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0.给你们一次机会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暗的柴房内,没有一点光亮,破碎的窗户有冷风不断的灌进来。夏侯舞一言不发,僵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“小舞?”洛英微怔,略带担忧的望着夏侯舞忽然不吭声的样子。她惯来是喜欢大吼大叫的,如今一下子安静下来,难免让人不安。

夏侯舞不说话,却瞧着门吱呀一声打开,一道颀长的影子倒入房内。

人未至,寒意先至,不是慕风华又是何人。

身后的房门随即关闭,慕风华走在黑暗的世界里,青衣拖在地上,发出细碎的声响,让人有种毛孔直立的惊悚。

“慕风华,你到底想怎样?”洛英开口,声音略带愠怒。

“这里倒是安静得很,很适合你们夫妻两个怡情小叙。”慕风华不紧不慢的说着,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色,但口吻却没有方才的冰冷。

夏侯舞顿了顿,“你觉得贵妃已死,所以不欲让我们说出叶贞还活着的消息?”

“这是其一。”慕风华也不隐瞒,他们之间的纠葛,慕风华心知肚明。

“还有其二?”洛英一怔,忽然明白,怕是事情并非他们想象的这样简单。也许……慕风华根本知道叶贞还活着的消息,而此次出使,想来也不简单。

黑暗中,慕风华低低的冷笑两声,“就凭你们这两个脑袋,也敢擅闯驿站?还谈什么救人?这般蠢钝,还不如剁碎了喂狗来得省事。”

夏侯舞不说话,却也跟着低低的笑了两声。

“你笑什么?”慕风华冷戾。

“剁碎了喂狗,下辈子能投胎成你这样的妖孽吗?”夏侯舞笑得怪异,“不过这样正好,也省得我们躲来躲去,分明是无罪之人,却好像丧家之犬。相公,你说是不是?”

洛英干笑两声,“你去哪,我便在哪。”

慕风华长长吐出一口气,“如此倒是不错,这一路上我正闷得发慌,如今正好拿你们解气。虽说你们与叶贞有些交情,但于我却不过陌路之人。一个是国公府没有死透的世子,一个是世子妃,果然是好玩得紧!”

“一把年纪了还整日游手好闲的杀人,阎王爷都饶不了你!”夏侯舞冷斥。

“阎王?阎王可管不得我!我这厢杀人如麻,他底下才能多收几个冤死鬼,多得一些阴财不是?”慕风华笑得妖娆万千。

蓦地,笑声戛然而止。

洛英冷喝,“慕风华,皇上已经赦免我们的罪责,你敢动我们,就不怕皇上……”

“天高皇帝远,何况世子爷何曾见我怕过皇上?”慕风华直接拦了洛英的话,“皇上只管赦免他的,而我现下要杀了你们,谁能拦得住?就算皇上八百里加急,也是救不了你们。”

“我要见离歌。”夏侯舞冷了眉目。

慕风华轻笑两声,“若阿离想要见你们,我还会在这里?真是草装的脑袋,走哪都是饭桶一个。任凭你有万马千军,如何能与我抗衡?”

夏侯舞一怔,“你有种就杀了我们,废话真特么的多!”

“哼,你当我不敢?”慕风华冷喝,“来人,把他们拖出去!”

“慕风华,你敢!”洛英冷然。

眼瞧着门外进来大批御林军,七手八脚的解开了夏侯舞与洛英的绳子,而后押着他们往外走。

夏侯舞转头去看,慕风华站在微弱的黄光里,容色冰冷,一双锐利如鹰隼的眸子,划过一丝杀戮的血色。

洛英挣扎着,奈何被死死按住,根本无法动弹。

空旷的原野上,洛英与夏侯舞被丢弃在地,彼此背靠背坐着。

“哎,怕吗?”夏侯舞用手肘碰了碰背后的洛英。

洛英冷笑,望着四周虎视眈眈的御林军,一柄柄锋利的冷剑,带着夜的凄冷,如同勾魂使者,准备送他们下地狱。

“你都不怕,我又有何惧之?”洛英嗤冷,“下辈子,别在混迹宫闱,只愿做一个平民百姓,粗茶淡饭也怡然。”

夏侯舞笑了笑,靠在他的背上,望着已经准备动手的御林军,“不用下辈子,你只要记得这辈子别放开我的手就行。”

闻言,洛英稍稍一怔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握住洛英的手,夏侯舞别有深意的笑着,“还记得我爹是谁吗?”

“夏侯渊啊!”洛英脱口而出,蓦地愣了愣,“老狐狸?”

“既然我爹是老狐狸,那我这小狐狸自然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。”夏侯舞环顾四周,“你不觉得外头太安静了些吗?”

“夜里,自然是安静的。”洛英不明所以,但想着夏侯舞既然这么说,那自然是有这么说的原由。

十指紧扣,夏侯舞凝了眉,眼看着身边的人高举兵刃,霎时要落在二人头上。

只听得“嗖嗖嗖”几声,周旁的御林军齐刷刷到底,冷箭贯穿了每个人的身子,四下的氛围骤然变得诡谲至极。

“谁?”洛英微怔,还不待回过神,夏侯舞已经站起身子,拽着他便跑。

没跑两步,赵复已经带着人围住了洛英与夏侯舞。

“是你?”洛英一怔,转而看着夏侯舞。

“别看我,不是我让他们来的,诚然是你我暴露了行迹。不过也算歪打正着,捡回两条小命。”夏侯舞笑了笑,“赵大人,多谢!既然你们忙,那我们先走一步!”

说着,夏侯舞拽了洛英就要走。

冷剑齐刷刷的对准他们,赵复冷笑两声,“既然世子爷还活着,那就跟我们走吧!”

“我说过,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,谋逆之事牵扯甚大,一个国公府死得还不够多吗?无谓牵着这么多人一道送死!当今皇上睿智无比,天下太平,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?难道锦衣玉荣真的比阖家平安都重要吗?”洛英咬牙切齿。

“你跟人说这话倒也罢了,跟一头畜生说这个,不是对牛弹琴吗?”夏侯舞最见不得洛英生气,他一动怒,她便怒不可遏,“赶紧都闪开,你们爱干嘛干嘛,别扯上我们夫妻两个。人家小日子过得正好呢,你们非得出来搅合。赶紧的,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你们还嫌弃,真是吃饱了撑的。”

赵复面色难看至极,“既然世子无意,那就休怪属下……不客气了!世子知道我们的秘密,那么现如今,只好送世子去见国公爷。”

“放肆!”洛英愤怒至极。

夏侯舞却冷冽的笑了两声,“给过你们机会,是你们不要。现在……你们想走,只怕也走不得了!”

音落,四面八方陡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脚步声。

下一刻,埋伏在四下的御林军一拥而上,将赵复等人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