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9.擒住夏侯舞夫妇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浩浩荡荡的使团开拔,金釉黑漆的奢华车辇驶出京城的时候,慕风华撩开车窗帘子,朝着公主府的方向定定的看了良久。敛了眸中月华,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来。

离歌,你执意要去,便由我去。

到底这种事,也是一个男儿该有的担当。什么臣子,什么道义,我都不管,唯独放不下的便是你与雪儿。此生,我也唯有你们两个亲人。

从前他孑然一身,恣意妄为,想着生也一个人,死也一个人,又有什么打紧。如今他才明白,所谓的牵挂便是骨肉相连。

不是不愿让你生死相伴,而是不忍。

戎族之行艰险万分,结局如何谁又能知晓。

罢了罢了,既然你要去,那我便代你去。

在离歌的床边,放着一只紫金香炉,里头燃起迷惑心智的安息香。在离歌的身上要害处,皆以银针刺穴,封锁了她的奇经八脉。

没有内功护体,这安息香能让她沉睡数日。

大彦朝出使戎族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戎族的皇宫,慕风华带着官牒和御赐金牌一路朝着戎族进发。

远远的,一男一女两个乞丐蹲在天桥底下看一眼渐行渐远的使团,凝了眉头。

“你说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出使戎族,而且还是让护国公主领团?”那女乞丐满脸的泥泞,蓬头垢面的扭头看着不断拨弄发髻的男乞丐。

极不情愿的抬头,男乞丐耷拉着一张脸,“我还想问呢,好端端的非得做什么乞丐,人家使团出使戎族,关我们什么事?”

“乞丐多好啊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。”女乞丐撇撇嘴,“对了,有消息没?”

“没有,一路走一路打听,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”男乞丐没好声好气的拨开自己的发髻,见着不远处有个水坑,极度嫌恶的走过去打算洗脸。

“喂,别洗,洗了就不是乞丐了。”女子一把拽住他。忽然又好似想起什么,“那个护国公主……是离歌?”

刚要洗脸的男乞丐一愣,“好像本朝就一个护国公主吧!就是离歌!”

蓦地,他一把拽住想要往前跑的女子,“别去,我们好不容易避开赵复那些人,可莫要再自投罗网。再者,叶贞他们还没找到,说不定离歌一听因我而起,直接就劈了我。”

“这样也有道理。离歌对叶贞,确实是……”

不必怀疑,这一对活宝就是逃出生天的洛英与夏侯舞。

赵复一路追寻,害的夏侯舞与洛英只能一路装乞丐,一路找叶贞与轩辕墨。当时水里冲散,二人被水冲到岸边,侥幸捡回性命。

驿站内外戒备森严,夏侯舞望了望墙头,然后看了看蹲在墙角的洛英,“你真不进去?”

洛英摇头,“我不想见到他们。”

宫闱里的所有人都见证了洛英从至高点坠落的狼狈,所以直到今日,除了叶贞与轩辕墨,洛英不想见到任何有关宫闱的人和事。

夏侯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攀了墙进去,一回头,却见洛英就站在自己身后,当即吓得差点跳起来。急忙压低声音,“你飞进来的?”

“后门开着。”洛英没好声好气的瞪她一眼。

“你不是说不进来吗?”夏侯舞凝眉。

洛英轻叹一声,握住了夏侯舞的手,“进退都是两个人,哪有弃下你一人的道理。”说着,便摸着黑往前走。

没走两步,身旁便听见了刀刃出鞘的声音。

明晃晃的火把随之而来,下一刻,他们已经被团团围住。

该死,怎么忘了离歌身边还有个慕风华。那家伙原就是玩计谋的高手,阴狠毒辣,比之离歌可怕千万倍。

当下愣住,夏侯舞忙道,“我们要见公主。”

“哼,公主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!”为首的乃是御林军统领耿重,冷剑直抵夏侯舞的眉心。

洛英上前一步,“耿大人可还认得我?”

耿重一惊,“世子?”

“草民当不起世子二字,还望耿大人莫要再提。”洛英长长吐出一口气。早年他经常出入宫闱,是故这些人基本上都认得洛英。只是时移世易,彼时傲娇的世子爷,如今已然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。

不得不说,洛英心里的落差其实是最大的。

一声草民,让耿重意识到自己失言。挥手便让属下收了刀剑,这才凝眉道,“公主不便见客,还望两位回去吧!”

“那护国公主可是离歌?”夏侯舞忙问。

耿重想了想,这才点头,“公主名讳,属下等不敢……”

“轩辕离!离歌!离歌我是夏侯舞!离歌我是小舞啊!我有叶贞的消息,离歌……”还不待耿重说完,夏侯舞突然大声尖叫,那叫声锐利刺耳,连带着洛英都跟着嘴角抽动。所幸他已经习惯,自家的小娘子就是这样的说风就是雨,奈何他也拿她没办法。

“是国公府的人还没死透,还是你觉得自己个儿的命太长,等不及要赶着投胎?”一声低迷而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拐角飘来。

青衣依旧,眉目生凉,眸光锐利如刃。

飞扬的眼线微微轻挑,火光下倾世的容颜有着隔世的冷戾,一双幽暗的眸子如同来自九幽地狱,此刻正无温的落在夏侯舞与洛英身上。

嘴角微扬,慕风华冷冽的站在那里,依然风华无限。

“放你的狗臭屁!”夏侯舞撇撇嘴,“说什么呢?离歌呢?”

“离歌二字也是你叫的?”慕风华冷笑。

夏侯舞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慕风华,眸色微转,“不见离歌也行,托你给她带句话。就说叶贞有难,还望她念及旧情出手相助。横竖她这公主的名号还是皇帝给的,若是见死不救的话委实……”

“闭嘴!”慕风华突然面色暗沉,一脸的杀气腾然,“来人,将这胡言乱语的死丫头给我拿下。堵了她的嘴,别再让我听见从她嘴里蹦出话来。”

耿重会意的颔首,“属下明白!”

手一挥,顿时御林军一拥而上按住了夏侯舞与洛英。

夏侯舞纵然有三脚猫的功夫,此刻也是双拳难敌四手,只好乖乖束手就缚。

“慕风华,你这个死妖怪,如果让离歌知道叶……唔……”夏侯舞还没说完,她与洛英的嘴都被破布塞住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二话不说,两人被带了下去,关入了柴房绑在木柱子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