拳。

“跑了?”耶律楚的声音带着极长的尾音,而后慢慢起身,一步一顿的绕着赫尔巴走了一圈,“赫尔巴,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?失职二字,只怕抵不了你的罪。”

“狼主恕罪,臣一定会再找机会,绝不会……”

“不必了!”耶律楚冷冷将视线落在桌案上的镶满各色宝石的匕首处,陡然一声匕首出鞘,顿时削去了赫尔巴的左胳膊,鲜血霎时喷涌而出。

赫尔巴不防备,登时倒地咬牙翻滚,却不敢哀嚎一声。

耶律楚冷笑两声,“下一次,就不是胳膊,而是你这个摇摇晃晃的脑袋。”

“多谢狼主……”赫尔巴紧捂着鲜血不止的伤口,跌跌撞撞的离开。

望着一摊子的血迹,耶律楚眸色素冷,心腹太监康新上前一步,“狼主,太后娘娘那里万一得了消息,只怕不那么好收拾。”

“老妖妇。”耶律楚凝眸,“她不是卧病在床吗?要下得了床才行!就她那身子骨,能不能熬过这个月,还是个问题。”

康新颔首,“那这十三爷的事情……”

“老十三素来仁慈得民心,他若不死,我这皇位如何能坐得稳?”眸色一沉,“现下他们到了何处?”

“已经回了大都,眼瞧着就要回亲王府了。”

“传谕下去,我亲自去接。”

“是!”

得了令,康新二话不说便退了下去。耶律楚眸色肃杀,自从兵败被擒,他几乎是民心丧尽,就连满朝文武如今都对他……若不是十三王爷惯来笼络人心,说什么以德治国,他也不会落到如今这般下场。

当今太后并非耶律楚的生身之母,太后萧氏是先帝的阏氏,膝下并无孩子。先帝病逝,萧氏独揽大权拥立了二皇子耶律楚为帝。萧氏甚是强势,处理朝政更是雷厉风行,算起来手段虽然凌厉,但善恶分明,诚然也算得一个睿智的女人。

只是这两年身子每况愈下,这才还政于耶律楚,安心在后宫养病,也不大管理朝政。

然这耶律楚先前卑谦有度,自从掌权,便是翻脸无情,一贯的恣意妄为发动战争。

早前兵败,也是萧太后使人去换其回朝。

如此一来,萧太后对耶律楚更是恨铁不成钢。这段时间,更有人传出话来,说是萧太后即便病中亦是不忘朝政。手下的党羽更是上谏,意欲废君另立新主。而这新主便是当朝十三爷,先帝的十三子。

说起这个十三王爷,年岁虽轻,但惯来游历大江南北,见多识广的同时也普济百姓,在民间声明极好。朝堂之内,对十三爷也是颇为敬重。若非先帝病逝时十三爷年幼,想来凭着先帝对十三爷的宠爱,这皇位断断轮不到耶律楚来坐。

早年耶律楚大权在握倒也罢了,只是如今兵败归来,朝臣显然已经不将他放在眼里。即便他发号施令,亦是无人附和,俨然成了一人之君。

故而现在,耶律楚是处心积虑要杀了十三爷,以固朝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