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.很快就能回去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马车在街市上缓缓而行,四下太过平静,反倒让轩辕墨眼底的幽暗越发深沉。

陡然间前方有急促的脚步声,伴随着车轱辘碾压地面的声响,迎面而来大批的戎族军士将马车团团围住。一辆金釉黑漆的豪华车辇拦住了耶律辰的马车,那浩浩荡荡的阵势,让轩辕墨的心头陡然一沉。

“主子?”车外随扈一声惊呼。

耶律辰看了轩辕墨与叶贞一眼,示意他们莫要出声,自己挡在车帘前头,撩开了半副帘子,“什么事?”

瞧着眼前的阵仗,耶律辰面色一沉,走下了马车,“想不到我一回来就这么大的场面,委实受宠若惊。”

“十三弟客气。”耶律楚从豪华车辇内走出来。

这声音委实让车内的轩辕墨与叶贞倒吸一口冷气,尤其是叶贞。分明是耶律楚的声音,她到死都不会忘记。那日城墙之上,耶律楚曾经以她为要挟,逼迫轩辕墨投降。

该死……

轩辕墨双拳紧握,竟然是耶律楚。

而耶律辰,竟然是戎族的十三王爷。

他早该想到!只是一直没能确定。

一个耶律家的人,能有这般谦卑而和善的态度,一路被人追杀,除了当朝以仁德出名的十三王爷,还能有谁?

大意了!果然是大意!

如今就算他们想避开,也是为时已晚。

此刻,他们是俎上鱼肉,只能任人宰割。

走一步算一步,只要不与耶律楚照面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他大抵也不会猜到,今日马车里的人,就是昔日战场上对峙的大彦朝君主。

“参见狼主。”耶律辰躬身行礼。

“十三弟辛苦,我特意在此迎你。不过看着十三弟面色红润,想必在外又有所得。”耶律楚嘴角微扬,眼底的光清清冷冷。分明是笑着,却有一种寒彻骨髓的冷意。

耶律辰不怒不笑,只是平平淡淡道,“蒙皇兄厚爱,臣弟完好无损的回来了。”

这话旁人听得无意,但两兄弟之间却是心知肚明。

耶律楚笑了两声,“那便最好。”

“臣弟累了,先行回府。明日便会领着名医入宫为母后诊治,请皇兄安心便是。”太后病愈,耶律楚安心才怪!

“我在宫里设宴为十三弟洗尘,今晚咱们兄弟两个,不醉不归。”耶律楚笑得随和,唯有身边的人都知道,耶律楚的笑代表着杀戮。

深吸一口气,君王设宴,岂有拒绝之理。就算明知是鸿门宴,也必须得去。

耶律辰颔首,“臣弟谢皇兄厚爱。”

“来人,送十三爷回府。”耶律楚冷笑着放下帘子。

如同软禁,大军送了耶律辰回府,却再也没有撤离,而是将亲王府围得水泄不通。亲王府大得出奇,听闻早年乃是先帝所赐,构造设施皆以皇宫的规格建造,摆设都是以顶级奢华为主。

可见当时十三王爷尚在年幼,便已经深得先帝宠爱。

若非先帝走得早,此刻他定然是戎族之主。

只是谁也想不通,彼时的萧太后为何执意立耶律楚为君。按理说,萧太后雷厉风行,应该能知道耶律楚的为人,狼子野心岂能完全遮蔽双目。

将轩辕墨与叶贞安排至西厢房,耶律辰便急急忙忙的离开。

合上房门,叶贞轻叹一声,“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回了皇宫,这皇宫倒也罢了,还是敌军的皇宫。不知你这一人之下,该如何思想?”

“既来之则安之。”轩辕墨自倾一杯茶,慢条斯理的喝着,一如宫中为君的模样,“你没瞧着硝烟弥漫吗?宫闱,无论哪一国,都是厮杀最惨烈的地方。只要是人,都有贪念,一旦起了欲念,那就会招致杀身之祸。”

“你倒安心,就不怕耶律楚杀了耶律辰,到时候连累我们,就无法回国了。”叶贞坐下。

轩辕墨轻笑,眉头微挑,那一刻叶贞看见满天的阳光都落在他的眼底,暖了心肠。

他只对她展露这样毫无公害的笑意,指尖轻轻挑起她的下颚,“只要耶律楚见不到你,我们就是安全的。不管他们如何,我都会保护你。”

叶贞眉目微垂,“你这话我倒听出几分怪异。”

松开手,轩辕墨只笑不语,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。

她是知道的,他做事向来有分寸,许多事情并非不愿让她知道,只是怕她知道太多麻烦也多。

“不想见到耶律楚怕是很难。耶律辰要我医治他的母亲,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萧太后。听闻萧太后甚是厉害,我这厢还是没有把握。”叶贞顿了顿。

“五天!”轩辕墨扭头看她,面色平静从容,“我只要五天。你无论如何拖住耶律辰,五天后入宫。期间,方便我安排一切。”

叶贞凝眉,“你如何安排?”

轩辕墨浅笑,顺手揽了她入怀,只低低的道了一句,“傻瓜!”

几近宠溺,极为轻柔。

“你不说,那我不问。”叶贞靠在他的肩头,“这五天,我会尽一切办法治你的伤,若是我……”

“你放心大胆的去,耶律辰不会让你有事。他既然是仁义之人,无论是真是假,都会让你安安全全的回来。否则,他如何对得起自己好不容易堆砌的名声?”轩辕墨说得清浅,指尖在她的脸上轻轻游动。

叶贞笑了笑,“我倒是忘了,你惯来擅于算计,如今这局面,若你不发挥自己的算计本性,岂非吃了大亏?”

“我这厢吃亏不打紧,只要你不吃亏便是。那耶律楚早在交战时便对你心存非分之想,你莫要轻易教他看出端倪。彼时换上男儿装束,再行进去,如此也算安全一些。不然耶律楚若刻意要留你,耶律辰也是无计可施的。”轩辕墨细细的叮嘱。

“果然是做了爹的人,比我这做娘的都要嘴碎,这些你都说过多回,我自然是记得的。”叶贞笑着打趣,心里却念着小梧桐,不知现下如何?可有饿着?是不是夜里……会啼哭不已的想娘亲?

思及此处,眼眶红了红,却不敢让轩辕墨看见,免得他也跟着揪心。

转念一想,她有什么事,能瞒得过他?

他大抵也是知道的,所以至始至终从未提过孩子,甚至有意避开小梧桐三个字,怕的就是惹来她伤心。

到底她心思细密,却比不得他的步步算计。

握紧了叶贞的手,轩辕墨在她的眉心轻轻一吻,“放心吧,我们很快就能回去。”

叶贞愕然抬头看他,心下一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