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6.宫里的还有一个轩辕墨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头轩辕墨与叶贞身陷戎族,那头大彦朝几乎找人找疯了。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找,只能暗地里寻觅,却费了不少的时间。

慕青在药庐那里足足等了两天两夜,始终无果,只好带着小梧桐反朝。

他前脚踏进东辑事,皇帝后脚就跟进了门。

东辑事的正殿内,慕青倚靠在赤金蟒椅上,怀中抱着小梧桐。自从他得了小皇子,更是日夜寸步不离身边。

所有人都退出去,慕青将小梧桐放在柔软的榻上,低眉温和为孩子盖上墨狐大氅,容色竟有着出人意料的宠溺。
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慕青背对着门口,却已经听见了脚步声,知道是谁来了。但他并不打算转身,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软榻上的孩子,一种好似全身心的寄托。

“把孩子给我。”那是轩辕墨的声音。

“你既不是孩子的爹,又不是一国之君,你觉得本座会给你吗?”慕青冷笑两声,指尖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细嫩的面颊。

这种举动,好似随时都会掐断孩子的脖颈,让人看着胆战心惊。

“你既然明白这是皇子,就不该对他动手。他才那么小,你怎么忍心?东辑事不乏该死之人,无论你要谁的命都可以,唯独这个孩子!我要定了!”

“哼,风阴……你觉得现下还有资格跟本座谈条件吗?”慕青终于徐徐转过身子,眸色冷戾如刃,刀刀割碎人心。

面前的风阴,没有银色的面具,却是一身明黄色的金丝绣龙黄袍,面容与轩辕墨一模一样。连音色,也是相差无几。

可惜他眼前的是慕青,自然是瞒不过的。

“或者,本座该叫你一声太子爷。”慕青冷笑两声,一步一顿走下台阶。

袖中双拳紧握,风阴浑身紧绷,俊美的容颜,冰冷的眸子,一身肃杀无温。

“轩辕风,你还是来了。”慕青睨一眼被风吹得左右摇晃的人皮灯笼,“夏侯渊果然厉害,这一张脸做得跟皇帝一模一样。皇帝因为早年兰妃的缘故,憎恶女人,所以就让你临幸后宫。说来,倒是便宜你了。不过那又怎样?你受过伤,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。哦对了,那一掌好像是本座给的。说到底也不过是皇帝的替身,如此一来倒是成全了皇帝。”

深吸一口气,这张与轩辕墨一模一样的容脸,绽放着冰冷彻骨的颜色,“不管以前如何,以后怎样,我只要这个孩子。他是皇上与贵妃的孩子,是唯一的骨血。我决不能让你为所欲为,伤害这孩子分毫。”

听得这话,慕青长长吐出一口气,竟然顾左右而言他,“本座派人在渭河水里打捞了整整两日,沿江去找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也许没有见到尸体,都是好的。有个念想,也诚然是不错的。”

“你既然知道,就不该伤害无辜稚子。你可知道这孩子不单单是皇子,他还是你的……”

“对了,是皇子。”慕青接过了风阴的话茬,愣是让风阴将后头的话吞回去,“贵妃心善,本座甚是喜欢。否则何以会给皇帝七星丹,解她的红花寒毒?身为女子,大抵都想要留下挚爱之人的骨肉。”

说到这话的时候,风阴愣了半晌,只看见慕青眼底的光,瞬时黯淡了一下。但这种表情稍纵即逝,随即换上了寻日里的冰冷阴戾。

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风阴将视线落在了软榻上。

“很简单,这孩子本座暂且留下,等着找到尸首或者他们回来,本座会让一切各归各位。但是现在,你最好别轻举妄动,否则本座就让江山易主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慕青冷厉的盯着风阴,“别想从本座手里拿走任何东西,本座现下无暇顾及其他,不然你以为自己如何能活到现在?”

若不是成全,何来的双宿双栖?

但这江山……只能是轩辕一族的!

“这东辑事杀气深重,你以为这就是对孩子好?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是另有图谋,你心中清楚。只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,千岁爷的一度仁慈,不知是福是祸,这孩子留不留在东辑事,也并非千岁爷一人说了算。”风阴拂袖冷哼。

“哼,你们只管来抢。本座手里的东西,谁抢到就是谁的。”慕青傲然伫立,眸色嗜杀如血。

风阴赫然飞身,不顾一切的扑向软榻。

慕青眸色一沉,长袖轻拂,顿时平地起风,席卷风阴而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风阴骤然凌空旋转,躲开了慕青的掌风。终于落在了软榻之前,眉目大喜,伸手便要去抱孩子。

谁知眼前一晃,慕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边,肩膀陡然一沉,风阴霎时被击飞出去,狠狠落地。

再抬头,慕青已经抱着小梧桐安然坐在软榻上,眉目如旧,眼底不起一丝波澜。

嘴角溢出鲜血,若不是慕青手下留情,此刻风阴必死无疑。慕青那一掌,岂是寻常人可以承受,便是离歌在场,也未必能面对面接下慕青的掌风。

肩胛处疼痛入骨,风阴勉力站起,“把孩子给我!”

“若不是你还有几分用处,本座现在就能杀了你!”慕青冷然,“滚出去!”

“你会后悔的!”风阴忍了疼痛,勉力直起身子,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去。

低眉望着怀中依旧熟睡的孩子,慕青眉目生凉,后悔?哼,是真的要后悔了!后悔了十多年,如今……

“皇上?”外头的太监心下一怔。

风阴的面色惨白无色,一双眸子赤红充血,可见是愤怒到了极点。

蓦地,头顶一声惊叫,却有一只大鸟盘旋在空。风阴霎时瞪大了眸子,“是夜隼!”当下一颤,该死……真的是夜隼!

三步并作两步往乾元殿赶去,风阴忍着肩胛处的剧痛,终于在夜隼飞落御书房窗口时赶了回来。

这并非寻常的夜隼,乃是通讯之用,比之信鸽行程飞得更远,更凶猛。寻常的人也不敢轻易射杀夜隼,故而可用于长途传讯。

果不其然,夜隼的脚踝处有一银环,上头拴着一个小竹棍。

风阴解下小竹棍,倒出一张小纸条。白纸黑字,却让他有些喜极而泣。

“皇上?”身后的太监不解。

面色一沉,风阴长袖轻拂,“瞧瞧的别叫人知道,朕要出宫去公主府!”

所有人都愣了愣,好端端的,皇帝又哭又笑,然后去公主府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