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1.我救了你们/宫闱庶杀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们?”赵复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夏侯舞。

“你瞪我也没用,这个局本来就是为你设的。早在我进入驿站见到慕风华开始,你们就中计了。”夏侯舞冷笑两声,“赵复,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,还害了叶贞他们,我绝对不会容你!”

赵复冷剑出鞘,“你们还在我手里,我看谁敢动手。”

“啧啧啧,便是这两条小命换你们国公府余孽一网打尽,也是值得。大不了我上禀天听,让他们金顶玉葬,死后也搏个忠义名声。”慕风华不冷不热的走出来,火光下,眉目妖娆,飞扬的眼线格外触目。

“你才金顶玉葬,我们好端端的,才不稀罕什么忠义名声。”夏侯舞反唇相讥。

慕风华冷睨她一眼,“死到临头还那么多话,你们也是同谋,能逃得了哪里去?来呀,一并拿下,若有反抗者,格杀勿论。”

“慕风华,你过河拆桥!”夏侯舞暴跳如雷,整个人在那里又蹦又跳的。忽然袖中丢出一样东西,登时腾起一股白烟。

烟雾中肩胛一紧,夏侯舞与洛英登时被慕风华救出了包围圈。

稳稳落地的瞬间,慕风华的脸上还是那一股子欠揍的表情,懒懒散散,目光却冷戾如刃。薄唇勾勒出冷笑的弧度,“愚蠢!”

“你们?”赵复冷喝一声,自觉上当。

方才夏侯舞与慕风华一唱一和不过是为了分他们的心,如今这局面,胜负已定,任谁都无法扭转。

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夏侯舞抬头望着慕风华扭捏的作风,身子抖了抖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慕风华狠狠剜她一记白眼,“作死的东西,这都要问,很明显是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!”

音落,忽然有一道黑影腾空而起。

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,手起刀落。那赵复根本不防备,只是盯着慕风华,谁知脖子上一空,顿时做了耿重的刀下亡魂。

眼见着赵复被当场斩了首级,所有人都开始慌乱。

洛英刚要开口说情,谁知慕风华冷睨他一眼,长袖轻拂,“一个不留!”

顷刻间厮杀声,刀剑声响彻整个夜空。

端坐一旁,冷眼望着不远处惨烈的厮杀,慕风华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茶。夏侯舞则坐在一旁,看了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洛英,心知洛英想着,此事原是因为国公府而起,没想到落得一个不留的下场,心中多少是有些愧疚和自责的。

夏侯舞挑了挑眉,这事……她确实没有估计洛英的感受。

略带纠结的揉了揉太阳穴,夏侯舞撇撇嘴不说话。

慕风华低低的轻咳几声,“我这般做也不过是保全你们,若他们不死,只要有一个咬住你们不放,你们都是死罪。如今整个御林军都看见你们诱了逆贼入局,尚算是将功折罪,若然你们心生不忍,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。这脑袋要或不要,与我无关,你们大可自己做主。”

洛英扭头看着夏侯舞,眉目微垂。

“想想他们要我们死的时候吧!”夏侯舞握住洛英的手,“那些箭,可是诛心得很呢!”

闻言,洛英一怔。

没错,那一夜的船上,赵复确实是想杀了他们。一想起自己与夏侯舞在河里险些淹死,洛英就气不打一处来。好端端的隐居,一下子叶贞与皇帝不知去向,自己与夏侯舞沦落成装乞丐避风头。

这一肚子的窝火,果然是厉害。

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慕风华煽风点火,“只要你吱个声,我立马让人停手。”

“你特么少得意。杀吧杀吧,我肉不疼心不跳,脸不红气不糙。”洛英见着慕风华落井下石,不知不觉就爆粗,这习惯当然来源于夏侯舞本人。

夏侯舞点了点头,“该杀之人,就不能心软,不然你我哪里落得今日地步。”

“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接上头的?”洛英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,妻子与慕风华何时交换了暗语,他竟然一无所知。想起来,脑子嗡的一声,有种绿帽子油亮亮的感觉。

当头一个爆栗,夏侯舞还能不知道洛英的几斤几两,登时怒不可遏,“当着你的面说的,你自己不长眼睛不长心,还怪我?”

洛英被弄得一怔一怔,“何时……何时当着我的面说的?”

慕风华冷冷蔑笑,鼻间冷哼,“我可是说过,任凭你有千军万马,如何能与我抗衡?嗯。对与不对?”

“好像是说过。”洛英颔首,当下便明白,“你是说我们已经暴露,所以……”

“既然你们家小娘子也赞同我放长线钓大鱼,那我又何乐不为呢?国公府的余孽,伤了叶贞倒也罢了,若是让我们家阿离冒险去追杀他们,还不如我现下一次性解决。哼,这帮杂碎,也敢在我头上动土,诚然是活腻歪了!”慕风华冷哼两声,冷冽的望着前头即将收尾的战局。

赵复手下都是乌合之众,又因为数月的东躲西藏,一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过活,哪里必得过养精蓄锐的御林军。这厢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赵复等人,在慕风华看来,不怕贼惦记,就怕贼不来。

如今一招请君入瓮,用得恰当好处。

他这武功是散了大半,但这脑子蓄了这么多年的宫闱厮杀,显然比任何人都好使。

这么多年的司乐监掌事,可不是白当的。

“刚才的烟雾弹就是解开绳子的时候,塞进我手里的。”夏侯舞看了看洛英,“好了,现在果然是一次性解决。以后不用装乞丐了!”

洛英长长吐出一口气,望着那头已经开始收拾惨不忍睹的战场。

“你们也不必找叶贞了,我此次出使戎族,就是去找他们。”慕风华慢慢悠悠的喝着茶,眸色微黯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不远处,耿重提着赵复血淋淋的脑袋走来。

“爷,这个……”

不待耿重说完,慕风华的杯盏轻轻落下,眉目微挑,“送回宫。”

“奉与皇上?”耿重一怔。

慕风华嘴角微扬,眸色诡异莫测,“不,送东辑事,交给千岁爷。”

夏侯舞陡然与洛英对视一眼,谁都搞不清楚,这慕风华的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杀了赵复,却把脑袋送给慕青。这种逆贼,不是该交还朝廷处置吗?理应交由皇帝才对,为何会……

慕风华,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

低眉轻笑,慕风华依旧高深莫测,睨一眼赵复的脑袋,转身拂袖而去,“你们两个跟我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