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7.离歌的决定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风阴轻装简行,只带着一个太监,一个车夫就去了护国公主府。

离歌并不知道叶贞还活着,也不知道今日的皇帝并非昔日的轩辕墨。两张脸一模一样,想来谁都不会去猜测,皇帝的真假。也是利用了这种心态,轩辕墨算计了所有的人,一个人金蝉脱壳,在外头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小公主雪儿长得乖巧可爱,那容色与慕风华可谓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长大后诚然是个了不得的倾城佳人。

听得外头有人来报,说是有客到客厅。

离歌坐在桌案前,颇有些疑惑的看着死抱着孩子不放的慕风华,“入了夜,谁会过来?慕慕,你过来!”

听得慕慕二字,慕风华抖了抖,终于放下熟睡的雪儿,眉头一挑,“过去作甚?”

“去迎客啊,没听见有客到访吗?”离歌起身,快步朝外头走。

慕风华不屑的哼哼两声,回头看了女儿一样,也只好跟着走出去。

花厅内,风阴一人独坐,烛光下,倒映着俊美的容色。可惜他这张皮从不是自己的,所以一贯只能用银色的面具遮容。曾经夏侯渊说过,除非轩辕墨离宫,否则他永世不能见到天日。因为面具掀开之日,便是他命数将尽之时。

正因为如此,他日里是风阴,夜里便是君主。

离歌与慕风华走出来的时候,稍稍一怔,彼此对视了一眼。自从他们离开皇宫入了公主府,皇帝便再也没有与他们有多少联系,如今你亲自驾临……定然是有大事发生。

谁都不会认为,皇帝是因为想他们了,才会漏夜前来探望。

要知道,就算小公主诞生,皇帝也只是赏赐了一番,并未出过宫门半步。

“参见……”

“不必了。”风阴起身,拦住了离歌,“公主不必多礼。”

这声音分明是……风阴……但出自轩辕墨之口,不禁让离歌稍稍一怔。早前她是知道皇帝与风阴经常调换身份,然而现在……

离歌深吸一口气,天哪!

难道走的是皇帝,留的是风阴?

当下有些怔住。

见离歌投射而来惊愕的目光,风阴点了点头,“你想什么,就是什么。我不是皇上,我是风阴。只不过我与皇上模样一致,所以……”

“那皇上呢?”离歌心下一揪,轩辕墨离宫无外乎两种原因。一则是叶贞未死,追随而去;二则是厌世,想要归隐避开朝堂厮杀。

但不管是哪一种,风阴今天好端端的来自掀真相,那只能说明一点。

轩辕墨出事了!

离歌心下咯噔一声,“皇兄是不是出事了?”

风阴颔首,“是!不但皇上出了事,贵妃也出了事。”

“叶贞还活着?”离歌手一把扣住风阴的胳膊,双眸瞪得斗大,“你是说他们如今出了宫,就在宫外生活?”

“不但如此,他们还有了一个皇子,现下就在慕青手中。”风阴垂了眉目,一张与轩辕墨一模一样的容脸,却始终学不会轩辕墨的从容之态。到底哪种与生俱来的华贵,不是寻常人可以模仿得出。

离歌的眸色陡然一沉,“你是说……慕青找到了他们,而且还抢了孩子?”

“应该说是国公府的余孽找到了他们,然后……”风阴顿了顿,眸色黯淡如死灰。

离歌的拳头骤然握住,“然后什么?”

“双双坠河,生死不明。”风阴刚说完,离歌只觉得一口气没上来,险些就晕过去。

“离歌?”慕风华焦灼,狠狠瞪了风阴一眼,当即抱着离歌上了一旁的软榻。急急忙忙的抚着她的脊背,“你莫担心,他既然来了,自然是别有用意,肯定不是来告诉我们死讯这么简单。作死的东西,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,若是将离歌气出个好歹,我就弄死你。”

风阴苦笑两声,“原本我也不想打搅你们,只不过我这厢顶替了皇上,实不敢轻易离朝,免得再生事变。”

离歌缓了口气,面色煞白。

早前生小公主时,离歌险些血崩,若不是意志力坚定,这条命早就没了。

虽然生完孩子数月,但这血亏的毛病还未完全康复,故而方才一听风阴这话,直接就厥过去了。

好在她有极好的功夫底子,缓了缓便无大碍。

“你要我们做什么?”离歌冷了眉目。

“他们没死,但是不知为何,落入了戎族境内,现下十分危险。若无意外,我想求你们去营救。到底戎族不比大彦朝,虽然戎族称臣,但实质上却还是蠢蠢欲动。”风阴说得十分清楚。

离歌大喜,“没死?没死就好!”当下落地,“那我们何时出发?”

慕风华低低咳嗽两声,“说走便走吗?你当我们是……”

“咳咳咳。”离歌睨他一眼,“你爱去不去,反正我是铁了心要去的。”

风阴颔首,“你放心,我会以大彦朝的名义下一道圣旨,以你护国公主的身份出使戎族。彼时我就将戎族内的探子暗号交付与你,你就能怜惜上皇上与贵妃。此事宜急不宜缓,拖不得。”

深吸一口气,离歌颔首,“宫里头,照顾好那个孩子,另外……这事怕你一人做不得主,想来也要东辑事那老妖怪首肯。否则我这使团怕走出京城!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风阴点头,“慕青会答应的。”

“我不管他处于什么样的原因,我也不管前因后果,我只要叶贞平安回来。这死丫头装死瞒了我这么久,害我伤心了那么久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她。”离歌咬牙切齿。

风阴勉强的笑了笑,“她自然有她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“所以至始至终皇帝都是知情的?”离歌凝眉。

“世间能有什么事,能瞒得过皇上的眼睛?皇上乐于成全,自知贵妃无心宫闱,所以也就随之任之。否则你以为皇上为何突然册封你为公主,就是保住你们,免得慕青对你们下手。他将一切都安置妥当,这才以我的名义出宫。”风阴眸色微暗。

离歌顿了顿,“那你可曾想过,真正的取而代之?”

风阴骤然死死盯着离歌,一语不发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